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就改革法案完成立法只是開啟審批援助過程的先決條件,歐元區其他18個成員國接著須各自確認,部分國家更要經國會批准,其中德國與芬蘭反對聲浪最大。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幕僚正把協議包裝為「歐洲的勝利」推銷,以壓制反對聲音。

據報導,德國國會預計周五召回正放暑假的議員,表決希臘協議。此前德國政界要求希臘脫歐的呼聲高漲,但梅克爾成功迫使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接受嚴苛緊縮與改革條件,令其所受內部政治壓力減退不少。

與齊普拉斯一樣,梅克爾面對的壓力主要來自所屬政黨。今年2月德國國會表決延長對希臘第二階段援助時,執政基督教民主聯盟(CDU)內唱反調人數便創新高。CDU國會領袖考德形容最新協議「具說服力」,但部分CDU成員質疑協議令歐洲納稅人面對更大風險。

由於左翼社民黨已表態支持方案,德國國會否決協議的機會不大,周一公布的民調亦顯示52%德國人認為應繼續救助希臘,較反對者高8個百分點。反倒是北歐國家芬蘭變數最大。上周民調顯示只有14%芬蘭人支持繼續與希臘進行債務談判。歐元區財長上周末聚集布魯塞爾談判之際,屬於執政聯盟的芬蘭國會第二大黨芬蘭人黨威脅,若再支持救助希臘,將令政府垮台。

按照歐洲穩定機制(ESM)規定,要動用援助就要得到85%歐元區票數支持,就算芬蘭國會否決,也毋礙撥款。一些專家警告,內外不確定性將令希臘繼續受脫歐魔咒籠罩。路透社調查發現,53名受訪經濟師中,35人認為希臘並沒有500億國有資產可作抵押品以還債。整體而言,受訪專家認為希臘脫歐風險仍有30%,與6月中相若。

另綜合外電消息,德國在希債談判中立場強硬,在尾聲更將希臘逼得無路可退,德國財長朔伊布勒昨(14)日表示,德國政府部分官員傾向希臘暫時退出歐元區,而非達成新救助協議,但他未有表明自己是否其中一人。雖然國際輿論未必完全同情希臘,但對德國則可能大扣印象分。德國朝野都擔心政府在談判中被視為「壞蛋德國人」,《明鏡》周刊更直言,政府在一個周末內,「將戰後70年的外交努力消滅殆盡」。

德國堅持嚴守財政紀律,對希臘再削債及堅拒緊縮的要求充耳不聞,激起希臘人反彈,雅典街頭更滿是德國總理梅克爾配上納粹標誌的改圖,諷刺德國以經濟實力欺壓希臘。德國《南德意志報》指梅克爾令德國再次背上「醜陋、無情及小器」的形象,批評今日對希臘吝嗇,只會損失更珍貴的形象,代價不菲。

德國國內亦出現對希臘同情的聲音,有演員在YouTube上載短片,諷刺任由希臘脫歐的論調,認為德國是時候改變態度,至今已獲逾100萬人次觀看。德國ADR電台民調顯示,52%受訪者支持再向希臘提供財政援助,贊成希臘留在歐元區的民意更接近2/3,但只有13%人認為條款太苛刻,接近8成人更向希臘切實改革投不信任票。

而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7/14日國營電視台受訪時表示,他並不相信與歐洲債權人達成的新紓困協議能夠成功,但他還是必須實行這份協議,並且也不會辭職。齊普拉斯還透露,希臘至今無法取得過渡融資,因為「有人試圖抵制」。

齊普拉斯。(圖:AFP)

就在希臘國會即將於週三表決新紓困協議之前,齊普拉斯於《ERT》電視台接受長達1小時專訪,表示自己「完全承擔簽定這份協議的責任,包括錯誤與疏失,以及簽定一份我並不相信但有義務實施的文件。」他形容自己是「刀子架在頸上」才同意這份協議,但這份「不好的協議」是在眼前情況下能夠得到的最好條件。

齊普拉斯並為自己辯護,表示他已奮力不刪減薪資及退休金,且協議當中的財政調整幅度比過去協議還溫和。此外,包括芬蘭及荷蘭等之前一再抗拒給希臘新金援的歐元國,最後態度也軟化,齊普拉斯說:「他們不只被迫給新資金,而且是給820億歐元,並且接受希臘債務重整。」

儘管齊普拉斯正因簽定此份協議,而遭遇所屬激進左翼聯盟 (Syriza) 同黨人士強烈抗議,但他仍計畫做完 4 年任期,排除提前大選可能。齊普拉斯表示,在一艘船遭遇如此艱困風暴的同時,船長所能做最糟糕的事就是放棄掌舵。「我的首要考量,是確保那天我在刀子架在頸上之下所做的選擇,最終能夠完成。」

齊普拉斯強調,鐵錚錚的事實是希臘被迫走上單向道;債權國釋出的訊息是,一個被紓困的國家沒有舉行選舉的道理。但他也表示,沒有協議的話情況會更糟糕,「失序債務違約不僅可能導致 (希臘) 銀行體系瓦解、所有存款蒸發,被迫發行的新貨幣也會大幅貶值」,原本退休金可支撐 1 個月生活,變成只能撐 3 天。

至於已因資金管制而關閉逾2週的希臘銀行,究竟何時能夠重新開門營業,齊普拉斯則說,這端視新紓困協議何時能夠正式生效。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