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每年約有240億噸土壤流失,歐洲情況也很嚴峻。可耕種農田減少,全球糧食安全保障的基礎亦受到威脅。

世界各地的土壤狀態都在惡化,這無疑是一個漸進的災難。位於波茨坦(Potsdam)Weigel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ustainability Studies的專家們警告說。負責土壤管理和土地政策部門的農業經濟學家最近出版了2015年土壤地圖集

這種情況在世界許多地區都得到相當的重視, Weigel說,他負責在柏林召開的“全球土壤週”的協調工作。

世界人口穩定成長。每個人都應該能夠有飯吃,有屋住,還能夠使使用道路和基礎設施。但是,可使用的區域越來越少。每年有將近240億噸肥沃的土壤因為侵蝕、建築、洪水、資源開採,或者農業使用而消失。

並非每塊土地都適宜耕種

但是土地並不等同於土壤,歐盟委員會的Luca Montanarella解釋說。他談到對土地的各種使用。他預計,歐洲每天損失的優質農業用地面積約為1000平方公里。造成這種情況的最大原因是街道、城鎮和工業廠房的建設。

經由侵蝕、密封和板結,土壤被破壞,數十億的微生物、細菌和真菌失去生存空間,一把土就是一個微觀世界。這些生命一旦遭到毀滅,曾經肥沃的土壤也就失去活力了。有些人認為,土壤是可以再生的,事實上那需要上萬年,不是一代人,幾十年的時間就可以恢復的。Montanarella說以水土保持為發展目標

因此,歐盟委員會的土壤專家希望,對土壤的全球性保護能在“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中贏到顯眼的位置。他們希望能夠在今年秋天的聯合國大會上通過這個目標,使得在工業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政策能有利於可持續發展。

對於Luca Montanarella來說,保持土壤的質量是可持續發展的最重要前提。因此,特別是農業必須能夠可持續發展。他說如果我們想要在歐洲獲得足夠的糧食生產,我們就必須保護最肥沃的土壤不遭到破壞他同時提醒人們注意另一個問題像歐盟這樣的地區沒有足夠的土地供給自己的消費,而是依賴於從其他國家進口。

被全球化的土壤

歐盟國每年需要從北美和南美進口3500萬噸大豆、豆粕作為飼料給歐洲的豬,雞和牛。在這些飼料的生產國,則失去了持續性這個目標,因為那裡生產的大多數是供出口作為動物飼料的轉基因大豆。即使是在開發國家,如德國,這種全球化的工廠化養殖也成為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

聯邦環境局的農業專家克Knut Ehlers解釋說:大部分的營養物質是透過動物轉化的即透過糞便,然後再分解。這在德國導致很大的環境問題,特別是在進行集約化畜牧生產的聯邦州。

環保法案和納稅人息息相關

糞便確實是一種肥料,但過多的則會破壞土壤和水源。“在這裡,如果出現不利環境的影響而且這是常有的事那麼這些成本就需要共同承擔”Ehlers說。對於集約化畜牧所造成的損害,納稅人最終還是要面對的。談及農業,我們絕不能只追求產量的最大化,環保專家說。這更多是關於農業產量和其他生態系統服務之間的相互作用。

有健康的土壤,才有健康的飲食

這不僅是環保的問題,也是為了人們的健康,瑞士農業發展問題專家Hans Herren說。“如果我們吃得更多樣化,農業也將會更容易持續性發展,因為他們將不得不生產更多不同的產品。這意味著更多更好的作物輪作它將導致更少的土壤病害,在土壤中產生更多的微生物,土壤也會更加健康。”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