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ISIS)又在歐洲發動恐襲,其背後動機是什麼?對歐洲未來影響幾何?恐襲陰霾揮之不去,和平歐洲是否已成為過去?

布魯塞爾是歐洲的「心臟」,也是極端勢力的「溫床」。法國一家電視台分析稱,極端分子選擇作為歐盟總部所在地的布魯塞爾進行恐襲,具有極大的震懾和象徵意義。

2001年紐約「911」恐怖襲擊之後,比利時開始成為歐洲恐怖活動的策源地。布魯塞爾近年更是淪為恐怖活動的溫床。去年巴黎恐襲案後,比利時執法部門在市內的莫倫貝克區拘捕多名該案嫌疑人。這個接納移民較早的國家卻未能讓多數移民真正融入當地社會。備受歧視的移民,容易受極端思想影響。

至於此次恐襲是為上週五(18)在布魯塞爾被捕的巴黎恐襲案嫌犯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復仇,還是一場蓄謀已久的恐襲計劃,還沒有定論。但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社論稱,這起爆炸案採用了巴黎恐襲的模式,薩拉姆在布魯塞爾的同夥可能是提前實施了攻擊布魯塞爾的計劃,因為擔心他被抓後導致他們的計謀敗露。

比利時聯邦警察公佈一張機場監控拍攝下的三名機場恐襲嫌疑犯

簡氏防務(IHS Jane’s)恐怖主義和叛亂中心主管馬修亨曼(Matthew Henman)也認為,此類襲擊不可能真的在不到4天內組織實施,通常需要策劃數周。當然可能因阿卜杜勒-薩拉姆落網而加速,但是之前襲擊的策劃和實施能力肯定已經接近成熟。

恐懼成真後,比利時擔心會發生更多恐襲,歐洲其他國家也在擔心同一件事情。英國、法國、德國及荷蘭等都紛紛在國內各主要機場、火車終站及地鐵站加強保安巡邏,提高邊界戒備。法國經歷去年11月的巴黎恐襲案後,至今仍保持最高反恐安全警戒級別。

有安全問題專家認為,發生在巴黎和布魯塞爾的恐襲表明,「伊斯蘭國」(ISIS)有強大的發動恐怖行動的能力。歐洲國家情報部門估計,潛伏在歐洲的恐怖分子不下5000人。隨著上百萬難民湧入歐洲,不難想像恐怖分子裏應外合會對歐盟國家構成怎樣的威脅。

法國境外安全總局(DGSE)的反恐專家克洛德莫尼蓋在接受《歐洲時報》採訪時指出,這次布魯塞爾遭受的恐襲證實「恐怖組織擁有大型實戰能力」,「這類攻擊不是短短幾天內就可臨時發動的」。英國《衛報》也指出,布魯塞爾恐襲無關復仇,僅僅是恐怖分子「示威」的表現,向人們證明他們仍然有作惡的能力。

歐洲的領導人們也很清楚這一點,法國總統歐蘭德針對此事件發表講話稱,恐怖分子雖然只襲擊了布魯塞爾,但其目標其實是整個歐洲。他說:「整個歐洲都遭受了打擊。」

英國《金融時報》分析稱,歐盟正受到挑戰,要求它拿出韌性,迎接一場漫長而醜陋的衝突。「伊斯蘭國」(ISIS)的所作所為證明,有必要在安全事務上強化歐洲團結。分析人士稱,此次恐襲可能導致歐盟聯合情報機構的想法重新回到議事日程,還可能會涉及反激進主義的努力和打擊販賣武器的聯合行動。

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表示,歐洲正在經歷一個艱難時期,只有歐洲國家團結,才可能走出艱難。對布魯塞爾的襲擊,這不僅是針對比利時,也是對自由的攻擊。打擊恐怖分子,歐洲不會退縮。

恐襲陰霾揮之不去。有分析稱,和平的歐洲已經成為過去,未來所有歐洲人將不得不適應在新的環境下生活。

歐洲近來麻煩事不斷,並且相互交織影響,導致重重危機不斷加深。難民危機、英國脫歐、恐襲陰霾……全球知名地緣政治分析機構IHS在布魯塞爾恐襲案後做出評論,「此次爆炸對於歐洲而言有多重影響。」

有分析稱,歐洲的公眾輿論中有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歐盟無法掌控歐洲大陸的恐怖主義威脅。這一認知同這些襲擊相結合,將增加整個歐盟的仇外心理和反移民情緒,而這些情緒在難民危機中已經表現得夠高漲了。

就在德國政府譴責恐襲的同時,批評默克爾難民政策的聲音也越來越尖銳。曾為基民盟國會議員的倫格斯菲爾德要求黨主席默克爾對恐襲負責。她在臉書上寫道:「為了讓恐怖在歐洲紮根,默克爾做了所有該做的事。」此言一出,引起轟動。

此外,有分析人士說,這次「伊斯蘭國」(ISIS)武裝分子聲稱發動的恐怖襲擊可能會增大英國離開歐盟的風險。襲擊發生後,英鎊匯率22日大跌。對於今年6月就要公投決定是否脫離歐盟的英國民眾來說,持續發酵的難民危機和揮之不去的恐襲陰雲都是不得不考慮的因素。

歐洲議會議員、英國獨立黨發言人邁克胡凱姆發表聲明,呼籲重建邊界控制,結束歐洲開放式的移民政策,這一政策被認為造成了局勢演變成今天的地步。

一些安全和情報專家認為,布魯塞爾恐襲證明了,歐洲的開放社會,即便在緊急狀態下,也永遠不會是無風險的。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