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祠堂裡的海螺聲

 

金門島上處處原野,風光雖稱不上明媚,景緻卻頗有可觀。由於島上娛樂不多,因此假日時老師經常會邀約學生一道出遊。 

李奇的家在島的西南邊、一個叫金城的小鎮。離鎮中心腳踏車車程約十來分鐘的地方有一處眺海的大祠堂,奉祀明末抗清的延平郡王鄭成功。李奇非常喜歡這個地方,這裡有許多他跟小學及國中同學共同的回憶。而在這個風清雲朗的深秋午後,喜歡跟孩子們在一起的導師又帶著李奇班上同學一起來到這個綠草如茵、視野開闊的地方。

李奇的老師喜歡孩子活潑熱鬧,每次帶學生出遊總會安排能讓孩子們盡情揮灑青春、盡情消耗精力的活動,因此一來到延平郡王祠前方的大草地,老師立刻分組玩蘿蔔蹲,讓孩子們瘋狂亢奮、盡情嘶喊。然後,一直等到所有學生喉嚨都沙啞了、血脈都賁張了,才勉強淘汰掉三個隊伍,留剩下兩個小隊準備決勝冠亞軍。

李奇的隊伍在淘汰之列,因此他只好退到場外,跟著被淘汰的一干同學坐到草皮邊、祠堂大殿底下的水泥台階,看著另外兩隊競賽。不過,除了關注比賽之外,更引起李奇注目的是場中的一個女生 一位名喚朱莉(Julie)、有著長睫毛、大大眼眸的女生。

李奇偷偷喜歡朱莉已經很久了。打從幾個月前剛進高一、新生訓練的第一天,李奇就注意到她。李奇並不是害羞的小男生,但是面對朱莉時總是讓他手足失措、臉色發紅。而且,就算只是偷偷地看她,李奇也會心跳耳熱,既耽心會被她發現,又希望她也能回望他。

李奇邊看著場中兩個隊伍熱鬧地呼喊嘶叫;邊偷瞄著朱莉;並邊悠哉恍神,聽憑思緒飄到幾個禮拜前的一堂國文課……。那是一個微雨天,上課鐘聲剛響,沒一會國文老師就走了進來。班長引領全班同學起立向老師問好後,大夥便收拾起下課時的笑容,鴉雀無聲地坐下。李奇剛落座,就有意地別過頭,往教室的最右邊、跟他同一列的座位看去。怎知竟那麼湊巧,那位子上的女生也剛好側過臉朝他這個方向看來。李奇一開始有些錯愕,但隨之莫名心喜,因為就在這電光石火的剎那間,李奇直覺地知道這應該不是巧合,而是朱莉也刻意地望向他。

正當李奇回憶得出神之際,忽然場中一陣歡聲雷動,只見朱莉跟她同隊的同學都跳了起來,手舞足蹈得高興不已。李奇知道一定是朱莉的這一隊獲勝了,很為她高興,想藉機趨前跟她說說話,但轉念間卻躊躇了起來,害怕跟她面對面時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不過,就在李奇還猶豫不決的時候,忽然一道似曾相識的身影悠哉地由距離朱莉不遠處的巨大龍柏樹下經過。

李奇驚訝地看著那個身影,是一隻深棕色的貓咪,長得很像遇到白髮老校長那個傍晚時所見到的那隻黑貓,只不過毛色是光亮深棕,而不是烏黝如似黑漆一般。李奇心中微奇,不過腦子裡想的還是朱莉,於是略回眸瞅了場內一眼,見一群同學還團團圍著朱莉,因此也就無奈地將目光抽離朱莉,好奇地專心看著那隻棕毛貓。

只見那隻深咖啡色的貓咪輕快地走過成排的大龍柏樹下,完全不理會週遭的嘈嘈嚷嚷,就像是個獨來獨往的俠客一般。李奇欣賞地看著它,但沒幾秒鐘工夫,它就已穿過樹陣,消失在祠堂側邊的角落處。

李奇坐起身來,轉頭看向龍柏盡頭的祠堂邊角,等了一會,不見貓咪出現。這時,李奇忽然一個寒顫,一個古怪的念頭浮起難道這隻貓咪就是那隻黑貓?

李奇小心地站立起來,心懷忐忑地走上台階,順著大殿外邊的廊道走到邊角護欄處。一到圍欄邊,李奇倒吸了一口氣,緊張地往底下看,卻見四下都沒有貓咪的蹤影。頓時間,李奇獃愣住了,暗忖「難道又是跟上次看到黑貓時一樣,仿若是真卻又似假?」

李奇又看了底下樹叢一會,仍是一片寂靜,於是轉身回首,打算走回原先半躺著的台階處。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十尺之遙的殿前走廊上,一個輕盈的身影出現了,是一隻貓咪。李奇半眯起眼睛,看著光線略暗處的那隻貓咪,心臟差點跳了出來,是那隻棕毛貓。

李奇放緩腳步,保持著距離跟在貓咪後面。跟了沒一會,就見那棕貓躍上門檻,跳進大殿裡頭,李奇連忙加快步伐,跟進殿內。

一跨入大殿,李奇就忙著到處尋找貓蹤。他經常獨自一人騎單車來這祠堂,知道這個大殿空空蕩蕩地,除了正中央供奉鄭成功碩大雕像的大桌外,四周是一片蕭然,沒有任何雜物,也沒有任何可以藏躲的地方。因此,簡單環視了一圈後,他就逕朝大供桌側邊走去,因為那是剩下來唯一可能找得到貓的地方。只是,供桌底下、供桌上面、甚至神像上頭,什麼都沒有,連隻小蜘蛛也沒有。

李奇滿腹狐疑,忍不住懷疑到底這是在夢中,還是他真的跟著老師和同學一起來到這延平郡王祠、一起玩蘿蔔蹲?忽然,又是那個爽朗溫厚的聲音響起:「孩子,我們又見面了。」

聽到這個聲音,李奇嚇了一跳,不敢轉身。雖然上回的相遇讓他對這位長者留下了極好的印象,但是這一切太讓他困惑了,他分不清楚到底是幻還是真?

