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平行宇宙的美麗相逢

 

黎曲用力地搖搖頭感覺脖子腦袋都在晃動,這時才放下心,知道不是夢,也才鬆了一口氣,心安地確認了他真的是在這裡

從小學到高中,他不知道來過這裡多少次了,因此儘管已數十年沒來過,單看廳堂裡的擺設與展品,他就已經瞭然他是在莒光樓三樓的展覽廳裡。

沒半瞬之前華燈初上的時候,他正在台北山郊別墅的書房裡,拿著一杯寶石紅色澤的雪莉酒,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山底下的點點燈火,想著過去兩次神祕的際遇,思量著他是如何莫名地「出現」在與台北相隔著台灣海峽、遠在330公里外的金門島。但是就在想得專心的時候,落地窗裡竟鏡映出一隻貓咪,把他嚇了一大跳。而當他急急轉身要看清楚是否真的有一隻那麼奇怪毛色的貓咪盤臥在他的書桌上時,他就「出現」在這裡了。是的,就是這樣,完全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時間流逝,完全沒有經歷到任何的空間移轉,就只是電光石火的一霎間,他就「出現」在這裡了。

由於已經有了前兩次的經驗,因此這一回他立刻就知道他又再一次瞬間地」穿越了時空來到金門,而這讓他激動不已眼角甚至泛出了淚光。沒片刻光景,那薄薄淚光已凝成了淚珠,滾滾欲滴。他趕忙拿出手絹,輕拭眼角,然後走出廳堂隱入廳外門廊的漆黑夜色之中因為他不想被冒失上樓的遊客看到他落淚的模樣。

黎曲憑靠著門廊外側的圍欄,默默望著遠處的闌珊燈火。這次又神祕離奇地來到金門證實了他這幾天來所猜想的…… 

幾個月前一個非常寧靜的晚上,當他佇立在山居別墅的落地窗前時,忽然一個念頭浮起 ― 他想對高中生開課,講述擁有富裕力的方法。他任由這個念頭在腦子裡盤旋靈轉,任憑自己進入冥想的狀態。他不知道他在這個亦昏亦昧的時光中飄浮了多久,他只知道曾經有那麼一個瞬間,他在腦子裡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站在講台上講課。而這一天之後,他對高中生講授富裕力課程的想法就更經常湧現,心中看到他在課堂上與高中生互動的場景也愈來愈真實。

然後,就在兩個禮拜前,那個大雷雨的夜晚,他習慣地端了杯餐後的雪莉酒站在落地窗前看山下燈火。忽然,一道非常耀眼的白色閃電照亮了半邊天空;緊接著,一個大霹靂轟隆響起,把他嚇了一跳,害得他手中的雪莉酒溢灑了出來,濺落在霞紅花崗石地板上。而當他彎腰想擦拭地上的酒汁時,又是一道亮光揚起。就在那時,一個黑色的身影窗外閃過,似乎是一隻貓咪,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柴郡貓,悠哉地盤臥在樹枝上。他直覺地以為看錯了,因為窗外正落著傾盆大雨,樹上怎可能有隻貓咪那麼悠哉地臥躺著。但是當他全神貫注想在昏黑夜色中看個仔細時,他就置身在第一次與李奇相遇的那個廳室裡了。

他依稀記得當現身在那個不知名的客廳時他完全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不僅沒有覺察到莫名地出現在另一個地方,甚至還理所當然地以為本來就該在那裡、正準備要對一群高中生講授期盼良久的富裕課。也就是說,在那個時候,他根本就沒知覺到一秒鐘不到之前他是在台北的家中,不但被雷電驚嚇到了,而且在恍惚間還看到了一隻悠閒得詭異的黑貓。雖然事後來看,這些事情很不可思議;但在那當時,一切卻是那麼地稀鬆平常,沒有任何事情突兀,沒有任何情境異樣,唯一感受到的就只是他在那個廳室裡等待一群要來上課的高中生已好一陣子了。

他一直都沒覺曉這段經歷有什麼不合常理之處,就連第二次瞬間地現身在金門也沒讓他覺察到一絲一毫的違常。事實上,如果不是那隻石墻蝶、如果不是那座鄭成功大雕像,或許一直到現在,他都還不會知覺曾經穿梭到另一個時空去了。

他清楚地記得這些怪事發生之前,他非常渴望跟高中生講課,渴望到經常會夢到跟高中生美好互動的情景。而奇異的事竟真的發生了,他在教育界的朋友不知為何,居然無原無由地主動幫他安排了一個代理校長的職位,而這項適時出現的人事安排讓他有了權限能夠安插一門不在正式課表上的課程。

