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食品的生產、加工到消費分配,所有環節都與我們的健康密切相關。但是一旦談到發展援助,戰勝飢餓和營養不良問題,人們首先想的是盡快提高糧食產量,降低生產成本。世界健康高峰會則要求人們改變以往的這一思維,在提高糧食生產的同時提高糧食質量。

「如果你走出去看看,會發現到處種的都是玉米。在非洲、巴西和美洲,驅車數百公里,沿途種植的莊稼只有玉米。」德國Biovision可持續發展基金會主席,諾貝爾替代獎得主Hans Rudolf Herren抱怨多年來全球糧食生產畸形發展。玉米種植不僅佔據著肥沃的良田,而且耗用大量化肥和灌溉用水。但是其收成只有少量作為食品,大量則被用於生產工業能源。

全球糧食收成的大約三分之一被作為牲畜飼料,超過50%的糧食被用於工業生產和能源製造。只有少量的糧食供人類食用。在廉價食品過剩的富裕國家,出現這種情況似乎問題不大,但是在世界其他地方,特別是在非洲、撒哈拉南部和亞洲,如今仍有8億多人口忍受著飢餓。因此多年來,人們除了認為饑饉現像是農業運作效率不高導致的後果之外,同時還要求在全球實行更加公正的糧食分配,並將其納入發展政策之列。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的全球農業發展問題專家Roger Thurow說:我們,尤其是美國曾經持這樣的觀點:我們支持你們的農民。因為我們的生產糧食比發展中國家的農民效率更高,成本更低。你們可以向我們購買糧食。一旦發生飢荒,我們可以養活你們。

Roger Thurow說,事實越來越清楚地表明,這種做法有很多弊病。因為這種做法會使非洲國家中佔居民人口四分之三的當地小農對糧食援助產生依賴,其後果是這些國家幾乎難以發展本國的現代化農業。Roger Thurow進一步說明:即便是收成好的年頭,這些國家的糧食產量也只有開發國家的五分之一。糟糕的存儲條件導致多達30%的糧食損失掉。這些國家的糧庫還處於中世紀時期的水準,蟲害和漏雨導致糧食儲備幾週內被毀。如果他們想出售部分糧食,幾乎沒有可以將糧食安全運抵市場的道路

因此,當下需要解決的不僅是提高糧食產量問題,而且還要考慮如何提高糧食的多樣化和糧食的高品質問題。德國吉森尤斯圖斯‧利比希大學/ (Justus Liebig University Giessen)的營養學家Michael Krawinkel說,例如印度雖然成功地提高了糧食產量,但是該國營養不良者之多幾乎超過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但是在為農業提供補貼,食品價格便宜的歐洲國家和美國,情況則完全不同。這些國家需要應對的是營養過剩導致的肥胖、糖尿病和高血壓等疾病。營養學家Krawinkel表示:越來越明顯的一個問題是,對我們來說僅僅解決溫飽問題已經不夠,我們還需要各種維生素和其它的營養,使我們產生飽的感覺,促進血糖和血脂的調控。

目前Hans Rudolf Herren正在爭取讓可持續農業成為聯合國一個工作小組目前正在製定的可持續發展目標之一。但是最終還是要由個人來決定自己的生活選擇。他說:在購買和選擇物品時,每人都有足夠的自由說我選擇這個或者我買這個,不買那個。我始終認為,工業界將會順應消費者的需求。

是選擇水果、蔬菜代替肉類,為了增強健康和全球公正寧願導致食品價格有可能上漲,或者是不在乎糖尿病等現代病的蔓延和全球糧食分配的不公正,只希望食品價格低廉,能夠多吃肉?對此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