李奇緊張地獃立小半晌後,總算鼓起勇氣慢慢地轉身,但卻是半閉著雙眼,他的心中有很多的擔心,也有很多的期待,因此他半閉著眼,想看又不敢看。

李奇迴過身後,感覺到半閉的眸前有個人影,於是既緊張又好奇地慢慢睜開雙眼,果然跟他期待的一樣,是那位白髮的老校長。

黎曲看到李奇這副模樣,有些好笑,猜不透他為何如此。不過,黎曲沒問,他以為應該是李奇正專心看著鄭成功大雕像以致於被他驚嚇到了。所以,黎曲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說道:「對不起,嚇到你了。」李奇被他這麼一說,剩下的最後一丁點緊張情緒也都飄走了,趕忙訕訕然地回道:「沒有,您不要這麼說,是我太專心在想事情了。」

「上回的課有收穫嗎?聽得懂嗎?」黎曲問完後,見李奇靦腆地憨笑著,心中已有了答案,便接著說道:「沒關係,第一次聽到這些內容總是不太容易吸收,我們先來複習一下。」李奇頓時鬆了一口氣,是的,的確他是需要先作個複習。

黎曲四下看了看,見殿內空蕩蕩地,沒有任何椅子或板凳,便指了指神像前方的偌大空地,招呼李奇先席地而坐,接著他自己在李奇的對面也坐了下來。

「記得零度能嗎?」

李奇正要點頭,卻驚訝地瞧見那張神祕的黑板又出現了,而黑板上已寫了一段話。

 

競爭力是恐懼的果實   長在憂慮的土壤上

「零度能是宇宙與生俱來的特性,無窮無盡,無論我們取或不取,無論我們用或不用,永遠都會在,永遠都不會減少。也就是說,宇宙的資源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永遠都不會匱乏。所以,永遠都不用擔心、永遠都不用競爭。這個宇宙太豐富了,只要你『真心地』想要,只要你懂得方法去要,你就能得到。」

黎曲交待完第一堂課的濃縮精華後,接著說道:「宇宙非常非常地豐富,每個人都能得到富裕,每個人都能得到幸福和自由,關鍵在於……,」黎曲看到李奇似乎想接話,便慢慢打住,讓李奇接了過去。

「富裕力。創造富裕的能力,」李奇不假思索地說。

黎曲給了李奇一個會心的微笑並說道:「是的,我們要培養的是能夠讓自己富裕的能力,而不是爭得你死我活的競爭力。富裕力涵蓋了競爭力,是遠比競爭力還更有力量的能力。富裕力有了,競爭力自然就會有,根本就不用特別去強調競爭力這個東西,強調競爭力只會讓恐懼上身。」

李奇心頭震悸了一下,他不明白為什麼競爭力會跟恐懼扯在一起,他一直以為擁有競爭力才能遠離恐懼。

「試想一個情況,當你孜孜矻矻想要建立你的競爭力的時候,你內心想的是什麼?」黎曲拋出一個問題來,李奇有點發慌,不知如何回答。

「恐懼,」黎曲語氣堅定地說。

「當你一心一意想要增強你的競爭力的時候,你的潛意識實際上已經默認了你的恐懼……,甚至,你的潛意識是默許恐懼纏惹上身,你允許恐懼進入你的體內。」

黎曲略一沉吟,然後又說:「你恐懼比不過別人,恐懼別人搶在你的前面,恐懼資源被別人用盡,甚至是恐懼『沒有競爭力』。但是,這個世界是這麼地豐富,你根本不須要恐懼,你根本不須要跟別人比,你也根本不須要計較別人擁有什麼,你只須要專注在你自己身上就好,你唯一須要做的就是專心一意地去創造你的富裕。」

 

富裕力是愛的種苗   滋生在自信的草原上

黎曲仍然悠閒地坐著,動都沒有動,但黑板上的字句又神奇地變換了,就跟前一次上課時一樣。

「想要擁有競爭力的出發點是恐懼、是資源有限、是害怕別人會搶走你所擁有的。想要擁有富裕力則是由愛出發,相信資源無限,相信別人擁有的不是從你身上奪取,相信你得到的也不是從別人那裡搶來。也就是說,富裕力是相信你自己的能力,相信宇宙的豐饒,相信你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並且相信宇宙會滿足每一個人、豐富每一個人。」

黎曲娓娓道來,見李奇頻頻點頭,於是接著說道:「歸根結柢來說,競爭力是奠基在害怕比不過別人、不敢信任自己、不敢信任宇宙,是恐懼的思維。富裕力則是孳生於對自己及宇宙的信任,相信自己能夠富足,相信宇宙有求必應。富裕力是愛的思維,是願意與人分享、與人共榮的信念。」