他就是利用擔任代理校長的職權增開了富裕力這門課。不過,當要回想是被指派擔任那所高中的代理校長時,卻是怎麼樣都想不起來。事實上,他覺得他應該從未被告知是那一所高中。甚至,更確切地說,如果不是在延平郡王祠裡跟李奇的對談,或許到現在他還不知道他是金門高中的代理校長呢…… 

黎曲弓著身、憑靠著圍欄,專心整理著這段日子以來在腦子裡翻來覆去的許多種推理。雖然其中矛盾、不符科學的地方很多,但是一回想起在他中年時候曾經經歷過的兩件詭譎離奇的事,他就再也沒有疑慮,堅定地相信他的猜想是對的 ― 他穿越了時空,進入了平行宇宙。

黎曲瞅著山丘下如星點般的寧謐燈火,又出神想了一會,忽然間,左後腦袋隱隱發脹,感覺似乎左斜後方有人。黎曲直覺那應是李奇,於是直起身來,回頭看向後方。果然,李奇正露個淺淺的笑容,禮貌地對他頷首致意。

「孩子,你來了,」黎曲邊說邊轉身。

「校長好,」李奇微笑著輕聲問好,但眉宇間似乎帶著猶疑的神色。

黎曲心中微奇,不知李奇為何看似心神不寧的模樣,正想開口相問,但才張開口,恰巧與李奇四目相望,頃刻間,一個奇怪的感覺匆匆浮起 – 是不是李奇也發覺了?是不是李奇已經知道他像科幻小說裡的時空旅人般穿越了時空?

黎曲一時無語,擔心這件事會嚇到李奇,因為他知道就算李奇可能對他的出現已有了這樣的懷疑,也還是會被驚嚇到 ― 畢竟穿越時空這種事從來都沒有人當真過,也從來都沒有人自稱經歷過而沒被當成精神錯亂。

不過,正當黎曲還默立當場兀自思量時,李奇已緩緩走到他的左側,靠著圍欄,若有所思地看著暗夜裡的美麗光點。黎曲見狀,也就跟著再將身體轉回去,與李奇並立著一起面向黑夜。

好半晌後,李奇率先打破寂靜,小心謹慎地說:「校長,我是不是可以先跟您講一個小故事?」

黎曲有些意外,不知李奇想跟他分享什麼樣的故事,但從他略顯拘謹的說話模樣來看,黎曲不禁神經尖豎了起來。

「還沒上您的課之前,大約一個多月前、中秋節那天的晚上,我們班上七、八位經常在一起的同學相約到這莒光樓來,」李奇起了這個頭後,黎曲尖豎的神經頓時平軟了下去 ― 看來李奇想說的只是一個跟同學有關的生活小故事,而不是隱喻或是揭露他是時空旅人的話題。

「從前在金門時,每到中秋節,我們也都會和同學一起來莒光樓賞夜景,」黎曲回味地說著。

李奇微微笑了一下,仍然瞅著前方暗夜,並繼續說道:「我們玩得很開心,大家都在興頭上,忽然有人提議來玩歷史老師講的遊戲。」

黎曲有些好奇。年輕時,他的歷史老師也曾教過他們一個遊戲,說是只有在中秋節晚上玩,才能玩得成。

「這遊戲須要五個人。一個人站在中央,另外四個人分別站在中央這個人的前後左右。週圍的這四個人都伸出左手,攤平手掌,掌心向下,交疊地放在中央這人的頭頂上。然後,大家都要放輕鬆,愈輕鬆愈好。接著,外圍四人的其中一人舉起右手,握拳,朝交疊在中央那人頭頂上的四隻手掌半用力地敲下去……

黎曲聽到這裡,忍不住接過來說道:「敲打過中央那人的頭頂後,這四人就得趕快收回左手,將左右兩手的掌心相向,虎口張開,然後兩掌相貼,讓兩隻手的兩個大姆指與兩個食指分別貼合,其餘的三指則兩兩交疊互握著,就像是比劃成手槍的樣子。之後,這四人就用這個雙手構成的手槍型虎口分別擱置在中央這人的兩個腋窩與兩個膝彎……

李奇驚訝地轉頭看著黎曲,眼裡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黎曲對他回以一個笑容,然後又說道:「這時候,這四人聽從其中一人的眼神示意,共同施力將中央這人抬起。」

