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曾經互相謗稱模仿者、敵人,但誰能想像,20年之後,兩家公司竟會攜手出現在同一支廣告上呢?

你能想像嗎,爭鬥了一個世紀的生死對手如今竟然願意同時出鏡,在同一支廣告片中互相吶喊。這一對百年冤家就是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

近期,為了支持美國退伍軍人就業,百事可樂和可口可樂決定暫時拋開恩怨,兩家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同時出席了美國企業夥伴(ACP AdvisorNet)組織的公益宣傳活動,並錄製了一則呼籲大家關注退伍老兵職業發展的廣告。

在這則廣告中,可口可樂CEO Muhtar Kent和百事可樂CEO Indra Nooyi以一唱一和的形式說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之所以在一起,是因為老兵問題。我們相信,兩家公司在一起能夠幫助這些退伍老兵獲得職業發展,並在長期的職業生涯中提升其領導力技能。最後,兩人還以自家產品隔空乾杯慶賀。

  這次合拍廣告,是兩家公司的CEO第一次在公開場合同時出現,也是兩個品牌第一次同時出現在一支廣告中。不過,說起合作緣起,雙方頗有一點嗆聲賭氣的樣子。

ACP是美國一家旨在幫助退伍軍人獲得專家級就業指導的非營利組織。該組織創始人兼主席Sid Goodfriend表示,誰都知道他們是“王不見王”的死對頭,不過,拋開玩笑不提,讓兩位CEO攜手合作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難道以前只是因為沒有人敢於嘗試?)

Sid Goodfriend揭秘說,他首先向百事CEO Indra Nooyi說起了這個想法,她想了想,然後笑著說如果他(可口可樂CEO Muhtar Kent)沒問題,那我也沒問題。後來,Sid Goodfriend就向Muhtar Kent表達了邀請。終究是競爭對手,Muhtar Kent的表態也如出一轍,Sid Goodfriend記得他當時說:如果百事可樂CEO Indra Nooyi願意的話,我也願意。

於是,這樣一場合作便在事先嗆聲的氛圍下促成了。Sid Goodfriend表示,這兩家公司正在飲料領域爭奪消費者,不過他們都很關注退伍軍人。兩家公司都有完備的退伍軍人招聘項目,對他們(退伍軍人)很友好。

ACP活動現場,Muhtar Kent煞有介事地說: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會一起出現?他臉上故意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而Indra Nooyi則在一旁解釋道,我們這樣做是為了支持我們的退伍軍人。”

其實,兩家公司的CEO之前曾有過一些正面接觸。據可口可樂的代表介紹,在Davos World Economic Forum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期間,Indra Nooyi甚至還參加了可口可樂的招待會。但總體而言,這畢竟是兩家公司的CEO第一次在公開場合同時出現,這看起來不是什麼大事,但與他們的前任相比,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轉變。

在商界,可口可樂1980年至1997年的CEO Roberto Goizueta和百事可樂1996年至2001年的總裁Roger Enrico,這是出了名的死對頭。他們從未喝過對方的飲料產品,也從未見過面。但誰能想像,20年之後,兩家公司會攜手出現在同一支廣告上呢?

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這兩種糖水說到底很相似。那麼,為什麼把它們之間的戰鬥列為資本主義歷史上最重要的爭鬥呢?原因在於,它們的角逐超越了時間、距離與文化,甚至逐割裂了不同的餐廳、領袖和國家,普通的超市、體育館、法庭無一例外地成為了戰場。就連聖誕老人、Cindy CrawfordMichael JacksonMax HeadroomBill GatesBill Cosby都在戰鬥中搖旗吶喊。

1866年,一名亞特蘭大的化學家推出了可口可樂,一種可口的精神和身體紊亂飲劑。七年後,百事可樂誕生了。但在幾十年(以及兩次破產)之後,可口可樂才以訴訟這種對待其他競爭威脅的方式正視百事可能的存在。

百事可樂在大蕭條中大賺了一筆。像可口可樂一樣,百事可樂的售價也是5美分,但它的12盎司(340毫升)瓶子幾乎是可口可樂嬌小細腰瓶的兩倍。然而,到20世紀50年代,百事可樂仍然是遠遠落後的第二名。公司招來了可口可樂的前廣告人ALFRED STIEGLITZ。他對前雇主充滿怨氣,而且雄心勃勃。他的座右銘是“打敗可口可樂”。可口可樂則拒絕直呼百事可樂這一名稱,而是將這種飲料稱作模仿者、敵人,或者泛泛而論的競爭者——但它也開始修補自己的業務,甚至還不惜模仿百事可樂,以保持領先。

1979年,百事可樂在超市的銷量首次超過了可口可樂,但這一反超並未持續。到了1996年,《財富》雜誌當時對雙方的持久戰做了階段性總結,宣布可樂之戰初戰告捷。自此,百事越來越重視健康和小食品市場,實際上相當於繳械投降了。之後,美國人最喜歡的兩種軟飲料是什麼呢?——可口可樂和健怡可口可樂。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