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中資集團頻頻在國際上高調收購大型資產,至去年底似乎到了高潮,今年以來陸續傳出交易停滯。以致如今當中國的財團出現在競標場合,人們往往報以懷疑而非喝彩。也讓一些曾吹噓與潛在中國資本買家有密切關係的投資銀行家,對這類關係也不再那麽有自信。

1  

例如,去年底中外媒體曾大篇幅報導一家中資財團將支付48億美元購買AIG旗下的飛機租賃業務ILFC的控股權,創當時中資最大規模的併購交易。但如今這個買家已錯過了協議中的幾個付款期限。據稱,原因是中資財團內部發生分歧。

今年7月,總部位於香港的博華資本(GCS Capital)收購德克夏銀行(Dexia)資產管理部門的3.8億歐元交易計畫泡湯,也是因未能為收購付款。另外,一家競購豪客比奇公司(Hawker Beechcraft)的中國企業最後未能籌到收購款,還極力要求拿回5000萬美元的違約保證金,不過並未成功。

這些併購失敗問題或許在於審批、融資或是競購價過高。如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曾對購買蘇格蘭皇家銀行(RBS)飛機租賃業務開出過最高競購價,比其他競購者高出2.4億美元,還推稱這一交易不可能審批成功。

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還曾兩次虛報價格,競購淡馬錫(Temasek)出售的一家印尼銀行,最終該銀行被馬來亞銀行(Maybank)購得。

中資收購者多國企 文化、政治等因素是障礙

《金融時報 (Financial Times)》探討中資海外併購困境的報導中提到:現在看來,只有資金和野心是不夠的,儘管雇傭了包括說客和公共關係專家在內的顧問團,在看不見的方面,例如文化、政治等因素,都是障礙。

2  

一個直接知悉上述AIG交易的人士稱,中資方的一個策略是用「西方的方式」來進行談判,採用西方顧問。但該案還是無疾而終。

據《紐約時報》去年底一篇報導援引中共官員說法中還透露,中共政府給中資企業施加很大壓力,要求它們尋求持有少數股份,而不是直接尋求購買全部控制權,這樣就可以利用外國在管理方面的專家資源。

不過,國際銀行業人士普遍認為,中資併購或收購少數股權的最大阻礙即是:很多外國公司對於接受一個中國合夥人懷有戒心,尤其是因為近五分之四的中國買方都是中共國有企業,剩下四分之一也往往與中共政府有牽連。譬如,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有時會讓有意收購的中資財團頭疼。該委員會對交易進行審查,確保它們不會危及美國國家安全利益。

下一波海外收購潮之一:房地產

展望未來,中國下一波收購潮的參與者中可能會有更多民營企業,其中房地產項目最受矚目,因為在美國購買房地產往往只是個簡單的手續問題

美國西岸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宏絢表示:併購是最難以成功的海外投資方式。相比之下購買大樓要容易得多。民間企業自行集資,在買樓的過程中可以迅速調配資金,而且通常沒什麽政治問題。

收購房地產的吸引力還有一個不便明說的原因。中國投資者只要有足夠資金就能獲得一張臨時綠卡。而越來越多中國人在用錢開路離開中國。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