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應有機會將人民幣納為國際準備貨幣,而根據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Plc)、安盛投資(AXA Investment Managers)的估算,全球至少會有1兆美元的外匯存底會因此轉入中國資產。

彭博社報導,渣打銀行估計,人民幣若真獲IMF納入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簡稱SDR)的一籃子貨幣之內,那麼到了2020年底,中國內地債券(onshore bonds)的吸金額將有望多達人民幣6.2兆元(相當於9,990億美元)。安盛投資則認為,全球11.6兆美元的外匯存底中,將有10%會因此流入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

渣打銀行分析師Becky LiuEddie Cheung發表研究報告指出,人民幣已大致符合納入IMF SDR一籃子貨幣的資格,就算IMF最後決定延遲採納人民幣,該種貨幣在2020年納入的機率仍非常高、甚至可能在中間舉行審核會議時就提前納入。

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之前就曾表示,人民幣在去(2014)11月超越加幣、澳元,一舉躍居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未來有望躋身IMFSDR貨幣。

華爾街日報甫報導,在經過十多年的紛擾後,IMF將首度改變立場,認定人民幣的幣值已具備「合理的公允價值fairly valued」。IMF亞洲部副主管Markus Rodlauer表示,人民幣相對於一籃子貨幣在過去10年間已升值逾30%,匯價大致來到合理的水位。不過,根據WSJ報導,IMF應該會避免在正式文件中使用「fairly valued」這些字眼,屆時料將改用其他外交辭令,例如Rodlauer 4月份就曾說過,人民幣正在朝「均衡的水位邁進」。

彭博社、新浪財經報導,周小川322在北京一場論壇上演說時,對也一同出席會議的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喊話,表示中國已做出諸多努力,例如滬港通、擴大股市與債市外資准入、今年還擬放寬中國個人海外投資規定等,努力拉高人民幣在資本項下的可兌換程度,因此希望人民幣能夠納入IMF的準備貨幣。

對此,拉加德回應說,人民幣顯然應被囊括進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 SDR)的一籃子貨幣之內,IMF將與中國齊心協力朝這個方向努力。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