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65),瑞士的全民公投否決了“無條件基本收入”制度。按照該制度倡議者的構想,每一個瑞士公民都應當無條件獲得每月2500瑞士法郎。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制度?瑞士人又為何拒絕了這種天上掉餡餅的福利?

根據初步統計,支持“無條件基本收入”制度的民眾只有22%,投反對票的民眾比例則高達78%

按照倡議者此前的初步構想,如果公投獲得通過,將立法確定無條件基本收入的高低;預計每個成年人屆時每月將獲得由國家無條件發放的2500瑞士法郎(購買力平價折算後相當於德國的1100歐元),兒童則將得到625瑞士法郎。而現有的養老金、失業金以及其他社會福利補助金將被取消。值得注意的是,正式的公投案中,並沒有提到任何的具體數字,也沒有提出任何具體的資金來源方案,只是強調無條件基本收入將能讓全體民眾過上有尊嚴的生活,並確保大家"都能參與到公眾生活中來"

1000 Schweizer Franken

不少支持者認為,無條件基本收入意味著"瑞士的解放""對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唯一正確回應"。而反對者則認為,這種"由搖籃到墳墓的國家福利",是"懶漢們的瘋狂計劃"

一些經濟學家則從產業革命的角度來看待問題,他們認為,隨著資訊化進程的深入,越來越多的工作崗位將會被機器人、人工智慧所取代;這意味著社會生產不再需要以往那麼多的勞動人口。此次瑞士的公投倡議者就明確表示,無條件最低收入將會是"對科技進步的人性回應"。而希臘前財長、經濟學教授瓦魯法基斯(Yannis Varoufakis)進一步解釋說,機器人取代人類進行勞動的進程早已開始,但是機器人卻不會消費。他認為,數位化進程、人工智慧發展所帶來的一些社會問題,能夠透過無條件基本收入制度來解決,而瑞士是一個特別富有的國家,是進行這場試驗的理想之地。

錢從哪裡來?

反對派一方的經濟學家則認為,引入無條件基本收入制度,將會給公共財政造成難以承受的負擔,從而給宏觀經濟帶來難以估量的後果。根據瑞士聖加侖大學的一項研究,僅僅依靠取消養老金、失業金以及其他社會福利補助金,尚無法給每個公民每月發放2500瑞士法郎;剩餘的財政缺口,達每年1500億瑞郎之巨。研究人員擔心,這一缺口最終還是要靠增稅來填補--增值稅屆時最高將達到50%!不過,支持者認為這項研究並不嚴謹,強調財政缺口可以透過更為聰明的社會財富分配來填補,無須增稅。

此外,瑞士政府以及主要政黨還擔心,有了無條件基本收入的保障,不少人可能將不再願意工作,從而導致社會生產值下滑。

對此,支持者反駁稱,獲得保障的公民不會成為懶漢。 公投前的民意調查也顯示,絕大多數的瑞士人願意在基本需求得到無條件保障的情況下,繼續工作;選擇不工作的人只佔 2%

新自由主義者欲降低工資成本

與許多人所想的不同,無條件基本收入這一構想,最初的提出者並非是支持增加福利的左派,而是自由主義者17世紀的英國哲學家、自由主義之父洛克(John Locke)就曾指出,每一個人都有權獲得完全的自由與平等;上世紀70年代,新自由主義代表人物、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n)提出了"負所得稅"概念,可謂是無條件基本收入的雛形。傅利曼還指出了其對宏觀經濟的好處:公共財政的福利支出將有所下降、對勞動力市場的管制將更加寬鬆、低工資領域有望進一步擴大。

而近年來,德語國家內最知名的無條件基本收入支持者,則是億萬富翁、日化連鎖超市DM老闆維爾納(Götz Werner):他在2005年時就說,經濟界的一個任務就是將人從工作中解放出來。不過,這位富翁的言論卻遭到一些左派人士的反對,認為以維爾納為代表的雇主不過是想藉無條件基本收入之機,以更低的工資成本僱傭員工--按照維爾納等人的方案,德國人每月從國家領取200-600歐元的基本淨收入,有了這一保障的人,將更加願意接受低工資的工作,而雇主也不再需要為員工繳納養老金、失業保險等費用;此外,由於社會福利發放方式的簡化,還能為國家節省不少官僚成本。

Götz Wolfgang Werner

2015 年當選的芬蘭新政府,已經明確提出要試行無條件基本收入製度,初步金額定為每個成年人每月 800 歐元。該方案的主要目的是降低官僚體系的運行成本,可以說充滿了新自由主義色彩。

Symbolbild Finnland Wirtschaft

值得一提的是, 目前德國居民每人每月平均獲得的社會福利金額為 885 歐元 -- 高於維爾納等人提出的 200 - 600 歐元。

左翼政黨要求劫富濟貧

也正是由於這一原因,工會等左派力量強烈反對目前充滿新自由主義色彩的無條件基本收入方案。德國左翼黨就明確表示,拒絕接受一切不包含將社會財富自上而下再分配的方案。左翼黨強調,真正具有解放性質的無條件基本收入方案,應當是"大規模社會變革進程的一部分"。該黨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提出如果在德國引入無條件基本收入製度,成年居民每月應獲得1080歐元,而現有的大部分社會福利補助也不應被取消;同時還應當實行嚴格的最低工資保障制度,並縮短工作時長、推行左派色彩的稅收制度改革。當然,由於高昂的成本,德國左翼黨的這一方案並沒有得到深入的探討。

瑞士方案到底行不行?

相比上述兩種涇渭分明的方案,瑞士此次的公投案則充滿了折衷色彩。此次公投的倡議者之一漢尼(Daniel Häni)說,基本收入將"讓人獲得自我授權的權利"。公投案稱,公民應有權免於擔憂基本的生存問題,勞動者在和資方談判時的權利也應當得以擴大,個人的決策空間也應獲得進一步的拓展。從這一角度而言,這次被否決的"瑞士方案"充滿了左翼色彩,並相信大多數人依然會在有基本​​收入保障時繼續工作。而人們工作的動力,則不再是迫於生存壓力,而是因為自身俱備工作的意願--支持者認為,人天然具有融入社會、實現自我價值的動機。

但另一方面,瑞士方案並不包括任何自上而下的財富再分配,包括養老保險在內的許多現有社會福利也將被取消。這與左翼人士所支持的方案相去甚遠。

德國自由撰稿人羅伊特(Timo Reuter)不久前在《時代周報》上刊發客席評論,探討了所謂"瑞士模式"究竟能有多大的潛力。他在文章中問道:"基本收入獲得無條件保障的人,是否真會拒絕從事壓榨性質的低工資工作?這又會導致怎樣的後果?它又會引發怎樣的解放潮流?是否會引起勞資關係的重大變化?不過,為了解答這些問題,瑞士人首先要在公投中作出歷史性的決定,為無條件基本收入鋪平道路。"

而瑞士《新蘇黎世報》則在公投前就預測"注定不過"。該報認為,瑞士人對資金來源不明確的福利方案向來抱以懷疑的態度。文章指出,近年來,提高最低工資標準、延長法定帶薪休假的公投已經先後被否決。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