「宇宙具有無窮無盡的零度能,宇宙具有無垠無限的豐饒,所以只要轉個念,放下恐懼,用愛為信念,你就已經來到了富裕殿堂的大門口,」黎曲感覺李奇都聽懂了,於是開始引導李奇邁向富裕殿堂之路。

「但是,這個富裕殿堂是有層層圍牆、是有高聳大門的,你要進去就必需擁有鑰匙。拿著富裕力之鑰,你才能打開大門,進入富裕殿堂裡。」

李奇聽到黎曲這番話,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堵丈高的石砌宮牆,牆的正中央是一道巨大的朱紅大門。李奇微微仰首,就見高牆上隱隱露出連綿一片的燦爛琉璃屋瓦。

黎曲看到李奇眼珠子溜轉了一下,猜想他是在想像那個門牆封圍的富裕宮殿的模樣,於是笑笑地打斷他,取出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一行字:

 

『第二課  「真相」不止一個  「真相」有千千萬萬種』

 

李奇看著這個標題,目瞪口呆。就跟第一堂課時所經歷的一樣,他的心思已被黎曲的古怪標題占滿,以致於都忘了去追究黎曲是如何憑空變出粉筆的。

「將富裕宮殿封圍起來的高牆與大門跟你所想像的並不相同。甚至……,」黎曲故意停頓下來,等李奇與他四目相接後才繼續說道:「甚至這個富裕宮殿也跟你想像的截然兩樣。」

「富裕的宮殿不在外面……,」黎曲又故意停頓不語。

「不在外面?那在那裡?」李奇心中暗忖著。

黎曲見到李奇臉上閃過一絲迷惘,才微笑地指了指李奇的腦袋揭開謎底:「它在你的心底,在你的腦子裡,在你的潛意識裡。」

李奇聽到這一解說,不但沒有解開疑問,反倒疑惑更多。黎曲不理會李奇一臉迷疑的模樣,繼續說道:「富裕的宮殿就在你的心裡,而將它封鎖起來的門牆也在你的心裡。」

砰訇!李奇的腦子裡砰訇一聲巨響!他似乎聽懂了,但真要抽絲撥繭、理出個頭緒卻又不能,因此臉上不自禁地現出焦慮的神色。黎曲讀得出來,年輕時他自己也是如此,是跌跌撞撞了很久很久之後才慢慢懂得富裕的這些祕密。

「我們現在已經知道有一座富裕宮殿,我們也已經來到這座宮殿的面前。但是,宮殿被巨石牆、大木門封圍著。我們想要進去,我們須有鑰匙,這門課的用意就是要告訴你什麼是富裕之鑰,也就是『富裕力』。不過,在那之前,我們須要先知道那些圈圍著富裕之殿的巨牆高門到底是什麼,因為瞭解了這些門牆是如何建構的,我們才能找到鑰匙孔,才能知道鑰匙孔的樣子,也才能打造出合適的鑰匙來打開富裕之殿的大門。」

李奇屏著鼻息一口氣聽到這裡,不由得如釋重負地輕輕吐了一口氣,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那些擋在富裕之殿外面的門牆到底是什麼了。

 

未命名2   (感謝 Judy 小朋友幫忙繪圖)

 

「愛心磚塊」建構富裕宮殿  「恐懼磚塊」阻隔我們進入其中

「就跟所有的建築一樣,阻擋我們進入富裕宮殿的門牆也是由磚塊跟灰泥一塊塊堆砌、一塊塊黏合而成。至於富裕宮殿本身,也同樣是由磚塊跟灰泥構成。」黎曲一說完,李奇有些失望,原本他以為它們是由一些會再讓他大吃一驚的怪東西組成。

「堆砌出危牆高門的磚塊是瀰漫恐懼的『資訊之磚』,黏合這種『恐懼磚塊』的是『恐懼灰泥』。」

李奇原已懈下迎接驚異言論的心情,因此聽到黎曲這段話,冷不防地差點跳了起來。「那是什麼怪東西?」李奇心中驚叫著,雙眼則緊盯著黎曲。

「建構富裕宮殿的磚塊也同樣是『資訊之磚』,不過卻是滿佈愛心的『愛心磚塊』,而將這種磚塊貼合起來的灰泥則是『愛心灰泥』。」

李奇用力撐著下頷,免得下巴掉落下來。

 

「資訊」是鑄造磚塊的原材料  是建構萬事萬物的基本要素

「資訊(Information)是宇宙最基本的元素之一,但也是最神祕、最容易被誤解的東西。資訊就像沙子、細石、紅土、及碎玻璃,是製造磚塊的原材料,必需調和入灰泥之後才能成形為建構宮殿或是圍牆的磚塊。愛與恐懼這兩種情緒就是灰泥,能將資訊沙石塑造成可做為建材的『資訊之磚』。我們調入資訊之中的是愛心,做出的就是『愛心磚塊』;調入的是恐懼,做出來的就是『恐懼磚塊』。」

李奇臉上露出怪異的表情,他完全聽不懂黎曲在說些什麼。

「資訊不就只是一堆的訊息嗎?為什麼說它神祕呢?為什麼您說資訊是宇宙最基本的元素?難道資訊就跟基本粒子一樣,是構成萬事萬物的根本因子嗎?」李奇再也憋不住了,迫不急待地連番問了好幾個問題。

「如果不深入去探究資訊的本質,資訊的確就只是一堆平凡的訊息而已,沒有什麼特殊地。譬如,我們曾經經歷過的事,或者我們正在經歷的事,這樣的資訊不知道有多少,絕大部分都被我們視為平常,根本就不會引起我們的注意。但是,資訊絕對不是這麼地單純。」

