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長青女作家曾野綾子以自己為例,提出如何活出自己、如何才可謂之成熟的珠璣之言。

或許會被笑是上了年紀的關係。近來,我愈發覺得軟弱卑怯的日本人增加了。這些人多半健康狀態不錯,外表也挺好,教養和學歷更沒話說,而且雙親多半是有見識、教養的人。儘管如此,他們培養出來的年輕世代,大多不堅定、對著旁人發牢騷。

有位任職於某金融機關的年輕人表示,職場背叛了他的期待。他帶著何種期待進金融界,我當然無從知悉。但與我這個完全不懂經濟的人相比,至少其理解力或其他,想來更具備廣泛的知識,絕對比我更適合那份工作。所以,才會考上那間一流銀行。

然而,再怎麼事前赴公司訪問,也沒有人能夠在就職前熟知職場及交易客戶的人際關係。

無論在哪個地方就職,鄰坐的同事是否愛管閒事、是否像蜥蜴般冷淡、上司私底下是不是酒鬼、經營團隊營造出的職場氛圍與其他公司相比如何等,恐怕每位職場中的人們,都在事前毫無所知的情形下進入公司。

換句話說,在其他職場發生的事,也可能發生在自己的職場上。除非原本打算進入銀行,公司卻突然表示要開始經營旅行社,這可能就有些問題。這世界上,有人因害怕搭乘飛機所以敬而遠之,但若將他置於一個月必須搭十次班機的狀態中,的確就是「不合理」了。然而,只要金融業持續其金融的業務,表明想在那裡工作的人卻說公司辜負了他的期待,那就不符合條理了。

說得更直接些,整個世間就是被各種人以其偏頗的性格所帶動。連如此單純之事都不懂的人,儘管畢業於一流大學、進到一般人最想進的頂尖公司、通過重重難關,卻會成為公司裡的問題人物。換言之,有學問卻不了解人。這種人一旦進入職場,下場都極為堪憐。本人不僅絲毫不覺滿足,周圍的大小事都讓他不愉快,最後便會踏入自己的思緒裡,認為自己的實力未受社會及他人認可,因而開始步向不幸的人生。這是很可悲的。

最近,我開始能理解這種不幸者的特徵。那就是,不管什麼事,這種人都指責是「他人之過」。從不想肇因在於自己,將責任全都歸咎他人。

只不過,持「他人之過」態度的年輕人,最近多了起來。他們覺得,公司部長因為沒有眼光,所以失格;科長由於愚蠢,所以根本不中用。會議席中沒有人認同自己的意見,不能諒解。藉此種種,他們完全失去幹勁、針對他人造成自己的不幸,毫不停止地拚命舉證。

這種人的表情通常是黯淡的。起初,我以為他們是因罹患憂鬱症、失去信心所致。但是,現實卻完全相反。這種人氣宇軒昂、充滿自信,在心理上是具備攻擊性的。

我還曾對這種人說:「你很有活力呢。」三十幾歲時,我曾鬱鬱寡歡,經歷了數年不愉快的日子。當時我自信全無,在別人尚未漠視自己之前,常恨不得自行消失。

除了指責「他人之過」,這種人的另一個特徵是不知感謝。對於別人稱羨的立場毫無所覺,全然不知道自己是幸運的。視及早出人頭地為理所當然,被別人羨慕也是理所當然。甚至高傲地認為,公司應「更早」優遇自己。

事實上,這種人下意識地對自己沒信心。而且,隱約知道不管是學歷或其他,真正的自己並不如別人所誤解的那麼優秀。只不過,正視這個現實過於痛苦,因而選擇逃避,不願面對真實。

對於現狀胡亂地抱以不滿,藉由自己理應受到重用的抱怨來支持自己的信念。實不知那正是其內心中自卑感的證明。

曾野綾子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