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勞工部長萊許(Robert Reich),以紀錄片《 Inequality for All不平等的時代》,戳破人們不願面對的經濟真相。對照台灣,彷彿照鏡子般,極其相似。

萊許觀察1970年代後期的美國,開始出現薪水凍漲,以致於購買力降低。台灣也一樣。十多年來不再成長的平均薪資,啟動了惡性循環的輪迴。

GDP 1.8兆的年代,勞工的每月實質薪資為18000萬元。三十年之後,去年台灣GDP14.5兆,創下史上新高,但薪資卻與經濟脫鉤,廣大勞工的45000元月薪,十多年如一日。全民明明創造了更大的生產價值,為什麼佔人口大多數的勞工,卻沒有分享到果實?

攤開GDP的結構變化,受雇人員的報酬佔比一路下滑至46.3%,不到GDP一半。國庫也沒分到甜頭,間接稅的佔比,從1990年的9.9%,到2011年的6.4%反觀固定資本消耗與營業盈餘兩者合計,卻由38.4%,上升至49.2%。這代表經濟成長的成果,大部份流向企業主與股東。

貧富差距,也在這樣的起點之下,逐漸擴大。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台灣似乎是美好的。根據IMD的世界競爭力調查,數字愈高代表貧富差距愈大的吉尼指數,美國是40.8,中國42.5,新加坡43,香港更高達43.4。台灣27.6,是緊追在丹麥、挪威、芬蘭等北歐福利國之後的優等生。

但是如果把時間線拉長,跟過去的自己做比較,以家庭可支配所得最高的前五分之一,與最低的後五分之一相比,差距從1980年最低的4.17倍,擴大到去年,已達6.13倍。67% 財富,政府課不到稅。台灣與美國都一樣,財富過度集中在少數人手裡。美國400百大富豪的財富,比大約一半的美國人民還要多,這些最貧窮的人民,多達一億五千萬人。台灣前50大富豪,累計約三兆台幣的財富,則相當於台灣十六萬個家庭的資產總和。

國富調查解密  台灣貧富惡化根源

資本市場從來不是自由的,需要規範,需要遊戲規則,只是遊戲規則卻成為幫助金字塔頂端的 1 %富人,錢滾錢的利器。最有效改善貧富和分配不均的工具,是教育、社會福利和賦稅。而後者尤其是關鍵,因為前兩者都需要錢。台灣現在很多問題都因為政府太窮,而政府窮,源於稅收少,稅收少,原因出在人民和企業稅負與財富形成及所得結構脫鉤。

由《國富統計》報告可以明顯看出,國人財富的形成,集中在房產與證券。2006年到2011年,台灣的家庭總資產增加了近27兆,其中18兆,亦即高達67%的比例,來自房地產與證券這類幾乎不用課稅的資本利得。

獲利外移 政府人民都變窮。就所得來源來看,比例擴張最大的「移轉所得」,從19804.3%的所得佔比,成長到去年的18%,遺產及贈與稅卻在2008年調高免稅額,稅率更由50%,大幅下修至10%。

至於企業,全球化的時代,企業將獲利藏到海外子公司,或用包括移轉定價、假外資等各種方法避稅。而「反海外避稅法案」至今還擱淺在立法院,無法完成修法。台灣的租稅負擔率從九○年的20%,一路降至12.8%。政府窮了,人民也跟著窮了,貧窮人口二十年來成長三倍。

 

擁有財富不是罪惡,只是當財富只向少數人靠攏,原本貧富差距是鼓舞人積極向上的趨力,如今僵固的資源不平等,卻使得階級流動變得困難。我們要回過頭來問,這是我們可以承受的嗎?改變是可能的嗎?

是可能的!形容自己為「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的萊許認為:「是我們訂下經濟的法則,我們也有權力改變那些法則,你要動員,你要組織,你要讓其他人動起來。政治不是遠在天邊,它的起點在我們這裡。」

儘管現實無奈又殘酷。萊許選擇在學校教授「財富與貧窮」這門課,希望影響更多人,改變這畸形的結構。當我們選擇了解這扭曲的癥結時,改變也就開始了。

 

天下雜誌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