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將如何變化?高等教育該如何幫助學生準備未來?美國提格基金會(Teagle Foundation)主任Loni M. Bordoli與羅徹斯特理工學院文學院院長James J. Winebrake在《高等教育紀事報》發表一篇評論,他們指出,人文教育是「消失的基礎」,若能在工程教育融入人文教育,讓未來的工程師培養出預測、定義與解決問題的關鍵能力,將是重要的教育改革。

工程領域學生的課表中的人文課程目標,常讓學生覺得這些「必修」的人文課程和自己的專業不相關,因此,學生難以感受人文教育的價值。然而,要解決當前世界面臨的問題,如消滅飢餓、預防恐怖主義、減少碳足跡,都需具備跨領域訓練,人文思考至關重要。

我們深信,在工程教育融入人文教育能幫助未來的工程師具備預測、定義與解決問題的能力。這種將工程教育結合人文課程的課表,即為歐林工程學院(Olin College of Engineering)校長Richard K. Miller所稱工程教育中「消失的基礎」(missing basics),包括設計、創意、團隊合作與跨領域思維,以及了解一個計畫背後的社會、政治、歷史與經濟內涵,皆是人文教育的支柱。

這些能力特質是美國工程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認為下一世代工程師關鍵技能。然而,實現這項課程結合卻是困難的挑戰。人文教育與工程課程的領導者最近在提格基金會舉辦的會議中討論這個議題,總結如下:

結構性障礙

教職員也許缺乏連結工程教育與人文課程所需的知識,有限的資源也是問題。對於教師而言,重新設計課程很花時間,而課程內容需要不同領域的教職員創造與共同授課。即使在有限資源下,設計這種課程的教職員,仍會面臨諸多行政官僚的問題,從內部課程評審委員會,到外部課程認證與州政府管理單位。

文化障礙

教職員對於自身的專業訓練具有強烈優越感,不免會排斥降低自己的專業價值,卻提高其他領域的融合式課表。缺乏合作的文化環境,代表另一項文化障礙,這樣文化環境的特色是,終身職教授與升等標準並不重視跨領域獎助,或是跨科系的活動。教職員的高度興趣與投入是這類課程成功的關鍵,而校園高層領導者的支持也相當重要。

現在工程教育者已經不再問「為什麼是人文教育?」而是問「我們怎麼創造一個與主修工程學生相關的人文課程?」光有課程清單是不夠的,真正需要的是更多元的人文課程,定期並且如實地融入學生的課表。

目前做得最好的案例,是伍斯特理工學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他們要求學生以19世紀為背景,要求學生運用「當時的科技」決定如何有效清理伍斯特遭到嚴重污染的黑石河。

課表一出,學生提出很多可行方案:最便宜的方式、最永續的發展、最不干擾商業、最能讓伍斯特成為工程設計模範、最能確保黑石河沿岸居民獲得公平對待的方案。他們更思考當時的歷史背景:從偏僻南方移居至工業北方的非裔美籍居民,並將隨著工業成長帶來的環境汙染所造成的健康威脅列入考慮。

這些努力需要跨領域合作,而非競爭,需要管理階層的支持,最後,還必須尋找資源,讓教職員能夠研發出融合式課表並安排團隊教學的課程。

當代的工程教育需要協助學生為日趨複雜的世界策劃出創新解決方案,並預想可能發生的意外,這代表工程教育需要培養學生具備廣泛與想像的設計能力。

人文藝術教育能培養學生學習結合批判性思考、清晰表達與有效合作的能力;同時也提供基礎課程,讓學生開始視自己在世界的角色為具倫理道德的專家,挑戰當前的科技、經濟、社會與文化面貌,並據以規劃,找出問題的解方。

本文作者Loni M. Bordoli為提格基金會(Teagle Foundation)主任;James J. Winebrake為羅徹斯特理工學院文學院院長。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