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雖然代表更多收入,但也帶來一些問題。巴塞隆納、柏林、里斯本及香港等過去數十年來成為觀光熱點的城市,已開始設法拒絕大批湧入的旅客,但有些城市不歡迎觀光客的原因並非仇視外籍人士,而是對觀光本質變化的反彈。

現今的都會旅遊較以往更具侵入性,遊客希望能更真實體驗在地生活的「正統性」。

然而觀光客的增加,亦帶來中產階級化,不管觀光客再如何努力,都很難徹底變成當地人,因此觀光客如果能在探索當地生活時、也抱持尊重,或許是受到歡迎的最好方式。

巴塞隆納去年吸引的過夜國際旅客數為全球第11名,達737萬人次,高於人口數的四倍,左派市長科洛提議管制觀光客人數上限,但在政府反對下,僅能暫停一年核發新的住宿許可,影響到30家未獲批准的飯店、青年旅舍以及民宿興建計畫,而網路民宿平台Airbnb等服務提供的短期租屋,在巴塞隆納已屬違法。

逐漸熱門的歐洲觀光景點里斯本今年過夜國際旅客數預料將達360萬人次,約為居民數的6.5倍。當地官員認同科洛的作為。倡議團體「People Live Here在此生活的人」主張,保護當地民眾免於觀光客人潮之苦。

柏林去年過夜國際旅客數為450萬人次,比人口數多100萬人。當地反觀光客情緒已累積多年,抗議活動時有所聞,一些俱樂部及酒吧也讓觀光客感到不受歡迎。香港去年過夜國際旅客數為884萬人次,比人口多170萬人。香港民眾最為反感的對象,是從中國湧入的觀光客。

這些城市之所以對觀光客產生敵意,原因之一可能是相對缺乏經驗。例如巴黎為例即使需迎接一年1,557萬人次的觀光客,仍處之泰然。但這種現象也不能僅以當地居民漸增的痛苦解釋。

現今的旅客不會滿足於安排好的導覽行程,只在特定觀光特區參觀然後離去。現在的觀光客、或所謂的「新都會觀光客」,追求「真實性」或者「人跡罕見處」的體驗,業者則全力營造這種正統意象。

觀光客出現在一般民眾生活所在,相互接觸,常會驚訝地發現,當地藍領階級地區從未感受過學習英文的重要性。

柏林一些酒吧曾在窗戶張貼標語:「本店不供應拿鐵」,用意是將觀光客拒於門外,但這種做法可能有反效果,對於尋求正統性的觀光客來說,這些地點更具吸引力。

體驗都會風情的觀光客,若能低調而尊重地探索當地生活,避免炫富行徑,維持生態系完整,或許就能漸受歡迎。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