「校長,您也玩過?」

「嗯,也是在我高中的時候。應該是高一那年的中秋夜,就在莒光樓底下的草皮那裡,」黎曲邊說著,邊指著樓下黝暗的大草坪。

「我是站在中央的那一個,當我的頭頂被敲打後,我感覺身體變輕了,而抬我的那四位同學不須真正用力,他們只是輕輕地往上舉就將我抬起來了,」李奇語調藏不住驚奇地說著。

「我也是中央的那一個,我的感覺跟你一模一樣。這真的很神奇,換作平時,外圍的那四個人用那種手勢是不可能抬得動我的,」黎曲附和地說。

「我親身經歷過這個『失重』的狀態,不是只有抬起我的那四個同學抬我抬得輕鬆、感受到我的重量變輕了;事實上,我自己也很明顯地感受到我變輕了。這件事發生到現在,只有一個多月,但是前天我跟那幾位同學談起時,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都說不記得有這件事,」李奇困惑地說著。

黎曲心頭微微一震,很驚訝李奇竟然跟他有相同的經歷。高一時,聽了歷史老師所言,在中秋夜跟同學玩了這個小遊戲。之後,黎曲就不曾再跟同學們談過這件事。他一直都以為這個事件是真真實實發生的,因為在遊戲過程中感受到的那種『失重』的感覺就算到了現在也都還是歷歷鮮明。但是,在他過了中年、回金門尋訪故人舊友時,所有他拜訪過的同學都說不記得曾玩過那個遊戲。

「校長,有沒有可能……,」李奇遲疑了起來

「前一堂課,您說『真相』是投入情緒後,對中性的資訊所產生的解讀。有沒有可能歷史老師說了那個遊戲的玩法後,我就深信不疑,並且是打從心底就相信它,於是我的情緒……我這種全心全意投入、毫不懷疑的情緒……帶動了某些我不知道的東西或是能量』,讓我看到、經歷了這件事情?」

黎曲聽到李奇這麼說,登時情緒激昂了起來,他完全沒想到只不過才上了兩堂課,李奇就已經抓到了精髓,知道情緒的力量。

黎曲正要開口稱讚,李奇卻已接著說道:「我知道我經歷的這件事並不是夢,因為它是那麼地真實,我全身的感觀都深深切切地知道它是真實發生的事。但是,我那些『同學』……

李奇忽然停頓不語,黎曲心情立刻緊張了起來,因為他發覺李奇用一種疑慮而神祕的語調、刻意地強調了「同學」這個字詞。

「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跟我一起經歷這件事的那些『同學』可能並不是我所熟悉的那群『同學』,雖然他們外觀及個性上都看不出有什麼不同,」李奇舔了舔嘴唇,並抿了抿嘴,有些尷尬,他猜想黎曲一定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

黎曲嚇了一跳,暗忖「看來他應是進入了平行宇宙,但是,難不成他已經發覺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我倒是可以放輕鬆了,不用太擔心讓他知道我瞬間穿越時空來跟他相遇的事。」

「校長,我猜想我是……,」李奇還猶豫著是否要將他的疑猜說出來,但黎曲已接過去說道:「穿越時空,進到了另一個宇宙,遇到你同班同學在另一個宇宙中的分身。對不對?你是不是這樣子想?」

李奇吃了一驚,沒預期到黎曲已猜想到他想講的,於是略顯緊張地說道:「是的,我是這麼想的。或許『穿越時空』聽起來像是精神錯亂、胡言亂語,但是似乎這是我最近一連串發生的『幾件怪事』唯一可能的解釋。」

我想我應該是如您所說的在另一個平行宇宙跟我的同學一起玩那個中秋夜的遊戲但是,我覺得我跟您的相遇……我想……我可能也是個不速之客我感覺……我可能是在一種我不知道是什麼的情況下莫名地穿越了時空,進到……進到您所在的這個宇宙裡來,」李奇吞吞吐吐地將話說完。

黎曲嚇了一跳,一種怪異的感覺如冬霧般陰陰冷冷地瀰漫上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誰穿越了時空?原本我還很篤定地認為是我穿梭到李奇的宇宙裡來,但似乎李奇講的也有道理,或許是他進入了我的宇宙?

