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代表向美國喊話,他們已經準備好迎接美國升息,只盼 Fed 別拖拉、少廢話,快升息就對了

上周 Jackson Hole 全球央行會議,造訪的央行決策者傳出的訊息是,Fed已經電告初步貨幣緊縮,且在歷經美元長達 1 年的漲勢後,全球金融市場已經準備好了。

這強大的央行團體在高潮迭起的上周最末三日召開,當上周一道指重挫千點,因投資者擔心中國放緩,但到了上周尾聲美股又回升。主張 9 月升息的 Fed 官員也因為股市波動而遭受一些抨擊。

但墨西哥央行長 Agustin Carstens 認為,美國升息可以傳遞經濟健康、鼓舞人心的跡象,就算這樣會迫使面臨成長挑戰的墨西哥也必須數日內跟進升息。Carstens 表示,「倘若 Fed 緊縮,就會基於他們預期通膨將上揚這個事實,但更重要是失業率下降且經濟正要復甦,對我們來說,這是非常好的消息」。

然而,中國人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姚余棟(Yao Yudong)將上周市場混亂怪罪於 Fed,並認為美國應該延後升息。但根據《路透社》調查,多數參與此會議的新興市場央行代表均與 Carstens 有同感。

美國若終止 6 年多來的超低利率,可能啟動一連串痛苦的調整,因為各國必須應對美元更加升值和新興市場資本外流,以及貿易貨物相較價格的變動。但是對央行決策者來說,終止不確定性的重要可能遠大於這些困難。

Fed 的寬鬆貨幣政策影響在智利和瑞士相當多樣。智利通膨年率一直超過央行的目標範圍 2% 4%。瑞士自放棄歐元兌瑞朗匯率 1.20 的下限後,瑞朗一飛衝天,對出口導向的瑞士經濟不啻是重大壓力,致使瑞士央行一直被迫維持負利率。

智利央行長 Rodrigo Vergara 表示,「各國在消化Fed 政策演進的過程中,拉丁美洲的通膨一直增加」。

自當時的Fed主席Ben Bernanke啟動全球「QE退場恐慌症taper tantrum」以來,這樣的趨勢已經延續2年多,而今 Fed 官員表示,政策轉移時,一些波動是無可避免的。

聖路易 Fed 總裁 James Bullard 受訪時表示,「對新興市場、較小型經濟體來說,他們通常追求貨幣貶值,所以從他們的觀點來看,Fed 緊縮有助於讓他們的貨幣貶值,使其得償所望」。

但也有反對聲浪,主要來自中國人行和國際貨幣基金(IMF),他們主張Fed應該等到全球經濟更加站穩腳步再升息。

但即使是經常批評 Fed 者也在 Jackson Hole 會議上說,升息的時機已經到來。

印度央行長 Raghuram Rajan 表示,「這是長久以來萬眾期代之事,某個時刻到了就必須要發生,大家都知道這是必然的,只是要挑一下時間」。

來自日本、南韓和印尼等的央行代表也支持上述說法。當印尼央行次長 Mirza Adityaswara 本月稍早被問及 Fed 是否該於 9 月升息時,他回答:「明確性越高,越好。」

南韓央行一位資深決策者也呼應此說法。他稱:「在已預期的時間點上升息會更好,這樣可以清除此議題的一大不確定性,也意味著美國經濟復甦更能繼續下去。」但他並未獲南韓官方授權代表央行做公開評論。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