「我先跟你講一下資訊神祕的本質,然後你就會知道為什麼資訊是萬事萬物的根本,」黎曲略停頓一會,然後說:「你知道嗎?資訊跟能量、跟物質都不一樣,資訊可以快過光速!」

李奇嚇了一跳,連忙問道:「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不是說宇宙最快的速度是光速嗎?」

「那是指攜帶能量的東西,譬如電磁波、光波、基本粒子、以及各種具有質量的物體。但是,資訊是不攜帶能量的,因此資訊的速度可以遠遠超過光速。而更神祕的是,原本史提芬.霍金(Stephen Hawking)提出黑洞理論(Black Hole)時認為所有的東西 包括能量、物質、及資訊 都逃不過黑洞,都會被黑洞吞蝕;但是後來他做了修正,認為宇宙沒有黑洞,只有灰洞(Grey Hole),因為當物質及能量被吸入『洞』中時,與這些物質及能量相關的資訊並不會被吸入,而是停留在『洞』的表面,所以洞就沒那麼黑了,」黎曲半開玩笑地說道。

李奇眼睛睜得大大地,不知道該如何消化這些訊息。這時,黎曲丟了一個問題出來:「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李奇還來不及搖頭,黎曲已接著說道:「假設我們有辦法把停留在灰洞表面的資訊拿出來,我們就可以讓這些已經被吸入洞中的物質及能量復原、重生。」

李奇又嚇了一大跳,但這回聽懂了,因此忍不住激動地說道:「難怪您會說資訊是構成宇宙最基本的因素。是不是說資訊就像是『靈魂』,有了資訊,物質才有了生命,才會存在?」

黎曲愣了一愣,雖覺得不完全對,但還算貼切,於是說道:「差不多。任何物質、任何能量、任何事情,通通都有其相對應的資訊。假設跟它們相關的這些資訊消失了,它們就不再存在,因為我們就不再觀測得到這些物質與能量,也不再知道發生過什麼樣的事情。所以,套用你的比喻,資訊就像是萬事萬物的靈魂,它賦與萬事萬物生命,讓我們週遭的人、事、物存在。不過,雖然資訊能讓事物有意義,讓事物鮮活起來,但是資訊本身卻是中性、沒有意義、沒有生命的。」

李奇又不懂了,但還沒開口問,黎曲已說道:「資訊雖是建構所有人、事、物的原素材,但它就像量子力學的機率波(Probability Wave)一樣,飄盪在宇宙的各個角落,沒有質量、沒有能量、也沒有形體。因此,我們必須先把資訊塑形,把它鑄成『資訊之磚』,這樣資訊才能被用來建造宮殿、圍牆、以及所有的一切事物。」

 

愛與恐懼是調和的灰泥  讓資訊成形為資訊之磚

「那要如何將資訊鑄造成資訊之磚呢?」

「情感!」黎曲強調地說道。

李奇感覺這應該與先前黎曲說過的「愛心磚塊」及「恐懼磚塊」有關,因此問道:「愛及恐懼這兩種情感?」

「嗯。我們的潛意識就像是天線,能夠接收瀰漫在宇宙各處的資訊;而我們的情感就像是灰泥,能將我們接收到的資訊塑造成資訊之磚。」

「這是什麼意思呢?」

「資訊在宇宙飄泊,我們不去解讀它,它就仍是繼續飄泊,跟我們不會有關聯,也不會被塑形成可做為建材的資訊之磚。資訊是中性的,我們不去解讀它,它就一直會是對我們沒有意義的中性訊息,不會成形為磚塊,因此不能用來蓋宮殿,也無法用來砌圍牆。也就是說,要讓沒有形體的資訊定型為資訊之磚,我們必須對它加以解讀;而解讀資訊的方法就是使用我們的情感愛與恐懼這兩種情感。」

黎曲怕李奇沒有完全聽懂,於是更深入地說道:「舉例來說,譬如一隻小貓,它的資訊包含了動物、毛皮、觸鬚、尖豎的耳朵、四條腿……等等中性的訊息,沒有好與壞之分。但是當你用情感來解讀這些訊息後,小貓就變成了可愛的貓咪,或是可怕的小野貓。這時,小貓就鮮活了起來,對你有了意義。」

李奇笑了一笑,聽懂了。黎曲便繼續說道:「解讀資訊靠的是情感,不是邏輯;是感性,而不是理性。」

黎曲看到李奇又出現了疑惑的神情,不過他暫不理會,接續說道:「愛與恐懼這兩種情感既是解讀資訊的最有力工具,也是將資訊黏合成磚塊的灰泥。我們用愛心、用喜樂的情緒來解讀,我們就會將中性的資訊轉換成愛心灰泥和愛心磚塊。我們用恐懼、用耽憂的情緒來看待資訊,我們得到的就是恐懼灰泥和恐懼磚塊。」

 

對資訊的解讀決定你鑄造出什麼樣的「真相磚塊」

黎曲右手一揮將黑板上的字跡擦掉,然後寫下這個新的標題。

「你最喜歡的科目是什麼?」黎曲問道。

「數學,」李奇想都沒想,就直覺地回答了。

「你數學最近的考試成績怎麼樣?」

「哦……,」李奇臉上閃過一絲羞赧,猶疑了一會後才回說:「61分。」

「為什麼遲疑?對這分數滿意嗎?」黎曲直盯著李奇、笑著問道。

「嗯……,一開始很不滿意,但後來就覺得還可以。」

「為什麼?」黎曲笑著追問。

「哦……,我數學成績一直都很好,從來沒有90分以下。這次的考試雖然比較難,但原本以為少說也應該80幾分,沒想到卻竟然是在及格邊緣。因此,剛拿到成績單的時候,覺得很不滿意。」

