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不相信眼淚。但人是脆弱的動物,深陷重重壓力的職場中人難免情緒失控。不論是自己流淚,還是看到別人流淚,面對這種意外情況,你該如何應對?

眾所周知,職場可不是適合放聲大哭的地方。但這種事有時候難免發生。你的憤怒或沮喪會變成淚水奪眶而出。或者有同事會突然闖進來,趴在你的辦公桌上啜泣不已。

不論是自己流淚,還是看到別人流淚,面對這種意外情況,你該如何應對?

人們為什麼會在工作中哭泣?

首先,我們需要找出人們在辦公室哭泣的原因。有時候,激烈的爭論或衝突會導致一方因為憤怒或沮喪而流淚。在面對壓力或感覺無能為力的時候,哭泣或許是一種很好的減壓方式。或許,你只是因為個人的困難或生活中的損失而感到傷心。

有時候,我們會因為別人頗具同情心的表情或傾聽而忍不住流下淚水。華盛頓特區律師人力仲介公司Garrison & Sisson的合夥人Dan Binstock就曾遇到過這種情況。Dan Binstock為招募一個新職務的律師來到他的辦公室。這位律師此前剛剛通知現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他要離開,並為此深感內疚。不一會兒,那個人便哭了起來。

Dan Binstock回憶:看得出來,他經歷過一番折磨。這種令大家失望的感覺和其他人對他的反應,深深影響著他。當時他已經極度敏感,因為要跳槽而面臨巨大的壓力,這種情緒令他精疲力竭。

幾年前,Sidley Austin國際律師事務所投資管理業務部的全球部門主管 Laurin Blumenthal Kleiman,收到一個糟糕的通知:她第二個兒子所就讀的學校拒絕在秋天繼續提供他上學機會。兒子的特殊需求讓她很難找到合適的學校,而當時再去找其他學校已經為時已晚。

於是,她去向老闆請假,以解決孩子的擇校問題和一些必須參加的會議。她說道:老闆他聽完我的述說後,非常關心我和兒子的事,所以我禁不住哭了起來。

如何應對淚水

加州大學哈斯汀法學院(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Hastings School of Law)教授Joan Williams建議,如果你因為工作問題導致的沮喪而哭泣,不要忽視這種情況。相反的要說出來:我之所以在哭泣,是因為我很生氣。這就是我真正憤怒時候的樣子。

如果可以的話,把問題攤在檯面上進行討論。如果做不到,也不必道歉,Joan Williams表示,要告訴對方:我們先中斷討論吧,因為我發現情況有些麻煩。如果我做好了繼續談話的準備,我會告訴大家。

關鍵是要承認導致自己情緒爆發的情感或環境,但沒有必要道歉Dan Binstock表示:如果你開始道歉,對方會感覺不舒服,這樣會讓兩個人都難受。事實上,如果你是因為對方的同情反應而哭泣,更沒有理由因為有人讓你宣洩自己的情緒而向對方表示歉意。

之後,要繼續前進。要忘記它。只要你自己把這件事忘掉,其他人就不會記住它。這項建議也適用於別人在你面前哭泣的時候。不要在這件事上花費太多精力,把它當作一個小插曲,盡快放下,繼續前進。

哭泣的好處

儘管從來沒有專家建議把哭泣作為職業成功的策略,但這種情況也有一絲亮點。眼淚可以是消除誤會的良藥。

零售公司CST BrandsCEO Kim Bowers很少在工作中哭泣。在先前工作的公司,她曾經負責一筆漫長的交易,與交易對手經過了無數次談判,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她把書摔在桌子上,說了一些過激的話,然後快步離開會議室。在一個沒有人的走廊,她終於放聲大哭起來。

Kim Bowers回憶:那是幾週甚至幾個月的情緒積累。以前從未經歷過如此艱難的事情。我很羨慕那些能夠承受住壓力繼續前進的人。對我來說,每一次人際交往都是私人往來。在他們身處困境的時候,我卻無能為力,我不喜歡這種感覺。

她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讓自己恢復冷靜,然後團隊繼續討論。雖然Kim Bowers更願意控制自己的脾氣,但她沒有在這件事上糾結下去。事實上,談判甚至可能加快了節奏,因為她的突然爆發讓會議室裡的所有人認識到,討論已經拖延了很長時間。她說:我的突然崩潰可能有所幫助,因為在他們看來,我應該是房間裡最後一個撐不下去的人。

非營利機構Food & Friends的執行董事,Craig Shniderman每天接觸的都是患有愛滋病、癌症和其他疑難雜症的人,還有為這些人提供食物的員工和志工。這份工作並不輕鬆,有時候會變得情緒化,不過這是好事。

Craig Shniderman回憶起一位需要Food&Friends服務的熟人,她30多歲,與他的孩子年齡相仿。他說:有時候,流淚是一種溝通的方式。每當我想到那位小姐,我都會想起自己的孩子。與同事談到這種情形時,他流下了眼淚,但他欣然接受這種經歷。他說:這種經歷很好,因為它將我與我的畢生事業強有力地聯繫在一起。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