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全球動盪依舊持續,黃金卻未見發光發熱。有四件消息,可供評估黃金價格的跌勢:

1.埃及。分析師無不思索埃及動盪對全球市場會造成何種影響,但對美國的衝擊可能微小。美國提供埃及的援助,每年不及20億美元,在預算與赤字的爭辯中,根本未被提及。

埃及並非產油國,但擔憂內部動盪可能使得蘇伊士運河因而關閉,投機客因而注意到原油價格。Hedgeye金融公司分析師Jonathan Casteleyn說,由於美國新油管加入營運,煉油廠使用量增加,布倫特原油(代表歐洲與亞洲需求)對紐約原油(代表北美需求)的價差近來因而下降。以往該價差約達每桶20美元,現已下降至約5美元,顯示投機客退出了此項交易。此外,即使埃及緊張升高,並不預期OPEC會聯合拉抬原油價格。油價因而難構成黃金支撐因素。

2.巴西。此一以悠閒著名的國家,目前正享受史上最低失業率及最高的生活榮景,但近來卻爆發示威遊行,全國逾100座城市,逾100萬名眾走上街頭。巴西女總統Rousseff因曾任游擊隊員,亦曾入獄並遭軍政府刑求,而獲得廣泛認同,儘管她以貪污罪,法辦多位閣員部長,而贏得讚揚,但卻並未能獲得示威人士的好感。看來目前的動亂,在短期內,仍難獲得控制。既然在美國後院,出現了此一動亂,黃金價格卻為何不見上漲?

3.土耳其。與埃及相較,土耳其的賭局性質,要強得多。總理Erdogan曾說,他的耐心已到了極限,這是對示威人士發出的明確警告。數十年來,土耳其軍方一直壓制著宗教界的基本教義派。如今,Erdogan讓高層軍官與媒體人士入獄,土耳其因而正經歷著嚴重的社會磨擦。

最近的抗議活動係由政府計劃拆除一座伊斯坦堡市中心的公園所引發。該公園為每年慶祝土耳其國父凱墨爾功績的處所。

4.史諾登。政府踰越民眾可接受的極限,媒體則加以發覺並挑戰。史諾登或許並未對美國的情報能力,造成太多持續性的傷害。但是否提供其庇護,已讓多國與美國的關係出現了緊繃。

黃金為何仍下跌?如此多的不確定與不穩定氣氛下,許多投資人會認為黃金可能是唯一的避風港資產。

但金融時報近來報導,黃金的需求可能進一步疲軟,因為投資人預期美國聯準會(Fed)可能會減緩購債。避險基金近來賣出黃金,因為他們聽說避險基金傳奇人物鮑爾森(John Paulson)買進黃金,而鮑爾森的黃金基金已跌價54%

Hedgeye公司分析師Daryl Jones近來由加拿大返回美國,他發現加國基金經理人紛紛軋平商品避險部位。短期而言,這意味將有更多資金進入美國股市,搭美元走強的順風車。全球市場似乎正在回穩,Jones指出,西班牙10年期公債殖利率突破5%後,已告回檔。

Jones並說,儘管Fed多所解釋,但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並未能守住2%。如果市場真的開始反應量化寬鬆(QE)結束,公債市場可能很快血流成河。

公債的另一面,就是美國經濟基本面走強及美元上漲。近來更出現其他趨勢:新興市場資金流出(有利在美國投資),就業情況改善,及家庭組成加速。

美國正面的經濟消息,似乎足以抵銷海外的擔憂,削弱了黃金的吸引力。在更加正面的經濟中,其他國家的利空消息,似乎更確認了美國的利多消息。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