「那麼後來又為什麼覺得還可以?」

「因為全校的數學成績統計出來後,我還是全年級最高分……。」

儘管李奇回答得似乎輕鬆,但語調仍掩不住對考不好的失望,不過黎曲略過了李奇這些細微的情緒反應,直接道出他想藉機讓李奇明白的:「有沒有發現,對同樣的一件事情,你前後的解讀與反應並不相同?」

李奇想了一下,微微地點了點頭。

「『資訊』只有一個,那就是你數學考了61分這個『事實』。『資訊』本身是中性的,是不帶情感的,但是同樣的這個資訊在不同的時間點、不同的環境背景、不同的心理狀態下,卻會讓你產生不同的感受,體驗到不同的『真相(Reality)』。『真相』就是我們對『資訊』的解讀。譬如,一開始你只看到你自己的分數時,你覺得恐慌,以為你考得很糟,而這個恐慌的情緒讓你看到的『真相』是你糟透了。但是後來當全年級的成績統計出來之後,你的心情就好過多了,這時你看到的『真相』改變了,你看到的是這次的題目的確很難,固然作答時你可能有粗心,不過題目也的確是超出你的程度。」

李奇訝異地看著黎曲,他沒想到黎曲完全說中了他的心思轉變。

「『真相』是你全心全意『相信』是真、『以為』是真的事情。甚至,『真相』是你想要相信的事。換句話說,『真相』是你投入了情緒之後,對中性的『資訊』所感受到的、所以為的『事實』。這個你所以為的、感受到的『事實』跟實際上真正發生的事可能有差距,而且往往差距還不小,但是你的大腦讓你相信這是實際上發生的,你的潛意識在你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讓你相信這是事情的真相。」

李奇尖豎了雙耳,大氣一口都不敢喘地聽著,生怕錯失了任何一個字句,一直等到黎曲說完後才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所以是愛及恐懼這兩種情緒將沒有形體的資訊塑造成資訊之磚?」

李奇看了黑板上的標題一眼,又問:「也就是『真相磚塊』?而我們的世界就是由這些『真相磚塊』組成?」

 

資訊是中性(理性)  真相是感性的

黎曲讚賞地看了李奇一眼,欣慰地說:「是的,就是這樣。我再囉嗦一次,資訊本身是沒有意義的,資訊只是中性的訊息,意義是我們賦與它的。我們用我們的想像力、用我們的感覺、用我們的情緒去解讀及感受資訊後,這些中性的資訊才有了生命,變成我們所認定的事情『真相』。資訊就像真空一樣,沒有好、沒有壞、沒有善、沒有惡。表面上看起來空無一物,實際上卻蘊含著無窮無盡的零度能,擁有無窮的力量。我們對資訊施以情緒、情感之後,我們就能解放內藏在資訊裡面的零度能。」

「而且……,」黎曲故意賣了個關子,等到李奇臉上出現急於想要知道的神情後,才繼續說道:「讓中性的資訊產生意義的不是理性,而是……感性。理性只能幫助你分析、瞭解資訊,但無法讓你對資訊產生有意義的感受。因此,單純憑藉理性的解讀,資訊就還只是中性、無意義、沒有生命的訊息而已,你無法從中感覺到它跟你的關聯,你無法感受到任何對你有意義的『真相』。但是,當你使用你的感觀,使用你的感覺,使用你的感性 也就是愛及恐懼這兩種情感,」叨的一聲,黎曲左手大拇指跟中指打了個響指,然後接著說道:「你對資訊產生了感覺,產生了鮮活的感受,於是這些中性的訊息活了起來,有了生命,對你有了意義,你看到了你相信是真、以為是真的『真相』。」

李奇偷偷吐了一口氣,這些話太讓他震驚了,每一句都像是石子一般,清清脆脆地擊進他的心湖,泛起一陣陣漣漪。 

「物理定律、數學原理、歷史上發生過的事情、甚至幾秒鐘前你經歷的事,通通都是資訊,本身都是中性、沒有意義的。一直等到你用感觀去感受它、體驗它,它們對你才產生意義,這時你所相信的、你以為你知道的、你認為你看到的就變成了你認知到的真相。但是,當你的情緒、情感改變時,你對資訊就會生出不同的解讀,於是你會看到不同的真相。所以,資訊只有一個,但真相卻有千千萬萬種,」黎曲又在李奇的心湖上打進更多的水漂兒。

 

對「資訊」不做解讀就沒有「真相」  解讀是靠愛與恐懼這兩種情感

「歷史上的事件或是我自己所經歷的事情必須透過情感的解讀才能變成我認知到的真相,這個我能體會。但是,物理定律跟數學原理為什麼也要透過情緒的參與才會變成真相呢?它們不是打從一開始就是真實的真相嗎?」李奇困惑地問。

