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發動了一場針對美國文化和英語使用的戰爭。今年4月,中國的媒體監管機構突然宣佈,禁止搜狐和優酷等中國流動媒體網站播放流行美劇《The Big Bang Theory》、《NCIS》和《The Good Wife》。

中國官方黨報《人民日報》4月份刊登了二篇社論,說中文借用英語詞彙這一現象表示悲哀。接著,5月中旬刊出一系列報導,證實了去年秋天宣佈的計劃:要降低中小學階段英語教學的重要性,並增加傳統文化的課程。

16歲的北京高中生郭金童說,政府「希望我們能夠更加尊重中國的語言和文化」。此時,他正坐在星巴克裡喝著大杯的拿鐡咖啡。「因為大家都想出國留學, 所以對學習英語、對西方國家都充滿了狂熱,你也可以認為,這有點過頭了,可能會對中國產生負面影響。」郭表示,他計劃在中國拿到物理學學士學位以後去美國讀研究生。

香港大學比較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楊銳指出,中國人對英語的癡迷可以追溯到19世紀中葉,當時在鴉片戰爭結束,中國沿海地區建立起外語學校和翻譯中心(主要翻譯英語)。到了20世紀50年代,俄語成為第二官方語言,但是當鄧小平在1978年啟動經濟改革後,英語再次佔據了主導地位,當時的中國渴望得到來自西方的技術和投資。〔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楊銳通過偷聽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廣播來學習英文,在當時的中國,說外語可能會入獄。〕

城市裡的學生通常在三年級開始學習英語。在整個小學和中學階段,英語、數學和語文是三門主科。無論你選擇什麼領域,都必須要通過英語能力測試才能進入大學和研究生院。學者想要晉升到教授職位也必須通過英語考試。新東方和環球雅思等語言培訓學校在全國各地開設了分支機搆,以滿足人們對英語學習的需求。清華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長王曉陽教授表示:「英語已變得更加重要,不僅是在學校,在社會上也是如此。現在看來,中國的英語熱潮已達到了頂點。」

那為何現在要進行打壓呢?按照購買力平價這一指標測量,中國今年可能會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越來越多機會在海外發出自己的聲音。在美國各地的學校,中文學習越加受歡迎,中國教育當局也正在全球推廣中國語言和文化(部份透過開設孔子學院進行)

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已經讓「中國夢」這一理念廣為人知,該理念旨在為中國的年輕人提供一個替代性的志向,讓他們不再盲目追求西方的價值觀和快樂的方式。香港大學的楊銳說:「中國已經發展,並對自己的身份更加自信,而且我們認為,我們可以而且需要對某些事物說不;不幸的是,這些事物包括西方文化和英語。」16歲的在滬農民工之女占海特說:「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他們想向世界展示,我很驕傲我是中國人。但他們還想給中國學生關起大門,這樣他們就無法太多地看到或瞭解這個世界了。」

中國當局擔心,中國人書面語言能力越來越弱。由於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和計算機都配有文字識別軟體,中國人不再像以前那樣需要記住35004000個漢字的筆劃,而這是教育部門希望普通高中畢業生具備的能力。

北京零點研究諮詢集團(Horizon Research Consultancy Group)在去年的一項調查發現,94.1%的中國人偶爾出現難以識記漢字的問題,而26.8%的人表示經常發生這樣的問題。《漢字英雄》等電視節目已經在全國走紅,節目中參賽者比賽寫漢字,相當於英文的拼字比賽。這種擔憂致使私立中文輔導學校的業務量增加,這些輔導學校向兒童介紹《三國演義》等古典文學。北京民辦學校東學堂的王乃中指出,把重點從英語轉向漢語將「帶動學生對某些課程的需求,在這些課程中孩子可以學習到更多的傳統文化」。

中國的述評認為,中文的完整性正受到英語的破壞。這種擔憂引發了人們對語言純淨性的呼籲:中國媒體被告知,要開始使用中國官方翻譯來代替英文縮寫和縮略語,例如去年9月發佈的詞匯GDPIQAIDS等。另外2個類別的規定翻譯即將發佈。《人民日報》在4月份警告說:「漢語中的混合外來詞已經傷害到了中文的純淨性和健康。」該報紙批評了Wi-FiCEO MBA等經常性詞彙的使用。

過去30年來,英語在中考和高考中顯得越來越重要(中考和高考是每年在6月初舉行的高中和大學年度入學考試),英語的分數佔比與數學和語文一模一樣。現在,中國教育部計劃減少在大學入學考試中英語的總分(從150分降到100分),同時提高語文的分數。

楊銳和清華大學的王曉陽稱,他們擔心降低英語重要性的舉動將削弱全國各地的英語教育。成都中國電子科技大學附中的英語老師唐女士表示,這種情況或許已經發生了。她拒絕透露全名,因她並沒有得到授權代表學校發言。她表示,她以前的學生發現,「確實很難在公立學校找到(做英語老師的)工作,因為不像幾年前,現在公立學校都不招英語老師了。主要的原因是,目前還不清楚高考改革將如何影響到學校及英語老師」。

如果公立學校對英語的重視程度有所下降,那麼私立英語學校的作用將擴大。但這些私立學校高昂的學費可能會把中國的貧困學生拒之門外,從而加劇中國城鄉之間本已很大的教育資源差距。專注於教育不平等的非營利性組織北京21世紀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長熊丙奇表示:「如果我們不謹慎處理這次英語高考改革的問題,那它可能會在教育系統中創造出新的不平等。」

中國官員希望能有一群勞動者進一步推動經濟發展,並管理好中國企業,進軍全球市場。此外,他們也希望黨的官員能在經濟和文化影響力方面提升中國所謂的軟實力。他們知道,要實現這些目標,學好全球通用語英語是必不可少的,但他們同樣也擔心民主、公民社會和媒體自由等他們眼中西方有害價值觀的傳播。中國政府擔心,如果英語在整個中國流行起來,那麼西方文化的影響也會如此。

彭博商業周刊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