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舊金山一個盲人組織的主任巴辛(Bryan Bashin)去年打開電郵,一封短訊引起他注意,內容只有幾個字:「一名商人過世,你也許應和我們連絡。」

本身是盲人的巴辛主持「盲人與視障者光明之家」(LightHouse for the Blind and Visually Impaired)組織,他收到很多有關捐款的電郵,但是這封電郵不同,它來自處理西雅圖商人瑟爾金(Donald Sirkin)遺產的律師。

「LightHouse for the Blind and Visually Impaired」的圖片搜尋結果

瑟爾金從未捐款給「光明之家」,也未用過該組織的服務。但是在沒有說明的情況下,他把幾乎所有遺產都留給該組織,價值超過12500萬美元(約新台幣41億),是「光明之家」年度預算的15 倍以上。巴辛相信,這是歷來給盲人組織的最大筆捐贈。

「Donald Sirkin」的圖片搜尋結果

為了瞭解瑟爾金是怎樣的人,巴辛前往西雅圖收集資料,結果發現瑟爾金白手起家,經營一間很成功的保險公司。但他也是個古怪的人,他採用限制熱量的飲食,吃大量海帶和猛喝石榴汁。他拒絕在公共場合用餐,他的前女友還記得一起到紐約時,她去看自由女神,瑟爾金則關在旅館房間,運動數小時。

巴辛在瑟爾金的家中,發現到處都有巨型燈盒、放大鏡、巨型電漿電視,這些巴辛自己以前也用過的工具,讓他恍然大悟:瑟爾金也失明,但不願讓別人知道。

與家人疏離的瑟爾金未求助,也未學會用手杖,而是企圖以特別飲食來恢復視力。瑟爾金的同事說,他在世最後幾年完全隱遁,躲在家中廚房旁邊的小房間。在這個房間,瑟爾金的心臟停止跳動,他的屍體在多天後才被發現。

巴辛當初逐漸失去視力時,也企圖隱暪,要公開承認自己是盲人非常困難。瑟爾金雖然選擇與世隔絕,但是他做了一件事:他把所有遺產留給幫助盲人的組織。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