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作家、前耶魯大學教授德雷謝維奇( William Deresiewicz)的新著:《優秀的羊:美國精英的錯誤教育以及過有意義的生活》(暫譯),引起媒體的關注。美國雜誌《新共和》以封面故事介紹了這本書,並在該雜誌封面上標出醒目的字樣:「不要送你的孩子去讀長春藤」。

德雷謝維奇( William Deresiewicz)是一位美國作家,散文家和文學評論家。1964年生於美國紐澤西州,他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曾在耶魯大學擔任過英語教授。

2  

這位前耶魯教授對於美國精英教育的弊端,一直不乏針貶。

「害怕失敗竭盡所能地規避風險」

《南都周刊》報導,德雷謝維奇曾收到了一名女生的來信:

「我男朋友在耶魯讀書。在上大學之前,他很喜歡讀書,還會自己寫一些小故事。三年之後,他變得非常焦慮。比如說,如果別人看到他一個人去吃飯會怎麼想,或者他的『人脈網路』夠不夠深厚。他一聽說某本書,就會去翻它的開頭和結尾,或者閱讀別人寫的書評,然後裝作自己讀透了這本書。這不是因為他對書本的興趣降低了,而是因為在他的社交環境裡,能談論某本書比真正讀過這本書更重要。

在長春藤院校裡,這位女生的男朋友絕不是特例。這些年輕的精英普遍被恐懼、焦慮和抑鬱所籠罩著,隨之而來的是空虛、沒有目標和自我孤立。今年的一份調查報告便指出,長春藤院校的新生的幸福感已經降到了25年來的新低。

「被成功學洗腦」

如今長春藤院校理想中的學生都是「超人」:他們可以同時主攻兩個專業,會一門運動、一種樂器,可以說兩三門外語,還曾經在地球上的某個偏遠角落裡做過義工。他們擅長所有事情,讓別人家的小孩都自慚形穢。

2-1  

簡單來說,這些進入長春藤的孩子從來不知道甚麼是失敗的滋味。他們害怕失敗,所以他們會竭盡所能地規避風險。一個波莫納學院的學生說,她其實一直希望能夠對自己學習的東西進行一番獨立的思考和探索,但她真的沒有時間。德雷謝維奇建議她說,不妨在別的功課上少拿一個A,這樣節省下來的時間就可以去研究自己喜歡的事情了——這個建議遭到了拒絕,因為不能全A對她來說實在太可怕了。

精英大學總是吹噓他們能教會學生們「如何思考」,但事實上,他們只是給孩子們灌輸了一些能夠在生意場和專業上成功的方法和技巧。在這些學校裡,孩子們都被成功學洗腦:所有事情都是技術性的,而所有東西的評判標準,最終也都能夠被技術化。

「應學會如何抗拒失敗的恐懼感」

德雷謝維奇 2010年在史丹佛大學的演講中勸告學生們「不要在優秀中走向平庸」。他說:「除了其他事情,那些在類似耶魯和史丹佛這類名校就讀的學生們往往都比較小心謹慎,他們追求一些傳統意義上的獎勵。」

他強調說,「最重要的是,不要小心謹慎。要抗拒那些我們社會給予了過高價值、具有誘惑的卑怯價值觀:舒服、方便、安全、可預測的、可控制的。這些,同樣是束縛我們的框框。總的來說,就是要抗拒失敗的恐懼感。是的,你可能會犯錯誤。但那是你的錯誤,不是別人的。你將從錯誤中走出來,而且,正是因為犯過這些錯誤,你能更好地認識自己。由此,你成為更完美、更強大的人。」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