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研究人員通過一項匿名問卷調查發現,大約每10名飛行員中就有一人有患抑鬱症的跡象。為什麼飛行員這麼容易受到抑鬱症的侵擾?

哈佛大學的勞動保護專家艾倫(Joseph Allen)教授帶領的研究團隊對3500名飛行員進行了匿名問卷調查,詢問他們在工作崗位上的負擔。問卷中的一部份內容涉及心理及精神負擔,約有一半的受訪者都回答了這部分問題。

「pilot」的圖片搜尋結果

研究人員發現,12.6%的受訪者表現出抑鬱症的跡象。4%的人甚至承認,自己在過去兩周內有過自殺的念頭。

這尤其非常頻繁地出現在那些服用安眠藥或抱怨受到言語騷擾或性騷擾的飛行員身上。艾倫對德新社記者表示,許多飛行員都不願談論這一話題。涉及到飛行員的心理問題,大家都保持沉默。

這份發表在專業刊物《環境健康》上的研究報告不禁讓人回想起德國之翼空難事件。20153月,德國之翼一名副駕駛為了實施自殺計劃,故意製造墜機慘案。

德國飛行員聯合會Cockpit的發言人瓦爾(Markus Wahl)對研究結果表示吃驚。他對德國之聲表示,雖然無法評判研究得出的具體數據,但從自己當飛行員的經驗出發,他可以理解為什麼日常的工作壓力讓飛行員比從事其他職業的人更容易患病。

一方面他們的工作環境具有高風險性,每個決定都影響到人的生命安全。瓦爾說,此外他們面對的工作壓力越來越大:他們必須作出更多的決定,工作環境越來越使人疲勞。壓力越大,越讓人緊張。而精神緊張當然容易造成心理病患。

對飛行員來說,一個重要的”緊張因素”是長時間離家在外。一個月可能有20多天是睡在旅館房間,這對私人生活來說是個巨大挑戰,無論是與朋友、家人還是與生活伴侶的相處。瓦爾說:這些人際關係對減輕緊張情緒都是十分重要的,卻不在身邊。

如果和家人吵了架,飛行員可能在離家的幾天都悶悶不樂,也不能過談話解決問題。這樣鬱悶憋在心裡,就容易生病。飛行員的休息時間變得越來越短,尤其是在夏季旅行高峰時,常常是沒有時間和家人談話、談問題。

在工作崗位上,與幾十年前相比,飛行員的時間壓力也變大了。從降落到再次起飛,一架飛機在目的地機場停留的平均時間從60分鐘縮短到35分鐘。即便只是出現一個小問題,都會讓飛行員壓力驟增。

瓦爾舉例說:從前,每次短途飛行降落後,機場都有一個技師,飛機有什麼問題他會處理。而現在為了節省開支,在很多機場沒有技師。這時候飛行員就得自己想辦法。他得在很短的停留時間裡打電話、找人解決問題。按照現在的規定,有些問題不是必須立即解決,而是可以等一等,那麼飛行員要把問題記錄下來,有很多十分詳細的法律規定,必須一一登記,即便只是一個燈泡壞了。這非常繁瑣。

自己的工作得到認可。在飛機駕駛艙,在自己的小團隊,飛行員能夠得到這樣的認可,同事會說:嗨,今天幹得不錯。可是在如今的企業管理文化中,這種認可和尊重卻已經消失。或許年終會有一個表示讚揚和鼓勵的聖誕祝福或類似的問候,但你的頂頭上司親自對你說你們的工作很出色、很棒這種情況是不會出現的。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