美國卻出現了一個逆潮流,有愈來愈多優秀的高中生,捨棄傳統長春藤盟校,選擇公立大學。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一名高中應屆畢業生奈爾得納爾遜(Ronald Nelson),同時獲得哈佛、耶魯、普林斯頓等8所長春藤名校入學許可,但他選擇留在南方的阿拉巴馬大學,因為阿拉巴馬大學設有榮譽學院(honor college)。

近年來,美國愈來愈多公立學校開設榮譽學院,力拚私立名校,形成了公立榮譽學院PK私立菁英大學的局勢。

名校入學的人才爭奪戰越來越激烈,來自田納西州的Ronald Nelson,雖然拿到8所夢幻大學的入學許可,但他拒絕了哈佛、耶魯、普林斯頓等學校的邀請,選擇待在南方的阿拉巴馬大學(University of Alabama)。

阿拉巴馬大學不僅學費低廉,更提供Ronald Nelson高額的獎學金,這是他選擇該校的原因。他提到另一個理由:在阿拉巴馬大學這個3萬多名大學生組成的多元環境中,他有機會和其他優秀學生一起就讀榮譽學院,等同於進入阿拉巴馬大學的資優班。

專欄作家FRANK BRUNI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中寫道,「Ronald Nelson的決定,指出高教領域出現重大發展:越來越多公立學校正在推廣榮譽課程,榮譽學院提供了私校的特殊待遇和優點,卻少了私校的缺點。」

他提到,全美國的大學有數十家類似的榮譽學院,但沒有引起太多注意,多數人只關心長春藤學校。但隨著高中畢業生確定最後的申請名單,他們也許會考慮其他公立大學的榮譽學院。

FRANK BRUNI推薦高中畢業生一本值得參考的書,書名是《50所公立大學榮譽課程概覽》(A Review of Fifty Public University Honors Programs,該書於2012年出版,並在去年更新。以及2011年建立的網站:publicuniversityhonors.com,為高中畢業生提供各校榮譽學院和課程的詳細評估,並建議學生該如何適應高等教育環境。

publicuniversityhonors.com網站發表一篇文章「榮譽學院和職業成功」解釋了為什麼州立大學的榮譽學校,對某些學生來說是最明智的選擇。網站站長John Willingham表示:「公立學校學生來自社會各階層,可以接觸到各式各樣的人。」正因為他們不全都來自精英階層,多數學生的條件都不錯,但層次更豐富。

John Willingham推薦的榮譽學院和榮譽課程包括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Barrett Honors College——被公認為是此類學院的最高標準,賓州州立大學(Penn State)Schreyer Honors College、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South Carolina Honors College以及堪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Kansas)的榮譽課程。

榮譽學院會為成績優異的學生開設小班授課,榮譽課程只收優等生。而榮譽學院其實就是更正式、規模更大的榮譽課程。學校往往還會提供專屬教學大樓與宿舍。因此,也有人批評,榮譽學院等於是在公立學校內複製私校的階層化、有強烈身份意識的階級制度。

榮譽學院為有天賦的年輕人創造了一個提供支援,又不乏挑戰的港灣,他們可能達不到菁英私校的要求,有些人則缺乏財力或其他條件。

哈佛大學教育研究院心智、大腦與教育(Mind, Brain, and Education)機構的教授及研究員,也是神經科學領域的教改實驗者L. Todd Rose也是榮譽課程的受益者。他13歲時被醫生診斷為過動(ADHD),高中被退學沒多久,19歲奉子結婚,曾有3年靠著社會福利金養家,就在人生看似墜落谷底時,他決定回大學唸書。

進入社區大學的榮譽學院,成為他進入哈佛的關鍵。為了得到更精進的學習,他哀求教授讓他選修「榮譽課程」,這向來是成績卓越的學生才能選修的資優課程,而他的高中成績奇差無比,但他以無比的積極感動老師,最後被破格錄取。

L. Todd Rose表示,榮譽課程是一門由師生共同討論、設計學生有興趣的主題課程,學生有極大空間決定學習目標,老師也會盡力提供各種資源、方法幫助學生。由於他的中學成績太差,基礎能力不足,而榮譽課程的資源,為他鋪設了從社區大學到哈佛的最後一哩路。

陶德L. Todd Rose意外發現,自己過去在傳統教育中被批評指責的特點:好發議論與質疑權威的批判能力,在榮譽課程中裡,卻被視為優點,讓他建立了自信,擺脫負面回饋的循環,成功達成了自己的學術目標。

創作者介紹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