「物理定律跟數學原理打從一開始只是資訊而已,你不去體會它,它不會是你『認知到』的『真相』。『真相』是指資訊對你產生的『意義』。你如果沒有學過量子力學,量子力學對你就只是一個資訊而已,對你並沒有意義,你不會關心它,也不會想去關心它,你不會知道它是真是假,也不會在意它是真是假。因此,量子力學對你而言,沒有所謂的真不真相,它就純粹只是一些中性得不能再中性的資訊而已。但是,當你聽過它、或是學過它,就算你完全聽不懂、看不懂,只要你基於某些理由相信它,譬如你相信上帝,譬如你喜歡『時空怪客(Quantum Leap)』那個電視影集,或是譬如你相信有一堆很聰明的物理學家已驗證過,無論這些理由是什麼,無論這些理由多麼地牽強,只要你相信,這時,量子力學就會變成你以為是真的真相。相反地,如果你基於某些理由不相信它,譬如你不相信上帝、你討厭那個搶了你女朋友的物理老師、或是你不相信量子力學描述的怪異宇宙,那麼你感受到的真相就是量子力學是假的、是騙人的。」

黎曲說完後,大殿忽然一片寂靜,靜得連不知何時飛進殿內、停棲在鄭成功大雕像上的一隻蝴蝶展翅飛起的聲音都彷彿清晰可聞。但是李奇太專心在消化他所聽到的這一切,乃致於對殿內這奇特的靜默完全沒有感覺。好半晌後,李奇才回過神,猶疑地問道:「是不是說『真相』是很個人化的,因人而異,甚至是因時間而異……?」

黎曲笑笑地看著李奇,回答道:「不只是如此,而且還依環境、依心情、依感覺而異。」

「好吧,那這跟富裕有什麼關係呢?」李奇想儘快瞭解講了這麼多『真相』、『資訊』的分野,到底它們跟富裕宮殿還有富裕之鑰有什麼關係。

 

情感(愛與恐懼)的力量遠遠超過理性的力量

「真實不變的是客觀的『資訊』;會經常改變的是你主觀認為的『真相』,也就是資訊對你的意義。當你將愛或恐懼這兩種不同的『情感灰泥』調混到資訊裡面,你就製造出各種不同質地的真相磚塊。你調入資訊中的情緒如果是喜悅、分享、快樂這些屬於愛的情感,你鑄造出來的真相磚塊就是愛心磚塊,可以建造燦爛輝煌的富裕宮殿。但是,如果你用擔心、害怕、嫉妒、憤恨這些屬於恐懼的情感來混摻入資訊中,你鑄出的真相磚塊就會是恐懼磚塊,它們會堆砌成阻擋你進入富裕宮殿的危牆高門。」

李奇猛然悸動了一下,雖然黎曲先前已詳細解釋過這些觀念,但這個簡潔的結論仍是讓他震驚。

「所以說,情緒、還有情感,決定我們建造的是富裕宮殿、還是宮殿外的圍牆,」李奇語氣藏不住興奮地說道。

「嗯,非常好,看來你都聽懂了,」黎曲高興地稱讚了一下,然後又說:「宇宙非常、非常地豐富,你想要什麼就能有什麼,但是你須要知道如何去要、如何去打造你的富裕宮殿、而不是渾渾噩噩地任由阻擋你走入富裕宮殿的門牆無限制地堆高。」

黎曲邊說著,邊斜著頭,順著那隻飛舞的蝴蝶的方向,瞅了左上方神龕中的鄭成功雕像一眼。忽然間,一絲說不出到底是什麼的感覺悄悄浮起。不過,那情緒轉瞬即逝,於是他只好心有懸念地看回李奇,並接著說道:「在鑄造資訊之磚的過程中,感性遠遠比理性還重要千百倍。理性思考或許在一開始能幫你分析及瞭解你所經歷的事情和你所接觸的資訊,但要讓這些資訊對你產生意義靠的是感性。事實上,就算完全沒有理性的介入,單憑感性就能決定你製造出來的是愛心磚塊還是恐懼磚塊。」

 

愛與慈悲建造富裕宮殿

黎曲稍微停頓了一會,試圖捕捉剛剛浮起的那個若有所失的感覺,但那感覺早已縹緲無蹤……

沒奈何,黎曲只好將心情拉回,繼續說道:「為了要鑄造出愛的磚塊,你必須養成心中有愛的習慣,不斷用愛、用慈悲來調和你每天接觸到的資訊 也就是你每天所見、所遇、所想的事情。但是,如果不幸地,在接收資訊、解讀資訊的過程中,你受到了恐懼情緒的影響,你就會塑造出恐懼磚塊,疊成圍牆,把你擋在富裕宮殿外面。」

「你的愛愈多、你的慈悲愈多,你鑄出來的愛心磚塊就愈多,你建造富裕宮殿的速度也就愈快、愈大。相反地,你的恐懼愈深、你的擔憂愈多,你塑造出來的恐懼磚塊就愈多,你堆砌的危牆高門也就愈高愈厚,」黎曲嘴巴上說著,但心裡頭卻仍惦念著那個模模糊糊的感覺。

李奇有些疑惑地看著黎曲,感覺他似乎有些心神不寧。就在這時,那隻蝴蝶飛到黎曲面前一尺左右距離……

石墻蝶!有著漂亮地圖花紋的謎一般的石墻蝶!

