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23日公投通過脫歐以來,天下大亂,不少人思考要如何「脫脫歐」,《紐約時報》說英國有四個選擇,各有利弊。

一、很簡單,不脫歐

這次公投並無法律約束力,也沒規定英國政府應立即啟動脫歐談判,歐盟又無主動強迫會員退出之權,因此英國可以利用歐盟條約第50條「由決定退盟之國將其意願知會歐盟理事會」並談判退盟協議的規定,不主動知會,就當公投從未發生。

這等於駁回1740萬脫歐票選民的意志,可能導致脫歐草根勢力更趨極端,已經混亂的英國政局將益難收拾。

二、 蘇格蘭否決權

英國將權力下放其成員,結果是脫歐這類重大決定需經蘇格蘭、北愛及威爾斯議會同意,主張留歐的蘇格蘭首席部長妮可拉-史特金表示,蘇格蘭議會可能不同意公投結果。

目前英國首相卡麥隆說,應由10月上台的新首相談判脫歐程序,這名繼任者可以兩手一攤,說他或她願意執行選民意志,但因蘇格蘭反對而礙難如願。法律賦予不執行公投結果些許法理依據,但如果新首相意在脫歐而推動國會取消蘇格蘭否決權,勢必促使蘇格蘭舉行二次獨立公投。

三、舉行二次脫歐/留歐公投

已有350萬人網路聯署請願重辦公投,但二次公投難保結果不一樣,自稱後悔投脫歐票者,大約只占脫歐票1%

英國領導階層可向歐盟爭取特殊讓步(例如讓英國對移民數目設置上限),作為二次公投根據,顯示當局遵循選民的要求。此舉既解除民粹之怒,又避免脫歐的經濟與外交後果。但歐盟可能無意奉陪,歐盟會員國若動輒以退盟為要脅而需索特殊優待,盟將不盟,而且二次公投如果仍是脫歐勝出,就真的再無退路。

四、名退實不退(不是歐盟會員而享有會員權益)

英國既與歐盟達成形同維持現狀的貿易與移民協議,又不必是歐盟正式成員。脫歐派主腦強森打此算盤,專家諷稱這算盤「又名歐盟會員」。

脫歐派引挪威為範例,但挪威外長艾德去年以過來人警告說,挪威模式的結果是移民增加、一切政策更受歐盟左右,「歐盟制訂各種影響英國公民生活的關鍵決策時,英國不在會場,也沒有投票權」,但會費照繳。

歐盟領袖不希望英國立下不良先例,他們會藉英國之例清楚讓其他會員知道,「你退出聯盟,不會獲得『既享福利又不負擔義務』的甜頭協定。分手困難,而且痛苦。」

英國公投決脫離歐盟後除造成國內政治與經濟動盪,並發生多起種族仇恨犯罪事件,東歐及穆斯林等族群都傳出被攻擊事件,首相卡麥隆譴責仇恨行為,倫敦市長要求警方加強保護。

脫歐結果24日公布後,英國各地陸續傳出種族仇恨事件,民眾紛紛在社群網站上貼文,一名住在伯明罕的母親表示,她的女兒下班時見到一群人包圍一名穆斯林女孩,並對著她大叫「我們決定脫歐了,你還不快滾!」。

1名來自拉脫維亞的母親上午送小孩上學,聲淚俱下的說,「他們不讓我們繼續住在這裡了」。還有一名黑人女子在倫敦市中心的貝克街上,在25分鐘內連續5次被人狂罵「打包滾回家」。連在英國出生的印度與巴基斯坦裔的民眾,也遭到類似的言語暴力及騷擾。

1名住在劍橋的11歲波蘭男孩馬徒斯(Matteus24日上學前,發現一張印著「脫歐,英國不再有波蘭害蟲」的字卡,要求他們回波蘭。馬徒斯的父親湯馬克(Tomek3年前帶著家人移民到英國,目前在劍橋的工廠工作,他接受訪問時難過的說,竟然有人發這種字卡要他們離開英國,這實在是很可怕的事,他和其它人一樣付該付的稅,「為什麼要叫我們回家?這裡就是我的家,我不了解為什麼會發生這個情況」。

英國自2004年開放波蘭勞工,目前約有80多萬人,是外國移民人數最多的國家,位在倫敦市中心的波蘭文化中心日前也遭人塗鴉,字句都充滿種族仇恨。波蘭駐英國大使館表示,對於近來英國針對波蘭移民的排外攻擊行為感到非常震驚,已通報警方調查。

英國猶太人社區與穆斯林社區也同樣傳出被騷擾及被辱罵的事件,許多少數族群都對自己的安全感到害怕。警方認為,這些涉及種族的仇恨攻擊事件與公投脫歐結果有關,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57%,正在展開調查。

卡麥隆譴責這些卑鄙的排外仇恨行為,強調英國不會容忍這樣的行徑,「我們別忘了這些移民到英國來,為我們的國家做了很多的貢獻,我們不能容忍仇恨犯罪,也不能坐視對移民的言語攻擊,這些仇恨行為必須被消滅」。

本身是穆斯林的倫敦市長沙迪克汗(Sadiq Khan)指出,已下令倫敦警局對涉及種族仇恨的事件提高警覺,確保這類的仇恨事件不再發生,不讓公投的脫歐決定分化民眾,並呼籲市民團結一致,對抗種族仇恨犯罪行為。

23日舉行的歐盟公投,脫歐陣營的訴求之一是控制移民人數,他們認為英國的移民人數過多,已對英國的社會造成負擔與壓力,同時歐盟要求歐盟的公民必須被優先接受到英國,對其它國家的移民也不公平,卡麥隆曾承諾將降低移民人數,但始終無法達標,也引發民眾、特別是失業及經濟狀況欠佳的民眾的不滿。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