黎曲試著儘快釐清事情的始末,但卻毫無頭緒,有太多可能性了。有可能是李奇進入了他的平行宇宙。但是,時間呢?李奇是早他一百年?晚他一百年?還是跟他同一年代的人?相反地,也有可能是他成了時空旅人 ― 就如他所揣想的一樣 ― 是他量子跳躍入李奇的世界。不過,也同樣是有時間的困惑,到底這是那個年代?而李奇是他的先輩?是他的同輩?還是晚輩?甚至,還有一種更複雜的可能性,他們兩人都是時空旅者,各自躍離了自己本來的世界,在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小島美麗地相逢。

黎曲腦子發麻,不想再想了,今晚還有更重要的事呢 ― 他要教導李奇第三堂富裕課。而且,在這個不知是那個年代、也不知是那個宇宙的地方,「時間」根本無法掌控,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李奇會突然消失掉,他也不知道他自己什麼時候會突然變不見。因此,每一分一秒都很寶貴,他必須趕緊抓住「時間」教會李奇富裕力這門功夫,因為這才是他這趟「旅行」最根本的目的。

「孩子,這個宇宙太玄妙了,平行宇宙的事我們留待以後再說吧,」黎曲慈祥地看著李奇、眼神滿是關愛地說著。李奇被黎曲溫暖和藹的眼神感染,心情不覺間也輕鬆了。

「我們先簡單複習一下,然後接著講第三堂課的內容?」黎曲半徴詢地說著。

李奇點點頭。黎曲於是接著說道:「宇宙擁有無窮無盡的資源,卡西米爾效應證明了真空中蘊藏著無窮無盡的零度能,所以宇宙跟絕大部分人所想的都不一樣,不僅不匱乏,而且是非常地豐富,我們想要多少就能擁有多少。也就是說,我們永遠都不必耽心短少,永遠都不必跟別人爭得你死我活,我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讓自己擁有創造富裕的能力 ― 富裕力(Affluentability)。然後,拿著富裕力這把鑰匙,我們就可以打開富裕宮殿的大門,迎接各式各樣的財富與幸福。」

黎曲原本打算繼續往下說,卻注意到李奇似乎有些心煩,好像聽得很勉強,似乎是基於禮貌才繼續聽著的樣子。黎曲笑了一笑,安慰地問道:「知道為什麼同樣的內容我不斷地重復?」

李奇愣了一愣,有些不解,也有些愧赧。

黎曲看了李奇一下,然後探手左胸口袋,想拿粉筆出來。不過,手才觸到左胸口,便立刻止住,因為眼前的景色似乎更好運用。

黎曲將右手抽離胸口,並往莒光樓底下的黯淡夜色伸去,只見他隨意比劃了一會,遠處的闌珊燈火剎那間變幻出一段字句來……

 

潛意識是習慣的溫床  改變習慣必須先改變潛意識

「我們都有慣性,習慣把舊思維、舊觀念緊抓著不放。要建立新觀念、新思維,往往須要很大的努力及漫長的時間。我刻意用不同的字句、不同的說法來不斷講述相同的這些觀念,目的就是要用催眠的方式,不斷地催眠你的潛意識,讓這些富裕力的方法深植入你的潛意識,成為你的新慣性,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

李奇眉頭舒展開來了,原來是他誤會了,黎曲並不是本性嘮叨,而是另有深刻的用意。

 

『第三課  想像力帶你飛翔遨遊  情緒讓想像力長出翅膀』

黎曲又往黑夜擺弄了幾下,將山下燈火排列成新的字句,然後問道:「你覺得生物是什麼?譬如一隻可愛的小貓?或者,譬如一個人,一個像我們這樣的人?」

李奇靜靜地,不知如何回答。

你又覺得無生物是什麼譬如一塊石頭或是一滴水珠?」

李奇仍是靜靜無語

生物是由什麼組成的?」

李奇想了一下,不是很有把握地回答:「各種組織及器官?」

黎曲笑著搖搖頭。

「細胞?」

黎曲仍是笑著搖頭。

「各種不同的分子?譬如水分子、胺基酸分子、DNA子等。」

「有些接近了,」黎曲點頭說道。

「各種不同的原子,譬如氧原子、氫原子、碳原子?」

更接近了,」黎曲又點了點頭。

「電子、質子、中子?」

黎曲滿意地露齒而笑,眼角魚尾紋都擠了出來。

「是的。所有的生物歸根究柢,都是由電子、質子、及中子這些基礎的小積木組成的。」

李奇有些茫然,雖然是好不容易說對了黎曲心中的答案,但卻不明所以,不知道究竟黎曲想表達些什麼。黎曲看出李奇的疑惑,便進一步分析道:「氧原子裡頭的電子跟碳原子裡頭的電子是一模一樣的,沒有任何不同。水分子裡頭的質子跟DNA子裡頭的質子也是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區別。小貓細胞裡面的每一個中子跟我們人類細胞裡面的每一個中子也是完全相同,沒有任何差異。」

