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離歐盟已成定局,多半主張留歐的英國年輕人覺得無奈或憤怒,他們的歐盟同輩又是如何看此事?紐約時報報導,部分年輕人覺得,英脫歐動搖了他們的「命運共同」的感受。

紐時說,歐洲年輕世代堪稱「三E世代」:他們許多人申請歐盟28國大學的交換學生補貼,即「伊拉斯謨方案」(Erasmus取名於中世紀荷蘭人文主義思想家、「好歐洲人」的原型伊拉斯謨);經常搭廉航「捷航」(easyJet,讓他們以極便宜的價格、極簡便的往來大城小鎮;歐元(euro讓他們一幣通行19國。他們許多人在一國成長、在另一國念書、又在另一國工作,與不同護照和國籍的人同租房子,無比自然。

英脫降臨,年輕世代的這個歐式人生何去何從?

24歲的格里(Antoine Guéry)出生於巴黎,在法國拿大學學位,也在斯德哥爾摩大學和德國波茨坦大學研究,正在倫敦物色工作。他在斯德哥爾摩認識兩個年齡相仿的女生,到柏林時借宿其中一人姑媽家,有個愛爾蘭男友,另外還結識英國人穆絲克洛夫特,以及一個法國人。他們的聚會有時在柏林,有時在布魯塞爾、在布達佩斯或其他城市,不同的人、地、文化交融。

凡此一切,都因英國公投通過脫歐而變得不確定。年輕世代擔心他們的子女能不能像他們這樣享受伊拉斯謨方案,他們的健保卡在英國還會不會有效,法國會不會學樣脫歐,還有荷蘭,以及天曉得哪國。

24歲的穆絲克洛芙特說,英國公投後,「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覺得我的歐洲身分被奪走。我對歐洲有一股共同命運意識:大家在歐盟裡,彼此互惠」。年輕世代在歐盟內來往,不像從一國到另一國,而像在一個大社群裡活動。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