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最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在15調高亞洲地區的原油售價之後,OPEC第二大產油國伊拉克也隨即跟進,將2月運往亞洲的Basrah輕原油每桶售價調高0.30美元。

彭博社、路透社報導,伊拉克國營的石油公司State Oil Marketing Co. 11日透過電子郵件宣佈,2月份對亞洲客戶的Basrah輕原油報價每桶將調高0.30美元,每桶售價將比安曼/杜拜出口亞洲的基準價平均低約3.70美元。伊朗已在三天前調高對亞洲客戶的2月份售價。

雖然Basrah輕原油2月份報價對安曼/杜拜亞洲價平均值的折價幅度低於1月的每桶4美元,但仍已創彭博社自20038月開始追蹤這項數據以來的次高紀錄。

不過,伊拉克也跟隨沙國的腳步,調降2月份對歐洲客戶的Basrah輕原油報價,每桶售價對布蘭特現貨價(Dated Brent)的折價幅度將從1月的4.35美元擴大至5.95美元。另外,2月份對北美、南美洲客戶的Basrah輕原油報價也同步調降,每桶售價對阿格斯含硫原油指數(Argus Sour Crude Index,簡稱ASCI)的折價幅度從1月的0.40美元擴大至1.05美元。

沙烏地阿拉伯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曾於15公佈,2月份對東北歐客戶的阿拉伯輕原油報價每桶將較1月調降1.5美元,較布蘭特原油加權平均值(Brent Weighted AverageBWAVE)折價4.65美元,創2009年以來新低。

不過,Aramco 5日卻同時將2月份對亞洲客戶的阿拉伯輕原油報價調高0.60美元,比阿曼、杜拜的油價平均值折價1.4美元。另外,Aramco 2月份對美國客戶的阿拉伯輕原油報價每桶則續降0.6美元,已連續第5個月下滑。

花旗分析師認為,這意味著中國對沙國而言已不是那麼重要的市場,未來主要的石油銷售戰場將以美國為主,這對油價恐怕會相當不利。花旗分析師Edward L Morse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對沙國而言,在中國殺價搶市的誘因已逐漸降低,理由有三個。首先,中國經濟成長逐漸趨緩,現在連達到政府預設的7%目標都有些困難。第二,中國對石油的需求已不再緊迫,舉例來說,當地的柴油消耗量在2010年還有雙位數的成長率,但是到了2014年,需求恐怕已出現負成長。第三,中國為飽受歐美制裁所苦的俄羅斯企業提供大量融資,尤其是對國營的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進而鞏固了不少原油供應源,這使得他國業者在大陸受到擠壓。

基於上述理由,沙國只剩下美國這個規模夠大的市場能夠銷售石油,這對油市極度不利。花旗將2015年全球原油均價預估值自80美元下修至63美元、美國指標油價預估值亦下修至55美元。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