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場在評估經濟展望預測的正確性時,往往不會評估央行官員的預估。金融業通常認為預測準確的人會是前公僕(如桑默斯或葛林斯班)、銀行家,或學者(如魯比尼、克魯曼)。但最新的研究結果顯示,經濟展望預測最神準的人,其實是以上皆非。

(左起)克魯曼、葛林斯班、桑默斯、魯比尼,誰是地表最強經濟預測員?(如:網路)

《道瓊斯通訊社》報導,根據聯準會 2009 年公佈的會議聽打稿,Fed 主席葉倫對經濟展望的預測其實非常神準。如果葉倫在華爾街工作,可能會成為炙手可熱的王牌分析師。

「葉倫」的圖片搜尋結果

報導指出,金融市場在評比預測準確度時,往往不會考量到央行官員。原因之一是,央行官員通常都會猜錯。但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為預測失準本來就是正常的。美國經濟學家 John Kenneth Galbraith 曾說,經濟展望預測唯一的目的,就是讓占星術看起來比較體面一點。

葛林斯班是少數從華爾街前進華盛頓的央行官員,但報導指出,他的預測並不是非常準確。他的強項在於了解經濟與市場的內部運作。確實,央行官員的工作並不是預測未來,而是要抱持開放的態度,並能因預測失準時還能靈活的接受政策的轉變。

至於葉倫,在升至Fed主席前,葉倫原本在學術界工作,專長是研究總體經濟學,而不是華爾街的職業預測分析師。但她曾短暫的在「總體經濟顧問Macroeconomic Advisers」擔任顧問一職。根據報導,葉倫在Fed任職期間,很明顯的是非常傑出的預測者。根據《華爾街日報》針對她所做的公開評論進行的研究發現,在 2009~2012 年期間,她的評論都直中要害,比起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的其他成員還要準。

FOMC 2009 年的會議聽打稿,更是證實了該報的研究。2009 年時,葉倫對經濟展望非常悲觀,但對通膨則是不太憂心,而且比她的同僚更贊成採取強力的貨幣振興政策。葉倫對於通膨的預測更是值得注意。葉倫於20091月談論到通膨展望時曾說,「我們可能會看到一段很長的時間,通膨低於央行的兩大目標,也就是穩定目價與穩定就業最大化」。而這正是當時發生的情形:通膨持續低於 Fed 2% 目標。

葉倫於3月時駁斥其他人對於經濟V型復甦的預測。她說:「我擔心的是,我們可能連溫和的U型復甦都沒有,更不用說V型復甦了」。她的理由是,全球經濟衰退導致出口減少,金融危機導致利率降低結果造成信貸緊縮,以及家庭財富大幅縮水,可能傷害支出與貸款。

葉倫憂心通縮,但這不是她預測的基準。她針對企業不願意減薪一事,經常加以評論,而是她與夫婿George Akerlof擔任學者時曾廣泛做過相關研究。她在20096月時預估,經濟在下一季就會復甦,事實上也是如此,但她的態度並不樂觀。

她持續提出警告,不要暗示央行就快要緊縮貨幣政策,也不要鼓勵大眾討論貨幣政策退場的議題。她曾於 12 月時說,一直看到貨幣政策寬鬆的必要性。她說「我們仍未到最大可持續性就業的環境,通膨仍太低」。她指出,許多經濟模型顯示,聯邦基金利率應該為負,也許該是負 7%,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她說:「我們必須提醒自己這個事實,以壓抑在經濟復甦時想要升息的本能」。

從接下來的 5 年來看,她的這些預測都很準確。但是,為什麼她能預測得這麼準確呢?原因之一是,她接受非常詳細的資訊。舊金山聯邦儲備銀行的研究部門一直以來都非常優異,尤其是當前的總體經濟發展。而且舊金山 Fed 長期以來都是唯一會公佈預測的央行分支,研究結果一直都是央行官員公開發言或對媒體發佈經濟資訊的主要內容。葉倫在 FOMC 的發言,通常都會提到舊金山 Fed 的研究。

另一個原因是,舊金山Fed負責研究的幾個州,正是次貸風暴的暴風眼中心,加州、內華達和亞歷桑納州。一些美國最大的次貸放款公司也都在此,例如 CountrywideFed所有官員的觀點也納入了業界人士的軼聞,而因為所在地的關係,葉倫會聽到的消息往往都是非常負面的。但也因此讓葉倫遭致許多批評。因為她就在次貸暴風眼中心,卻沒有及時發現、阻止問題爆發。

儘管如此,聽打稿的確顯示了葉倫會根據數據的變化而調整自己對風險的評估。但葉倫自從擔任Fed主席以來,對經濟的預測已不再那麼悲觀,而是普遍持平,有時這還滿令人沮喪的。葉倫在憂心通膨持續低於目標很長一段時間後,現在她很有信心會回到2%

但是另一方面,根據經驗,Fed 官員在成為主席後,發表的談話往往不會像先前那般尖銳,所以現在她所說的話也許無法完全反映出她真正的態度。就算是這樣,葉倫在 2009~2013 年之間的預測可說相當神準,未來她所做的其他預測,也許非常值得參考。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