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於1914年,並於1918年宣告結束,超過900萬人陣亡。如今人們所熟知的歐洲和中東的政治疆界的劃分依然反映的是這次戰爭結束後達成的和平協議。疆界劃分的結果是俄國和德國的面積縮小,由多國組成的奧匈帝國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瓦解。新的國名出現在了地圖上,例如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等。

一百年前,在巴爾幹半島的小城塞拉耶佛,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刺殺了奧匈帝國的皇儲夫婦。當時,人們為此感到震驚,但並不特別擔心。在之前數年中,就已不幸地發生了多起政治暗殺事件,義大利國王、兩位西班牙首相、俄國沙皇和美國總統麥金利(William McKinley)都未能倖免。這些事件都沒有引發重大危機。然而,就像一粒石子有時能引發山崩那樣,塞拉耶佛刺殺引發了一系列事件,並使歐洲在五週之後陷入了全面戰爭。

華爾街日報報導,當時在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領導下的美國打算遠離這場衝突,因為在許多美國人看來,這場戰爭與他們無關。但在1917年,由於德國潛艇攻擊了美國船隻,再加上德國政府試圖鼓動墨西哥入侵美國,美國公眾被徹底激怒。威爾遜悲痛地請求國會宣戰。美國的資源和人力讓戰爭的天平傾向不利於德國和奧匈帝國等同盟國(Central Powers)的一邊。19181111日,這場後來被人們稱為第一次世界大戰(Great War)的戰爭終於宣告結束。

冰冷的數字揭示了戰爭的可怕:超過900萬人陣亡,受傷人數是陣亡人數的兩倍,陣亡者中有兒子、丈夫和父親,也有技術人員和有才華的人。法國和比利時北部的一塊塊墓碑以及遍佈美國的戰爭紀念碑見證了5.3萬名美國士兵陣亡。在這場戰爭中,還有成千上萬的平民喪生,無論是因為飢餓、疫病還是暴力。此後,隨著槍炮聲消退,一場致命的流感疫情襲擊了人類。在返回家園後,軍人們不經意間將這種病毒帶到了世界各地。估計有5,000萬人死於這場疫情。

報導說,如今人們所熟知的歐洲和中東的政治疆界的劃分依然反映的是這次戰爭結束後達成的和平協議。疆界劃分的結果是俄國和德國的面積縮小,由多國組成的奧匈帝國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瓦解。新的國名出現在了地圖上,例如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等。

這場戰爭帶來的長期後果

報導說,更加難以確定和估量的是這場戰爭帶來的長期後果,涉及政治、社會以及道德各方面。衝突給所有參戰國帶來了變化。政府獲得了更大的社會控制權力,而且從那時起從未完全放棄過這種權力。舊的政權瓦解,新的政治秩序取而代之。在俄國,沙皇專制被共產主義替代,這一變化給那個世紀剩餘的幾十年帶來了深遠影響。

這場戰爭的規模和破壞性也引發了一些問題(其中許多問題到今天還一直在困擾著我們),新的政治理念也得到傳播。美國總統威爾遜討論了民族自決以及維護世界安全促進民主的問題。他希望成立一個國家聯盟(League of Nations)作為國際合作的基礎。而在俄國,列寧(Lenin)和他的布爾甚維克黨則提出了一個截然不同的設想:創造一個沒有國界或階級的世界。這些相互牴觸的觀點後來引發了25年前才剛剛結束的冷戰(Cold War)

在歐洲人開始解決自作自受的惡果時,世界其他地區也在總結自己獲得的經驗。歐洲各個帝國號召它們的殖民地為戰爭出力,但這樣的做法卻加快了殖民統治的終結。歐洲各國一直以來依靠的是一個巨大的騙局,即被統治者認同(或者至少不會強烈質疑)- 殖民統治者比自己更加文明和先進,因此有權進行統治。

2-1  

來自非洲、加拿大、印度、澳大利亞或紐西蘭的士兵親眼目睹了歐洲統治者的德行。歐洲人相互爭鬥時的揮霍、混亂和殘暴以及他們在許多場戰爭中體現的無能都擊碎了歐洲人天生優越的古老傳說。這些殖民帝國到處都掀起了堅定而急迫的民族運動(通常由那些曾參加過戰爭的人領導),結束了殖民帝國的統治。甘地(Mohandas Gandhi)曾在1899-1902年的南非戰爭中組織救護隊為英國人效勞。但一戰之後,甘地卻領導一場運動將英國人趕出了印度。

報導說,在遠東地區,日本(協約國成員)的民族主義者感覺他們的國家被利用了,然後又被「白色」大國所嘲笑,它們拒絕將種族平等條款寫入《國聯盟約》(Covenant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這促使日本走上了軍國主義和帝國主義道路,並最終在珍珠港(Pearl Harbor)與美國為敵。

對未來世界走勢具有同樣重要意義的是中國對西方國家的失望越來越大。中國也是協約國成員,它向西方戰線供應了超過100,000名勞工,其中有兩千名勞工死後被埋在了法國。但當世界大國在巴黎召開會議時,它們沒有給中國最想要的東西──德國在中國山東省掠奪的領土及特權,而是將它轉手給了另外一個協約國日本。這就是自私的強權政治:日本當時比中國強大,因此對西方更重要。此舉引發了中國民族主義者的憤怒,中國主要的自由主義者放棄了西方和西式民主。

在地球的另一邊,美國在與逐漸衰落和分裂的歐洲爭奪世界領導權。隨著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債權國,金融主導力在戰爭期間已跨過大西洋從倫敦轉移到紐約。在其他方面,美國也強大得多。這場戰爭推動了美國工業發展,加快了美國經濟實力向外交和軍事實力的轉變。到一戰結束時,美國已是全球最大的製造業國家,並擁有全球規模最大的黃金儲備來支撐美元。美國的海軍可以與當時全球最強的英國海軍相媲美。

諸如此類世界可能有不同走向的問題在過去一個世紀都是被熱議的話題,人們也因此對一戰有著永恆的興趣。這並不僅僅是歷史興趣,我們仍然生活在一戰所帶來的影響之中,同時也面臨著類似的問題。比如說,世界該如何應對那些領導人野心勃勃的國家?今天的俄羅斯即是當年的德國。又或者我們應當如何重建被戰爭摧毀的社會,當年是歐洲,今天是中非,中東和阿富汗。

報導最後說,在塞拉耶佛街頭發生暗殺奧匈帝國皇位繼承人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事件過後一個世紀,回顧一戰依舊能夠幫助我們創建一個更加和平的未來。

(文章作者MARGARET MACMILLAN是牛津大學安東尼學院院長,最近出版了《終止和平之戰:通向1914之路》一書。)

2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