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經濟學人》特派員Daniel Tudor曾說,三星或許是南韓最成功的財閥,但樂天卻是觸角最廣的財閥。南韓人可以買樂天巧克力棒,在樂天電影院看電影,在樂天超市購物,用樂天的信用卡付費,住在樂天蓋的房子裡,連房屋的保險都是由樂天提供。

在南韓,很難不當財閥的客戶;不過,與財閥競爭、當財閥的供應商都非常辛苦,投資財閥的報酬也不是非常好,除非你是少數內部人士。里昂證券的Shaun Cochran表示,南韓政府在處理此問題的腳步不快,但已有所進展。南韓總統朴槿惠並不反對財閥,但她反對掌控財閥的家族,為了讓子女更富有而犧牲集團利益。

然而,財閥的問題並非只有家族掌控。就算是由專業人士管理的財閥,也能利用過大的市場力量,抬高收費並壓低供應商的價格,還能以低價收購競爭企業。企業治理改革可以改善此問題,但是否有辦法一開始就避免財閥擁有這種不公平的力量?

在部分市場,財閥的強大主導能力讓它們得以壓制競爭;去年,公平貿易委員就收到了破紀錄的總罰款金額。不過,財閥的顧客已不再像過去一樣處處受限;過去9年裡,南韓簽署了9項自由貿易協定並降低關稅,讓消費者可以選擇購買進口商品。政府亦試圖強化供應商的力量,讓小企業可以進行爭議聯合協商。

這類努力值得稱許,但另一個計劃就沒那麼好了。2010年,財閥和小企業各派出9名代表,組成企業合夥國家委員會;該委員會於今年稍早建議,大企業應避免跨足約100項指定產業;部分大企業亦取消了原有的投資計劃。

這會引發不良後果。如果服務產業規模過小且缺乏效率,自然無法有效吸引南韓的資金和勞力。財閥可能會帶來弊病,但也不該完全放棄經濟規模的益處。南韓變得越來越富有,但製造業所佔的就業比重卻呈現下滑;19952010年,製造業產出平均年成長為7%,雇員則每年下滑2%。

接下來得由服務業創造就業,特別是那些無法進口的服務。不過,根據OECD的數據,南韓的服務業生產力水準只有製造業的一半。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Richard Dobbs表示,這或許是因為財閥不夠重視服務業。

小型企業獲得許多同情,受益於政府推出的1,100多項援助計劃;它們能獲得幫助,是因為多數就業來自小型企業。不過,那是因為由小型企業主導的服務產業,本身就是勞力密集產業;如果財閥跨足服務業,它們還是會雇用許多員工,也會增加員工的生產力。

今年,南韓經濟陷入成長瓶頸,政府的焦點也從打壓財閥轉移至所謂的「創意經濟」。創意經濟的命運亦與財閥問題有關。克屈蘭表示,財閥會壓抑創新。財閥會等待創新企業證明自身,然後以逐出市場為要脅,用低價收購它們。

不過,在朴槿惠上任之前的商業法修訂,多少改善了這方面的問題。財閥通常會買下小型新創企業的少數股份,等到技術成熟之後再增加持股。過去,財閥增加持股的方式,是以犧牲其他股東為代價。現在,若股份出售價格過低,股東可以要求董事負起責任。

就資本主義民主化的角度而言,以創意手法利用科技,相較於政治人物,更能有效達到目的。有了網路和手機之後,小型數位企業就能跳過財閥的發行網。財閥與軟體公司競爭時,也不一定能獲勝;南韓最成功的簡訊服務出自名為KakaoTalk的獨立公司,雖然許多財閥也推出了類似的服務,但全都跟不上KakaoTalk的腳步。

然而,在南韓,創意經濟的最大絆腳石就是害怕失敗。創意需要實驗,實驗則得承擔失敗;但南韓社會無法容忍失敗,金融機構更是如此。銀行通常會要求小企業擁有者為借款進行個人擔保,一旦失敗,破產風暴便會從企業擴及擁有者、擁有者的家庭和朋友;銀行再也不會借錢給這些人,社會也會將他們視為失敗者。

南韓政府正在試圖消除這種害怕失敗的恐懼。去年,南韓政府阻止銀行繼續要求這類擔保。創業協助公司Sparklabs的共同創辦人表示,南韓仍舊缺乏初期創業資金,因為銀行大多不願承受這類風險。不過,現在南韓己經出現許多成功的數位創業家,他們都願意提供資金、知識和 人脈關係。

南韓的銀行亦建立了名為「夢想銀行」的創業基金,預計將於2015年募集5,000億韓元。政府則希望銀行可以接收更多種類的擔保品,並減少重複創業者面臨的繁瑣官僚手續。南韓流行團體以「回歸」聞名,創業家也該擁有這樣的機會。

The Economist Newspaper Limited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