未命名2  
(感謝  Judy 小朋友幫忙繪圖)

 

黎曲全身劇烈地震了一下。一霎間,一個星點般的美麗火花點燃黎曲的內在天空,照亮了他的思路。黎曲睜大眼眸,匆匆看了那翩然飛舞的蛺蝶一眼,然後急急轉首看向神龕內的大雕像,只才一瞬,他立刻從盤坐的地面上半跳著站了起來,朝著雕像不住地打量。

「這裡……,你是……,我……,」黎曲激動得語無倫次。

李奇感覺那隻石墻蝶、還有鄭成功大雕像必是勾起了黎曲的某些回憶,但是他還是被黎曲的失態嚇了一跳。不過,李奇壓下心中驚異,依舊靜靜盤坐著,等待著黎曲恢復。

頗半晌後,黎曲半驚半喜的臉色淡靜了下來。又頗半晌後,黎曲蹲下身,在李奇對面坐了下來。

「這裡是延平郡王祠?!」

李奇點點頭,但對黎曲狀似疑問、卻又肯定的問句感到疑惑,難道他不知道他在那裡嗎?

「『金門』的延平郡王祠?」黎曲刻意強調「金門」這個地名。

「你是金門高中的學生?!」

李奇還是點點頭,但心中迷惑更深,他不明白黎曲既然被指派來擔任金門高中的代理校長,為什麼還會問這個問題?

黎曲喉頭略嚥了嚥,然後悠悠地說道:「我不知道我回到金門了……

李奇兩眉雙眼都糾了起來,他有些耽心黎曲是不是錯亂了。

「幾十年前,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在一個空盪的大殿裡,我看到一隻我從來都沒見過的蝴蝶,翅膀上的花紋既像是雪白大理石上的美麗紋理、又像是玄謎的藏寶地圖。我從沒見過那麼漂亮的蝴蝶……,」黎曲喃喃說著,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

李奇不想催促他,好一會後,黎曲才又說道:「我一直以為我真的看到了那隻蝴蝶,那個感覺是那麼地鮮明,就算到了現在,我都還清楚記得那隻蝴蝶的樣子。不過,一直等到一個禮拜過後,老師帶我們班上同學一起騎車到這裡來,在這個我頭一次來的大殿裡,我看到一隻一模一樣的蝴蝶,我才知道,原來一個禮拜前我是在夢中見到它。在夢中……我去到一個從沒去過的地方,看到一隻從來都沒見過的蝴蝶。」

李奇身上起了些雞皮疙瘩,他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在這個大殿?」李奇靜默了片刻後,身上的疙瘩漸漸退去,見黎曲仍然沉思不語,便試著打破寂靜。

「嗯。我已經幾十年沒回金門了,」黎曲留意到李奇臉上出現不解的神情,便解釋道:「我也是金門人,金門高中畢業後就到台灣念大學,幾十年沒回來了。」

李奇原本就對黎曲很有好感,現在知道他是金門鄉親,不覺間又增添了許多親切。但是,李奇還是對黎曲的許多事很迷疑不解,他不知道該如何來解釋那麼多不合邏輯的事情。除非……除非這是一場夢,就像黎曲在夢中與石墻蝶相遇一般,是一場真實得不能再真實的夢。不過,或許這不只是一場夢,而是一場夢中夢,甚至是不知多少層次的夢中夢。

「我剛走進……,」黎曲猛然頓了一下,然後立刻改口「我剛『出現』在這大殿的時候,還不知道這是那裡,只知道有鄭成功神像,因此猜想可能是台灣的某座延平郡王祠。但是當我看到那隻石墻蝶的時候,幼年時的記憶都回來了。這時,我才知道我是在金門,我也才認出這是我小時候常來的地方。」

李奇忽然間頭頂發麻,他滿腦子疑雲,無法理解黎曲說的「出現在這大殿」是什麼意思。難道就像他所經歷的一樣?上第一堂課時,他明明是在家中庭院,但不知為何,竟莫名其妙地「出現」在那個奇怪的廳堂裡?而更令李奇不解的是為什麼黎曲連他自己在那裡都不知道?

「您不是……被分派來擔任金門高中的代理校長嗎?」

黎曲一聽到李奇這麼問,頗有愧色地說道:「我知道這很不合常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事實上,我現在也真的沒有辦法跟你說清楚,因為我自己也還不是十分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我答應你,再一陣子,我應該會想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那時候我就會讓你知道。」

李奇點點頭,有些心安,但仔細一想,實在不知道心安些什麼,因為還是一團迷霧,不僅沒有答案,反倒還更多疑問。只是,有趣的是,李奇的心安完全跟理性邏輯無關,而是跟感性的信任有關 沒有來由地,他就是信任這個才見兩次面的白髮老校長。

 

資訊只有一個  真相有千千萬萬種

「在下課之前,是不是我們先總結一下?」黎曲想趕快把這樁讓他迷惑的事情帶過,等下了課之後再自己一個人靜心思量。

「我想,就用鄭成功當例子來做個結語吧,」黎曲說完後,抹掉額頭微微冒出的汗珠,然後繼續說道:「鄭成功擊退荷蘭人,收復台灣,在華人世界裡他是一位民族英雄。尤其是在台灣,許多地方都有奉祀鄭成功的廟宇,全都香火鼎盛。但是在金門,在這個鄭成功做為反清復明根據地、光復台灣橋頭堡的小小海島上,雖然有一座幅員這麼廣大的延平郡王祠,可是卻乏人祭拜。你知道原因嗎?」

李奇臉上露出為鄭成功抱屈的神情說道:「我知道,從小就聽長輩說過。老一輩的金門人都說鄭成功砍光了島上的樹,因此每到冬天,少了林木阻擋,北風就肆無忌憚,捲起漫天沙塵,狂飆直下,讓居民苦不堪言。」

