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伊斯蘭國(IS)果真是巴黎恐攻事件的元凶,顯示IS已大幅改變戰略。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官員史金納表示,「不再只是一種灌輸式的作法,而是有其動機。他們規劃恐怖行動更深入也更縝密」。

要協調至少八名恐怖份子同時在六個地點發動攻擊,跟穆斯林發動隨機攻擊完全不同。而且前不久IS還攻擊安卡拉與貝魯特,還可能是俄羅斯客機墜毀的兇手,這顯然表示IS正把「聖戰」引人全新的戰場。

這一連串事件如果真是IS出手,那到底為什麼?儘管有多個「聖戰」團體都對西方世界發動戰爭,但IS領導人馬斯里只重視要建立一個政治實體,但目標卻並不在於純粹的政治;伊斯蘭國將為末世來臨時「審判日」鋪路。

末世信仰者普遍認為千禧年即將降臨,但馬斯里及跟隨者解經斷章取義,把末世用在今日,殘殺手段連賓拉登也膽寒,對什葉派與遜尼派等阻擋IS建國的穆斯林也格殺毋論。這顯示IS比凱達組織更不在意殺害無辜者。

另外,賓拉登的恐怖組織會向西方國家提出具體的政治要求,但IS卻警告,除非法國退出「十字軍」行動,否則恐攻不會停止。由此觀察,巴黎恐攻及俄羅斯客機墜毀顯示IS的行動已超越區域性的政治目標,而是與所有西方國家為敵。

恐攻事件已獲得預期的結果:法國總統歐蘭德已保證將「領導一場毫不留情的戰爭」。預料其他國家也將加入,歐巴馬政府也可能繼續在伊拉克及敘利亞發動地面攻擊。

IS雖已展示出人意料的境外攻擊能力,但為何攻擊西方強權會突然成為優先要務?可能原因之一,是IS在新「祖國」戰事陷入困境,之前在伊拉克一些戰役的勝利毫無戰略意義。現在一些IS的宿敵也開始結合,包括伊拉克軍方、伊朗支持的民兵及庫德族軍隊。

在此同時,俄羅斯發動軍事干預,也使敘利亞總統阿塞德地位增強,對IS不利,而且目前也把伊朗拉入。美、俄將促成敘利亞內戰停火,且庫德族軍隊最近與IS的戰鬥中也有所斬獲。這些發展都使IS更難吸引及掌握追隨者。

巴黎恐攻事件發生後,IS及支持者自鳴得意之際,卻忘記另一個更可能建立政治實體的穆斯極端團體塔利班得到的教訓,即庇護賓拉登,讓他能夠設計「911」恐攻,之後卻後悔莫及。且願不久IS最後跟隨者或死或逃,最終也會後悔犯下「11/13」事件。

作者Tobin Harshaw是彭博專欄作家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