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伊戈爾·A·阿爾季莫維奇(Igor A. Artimovich)一直和妻子住在聖彼得堡一間公寓裡。他每天穿着睡衣,喝着甜膩膩的咖啡,在他的聯想牌筆記型電腦前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

對於追蹤網絡垃圾郵件源頭(特別是那些泛濫的男性性功能提升產品的垃圾廣告的源頭)的西方安控分析人士而言,即使他們知道有這樣一個人存在,也僅僅是知道他在俄羅斯網絡聊天室裡的網名「恩格爾」(Engel,德語「天使」)。

今年夏天,他默默無聞的愉快生活出現變故。莫斯科一所法院認定,阿爾季莫維奇和另外三人,與全球活躍程度排名位居前列的一家「垃圾殭屍」(spambot)網路有牽連。所謂的「垃圾殭屍」網路是指遭病毒感染的電腦組成的非法網路,這種網路被用來發佈垃圾信息。

1  

這項判決讓人得以管窺裹着神秘面紗的「威而鋼」(Viagra)垃圾廣告產業。該非法業務規模高達數千萬美元,其觸手從俄羅斯一直延伸到印度。每一天,全球數百萬人打開電子郵箱,就會看到招徠收件人購買威而鋼,或其他可以增進性功能的藥物、飲品和器械的廣告。

對大多數接收者來說,是誰在發送這些郵件、他們通過什麼賺錢,一直是個謎。法院給染毒電腦組成的神秘全球網路,賦予了對應的人名和面孔。在俄羅斯之外,這一垃圾殭屍網路被稱為Festi,而在該國國內則稱為「白楊郵件網」(Topol-Mailer),它得名於「白楊-M」(Topol-M)型洲際導彈。該網路功能強大,有些時候它產生的垃圾郵件,能達到全球垃圾郵件流通總量的三分之一。

檢察官稱,阿爾季莫維奇是染毒電腦網路控制集團的兩名主要程式設計師之一,同夥還包括一名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簡稱FSB)的前資訊情報官員,該局的前身是 KGB。

他們一旦控制了這些受病毒感染的電腦,就能動用安裝在家用和辦公電腦上的軟體,持續不斷地發送電子郵件。染毒電腦的主人往往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電腦被入侵了。

目前,這些染毒電腦多分布於印度、巴西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這些地方的用戶常無力負擔病毒防護的費用,而撰寫病毒的高端工作通常是在俄羅斯進行的。

垃圾殭屍網路問題一直令西方國家的執法官員煩惱不已。他們指責俄羅斯對世界各國企業每年耗費在垃圾郵件過濾系統上的60億美元損失坐視不管,而且漠視假藥銷售讓輝瑞(Pfizer)等企業蒙受的損失。

這種垃圾郵件的運作方式是當收到垃圾郵件的人點選聯結後,會打開所謂「加拿大藥廠」(Canada Pharmacy/Canadian Pharmacy)的網站,但它們實際上是設在俄羅斯、有權限通過位於阿塞拜疆和冰島的銀行受理Visa線上付款。它們的業務量在全球3億美元假藥網購銷售額中佔據了五分之一,這些假藥主要賣給了美國人。  

買家收到的郵包裡裝的其實是印度產的仿冒威而鋼,該國對製藥業智慧產權的執法十分鬆懈。科學家用氣相色譜儀檢測了藥片的成分。它們在化學成分上足夠接近真正的威而鋼,因此很有可能對數萬名美國男性買家,產生了安全而符合預期的藥效。

但網際網路卻承受了它的「副作用」。據反病毒公司賽門鐵克(Symantec)稱,全世界電子郵件總量中仍有70%是垃圾郵件。大多數垃圾郵件違反了多項美國法律。

--本文摘錄自New York Times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