「你的感覺呢?」

「部分同意,部分不同意,」李奇毫不猶豫地回答。

「為什麼?」

「為了北伐中原、反清復明,也為了擊退荷蘭人、光復台灣,他需要許多木頭來造船,因此伐木是必須的,這是為了更大的大我,是為了整個民族的前途。但從金門人小我的觀點來看,伐光島上樹木就是不好,就是會帶來狂風沙,」李奇一直很崇拜鄭成功,因此邊說著,心裡頭就邊想像著鄭成功威風凜凜地站在用金門的大樹建造的戰船船首處指揮若定的模樣。

黎曲笑笑地點頭,然後說道:「資訊只有一個鄭成功以金門、廈門為根據地,試圖擊敗滿清,恢復大明,但因島小兵眾,糧食與資源不足,因此轉而攻取荷蘭人占領的台灣來做為更大的後援基地。」

黎曲見李奇靜靜聽著,沒有要發話,便話鋒一轉,說道:「假設你是一個來自遙遠星球的外星人,這件事對你就只是歷史上的一個中性事件而已,你不會有任何的感覺,也不會感受到任何的意義。假設你是一個……

黎曲不厭其煩地解釋著不同立場的人面對同一筆資訊時,因為角度不同,看到的真相也大不相同。李奇早就瞭解這些分野,因此在黎曲嘮嘮叨叨地講述時,心思早已飛到了黑風黑雨的黑海上,看到鄭成功的艦隊不懼暴雨狂風,頂著浪濤前進,正要迎擊滿清水軍。

……,」黎曲用沉緩的語調繼續整理著這堂課的內容,但那聲音傳入耳畔卻好似催眠曲一般,李奇已昏昏欲睡了。

李奇奮力對抗著漸漸闔上的眼瞼,但在昏黑的眼前,鄭成功的船艦已愈來愈逼近清軍了,於是他只好專心在戰場上,不再睬理自己的眼皮了。就在這時,在遙遠的岸邊處,一道火光亮起。緊接著,更多的火光此起彼落地閃耀著。然後,整個西南天空一片火海,一片紅通通的火海。

李奇心情緊緊地懸著,他愛莫能助,只能獃獃看著無情的炮彈落在暴雨的海上與碎裂的船艇上,並任由反清義軍倒在燃燒的甲板上哀嚎著。

就在戰況危急之時,忽然一陣嗚嗚長鳴響起。

是海螺聲!是振奮人心的海螺聲!

鄭軍船艦還擊了!

只見鄭成功義憤填膺地站在船首,揚起長劍,一聲令下,頃刻間,在黑雨中飄搖晃蕩的數十艄戰船閃起怒紅的火光,炮聲隆隆地激憤回擊。

李奇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高興地看著鄭家軍迅速進逼清軍。這時,一發如流星般的炮彈凌空飆來,還未及眨眼,旗艦已爆裂出一個大洞,甲板上一片大火。李奇揪著心,看著船上兵士急急奔跑,趕來救火及搬運傷患。匆忙間,就在火光炯炯之處,李奇不期然地瞥見了一張不尋常的臉,一張西洋人的臉孔,有著紅棕色的頭髮。李奇以為是自己眼花了,忙再定睛細看。

沒錯,是張西方的面容,看起來是位醫官,正忙著照護傷者。李奇心中訝異,不知鄭成功軍中怎會有洋人?但更讓他驚訝的是,一隻貓咪,一隻在暗夜火光中分不清是黑是棕的貓咪,就在那洋人的身邊,在那戰火漫天的破碎甲板上。

「嗚……,」海螺聲再度響起,鄭家軍第二波炮擊開始了。沉沉墜入夢中的李奇被炮火聲驚醒,於是睡眼惺忪地睜開眼眸,卻見眼前是個空空盪盪的大殿,殿裡頭沒有香火、沒有人影、沒有貓跡、也沒有激烈的海戰,就只有偌大的鄭成功大神像,還有斜斜射進殿內的瑰紅夕照。

「李奇,你在那裡?要走囉!」李奇聽到同學在呼喚他。

李奇連忙由地板上躍起,走出大殿,卻剛巧撞見幾位同學正要進殿裡來尋他。李奇心神還兀自恍惚著,因此並沒有熱烈地跟同學打招呼,反倒是略顯拘謹地靦腆微笑。不過,當他瞇起雙眼,舉起右手遮住斜陽時,背光的大草皮處,朱莉也恰好轉過身,朝他這邊望來。只此瞬間,李奇燦爛地笑開了。

  

李奇躺在床上,想著白天的經歷,有些驚,也有些喜。不過,在臨睡前,他不想再分神去想那些事了,他只想要想朱莉一個人,那個有著棕色眼珠的可愛女生。

李奇眼皮漸漸地沉重,神智漸漸地昏迷,耳畔馬克.威爾斯(Mark Wills)鄉村曲風的「傑各的天梯(Jacob’s Ladder)」正輕快浪漫地迴繞著。李奇感覺他正扶著粗糙的木架,踩著微微搖晃的木桄,攀爬著充滿希望的天梯……。他謹慎小心地避開朱莉家人的注意,他滿心緊張又滿心歡喜,他一步步往朱莉攀滿長春藤的窗戶爬了上去……

 

Step by step up to her world                                                  (朝著她的園地一步一步往上爬)

Head over heels for a brown-eyed girl                                     (神魂顛倒就只為棕眼的她)

And gettin' caught didn't seem to matter                                (就算被逮住也沒關係)

'Cause heaven was waitin' at the top of Jacob's ladder             (只因天堂就在天梯的上頭)

……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