李奇拘謹地點點頭,狐疑著到底黎曲想說些什麼。

「所有的生物都是由電子、質子、跟中子組成,但不同的生物卻形貌與內涵差別非常大,為什麼?」

李奇愣了一下,不明白為什麼。

「構成無生物的也是質子、電子、和中子。但是,無生物與生物卻有著天差地遠的分別,為什麼?」

李奇喉頭隱隱發脹,不自覺地,吞咽了一下,讓不自在的感覺稍稍消淡。

「意識,」黎曲簡短有力地下了個結論。停頓了幾秒後,才又解釋說道:「意識是區分生物與無生物的根本因素;而運用意識的能力是讓人類與其它生物種類差異開來的最大原因。」

李奇靜靜地點了個頭,他覺得黎曲說得對極了,因此先前那種百思不得其解的不自在感覺都消失了,喉頭也清爽了。

「我們眼睛所見的萬事萬物都是由電子、質子、中子構成。但是,電子、質子、中子都沒有意識,不會思考,那麼,為什麼由這些小粒子組成的東西有的有意識,有的卻沒有意識?」

黎曲一問完,李奇眼睛睜得大大地,滿是期待地等候黎曲的答案。

「我不知道,」黎曲兩手一攤,專斷、篤定地給了這個答案。

剎那間,空氣凝結了,李奇一顆心沉了下去。原本他以為會聽到一些高深的學問,滿足他求知的欲望,卻沒想到黎曲竟然不知道,而且還說得大言不慚。

 

想像與感受是富裕力的核心力量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也不想知道為什麼。知道為什麼只不過是滿足了求知欲,對增進富裕力並沒有任何幫助。或許再幾十年,我們的科學家們會研究出這個問題的解答吧。不過,就算解不出來,也沒有關係……。我想,我們還是將這個問題留給科學家吧。因為,我們最重要的任務不是去推敲生物為什麼有意識;而是去瞭解意識跟富裕力的關聯性、以及意識能幫我們做什麼,然後好好地運用它。」

黎曲略清了清喉嚨,然後又催眠似地重複道:「我不知道為什麼由相同的電子、質子、中子所組成的生物有意識,而無生物卻沒有意識;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人類的意識強於其它生物。但是,我知道的是,由於我們有意識,所以我們有能力觀察、思考、想像、感受、體會我們週遭的一切,甚至去想像、感受、體會我們還沒有經歷的事情。而這種想像與感受的能力就是富裕力最核心的力量。」

李奇開始有些進入狀況了隱隱約約間似乎有些明白黎曲兜了這麼大的一個圈子是想說些什麼了

 

想原地踏步的最好方法就是  緊抓固執  不敢想像 

 「想像一幕這樣的場景。你站在棕灰色的田埂邊,一輪紅日斜斜地掛在遠方黛青色的山嶺上。一片彤雲輕輕飄來,遮住了半邊落日。剎那間,萬道金輝穿過浮雲縫隙,將白茫茫、廣袤無垠的棉花田渲染得紅紅彩彩,像是披上了一層金紅薄霧一般,」黎曲說到這裡,閉上眼,想像著那片棉花田,彷彿聞到了盛夏傍晚微微薰散開來的泥土味。頗半晌後,黎曲睜開眼,問道:「你『看到』了什麼?」

「豐收,」李奇用力吸了口氣,聞嗅著空氣中若有似無的淡淡棉脂味,感受著腦海裡的壯闊情景,體會著農人們汗水中的欣喜。

黎曲待李奇享受了一會恬美的感覺後,看著臉色被想像中的夕陽曬得紅通通的李奇說道:「這是1909年阿拉巴馬州考菲郡(Coffee County)一個叫恩特普萊滋的小鎮(Enterprise, Alabama),鎮上居民不到四千人,幾乎都是以棉花耕種為生。長期以來,這裡的人們都是務農,都是種植棉花,都知道這裡的土地適合棉花生長,也都從棉花豐收中賺得了生活溫飽。」

不過,」黎曲突然話鋒一轉語調嚴肅了起來。「1910小鎮上的農民開始警覺到一些不尋常的氣氛原本淡黃色的花朵在授粉後花瓣會掉落子房會長成灰綠色的棉鈴然後經過約兩到三個月棉鈴內部的纖維會不斷孳生增長並在鈴殼脫水乾燥裂開時吐出雪白漂亮的棉絮。但是,這一年,棉田裡卻有一成左右的棉鈴在剛成型不久就枯死掉。次一年,棉鈴枯死的比例更高。接下來的幾年,棉花產量更是年年遞減。到了1915年,小鎮的棉花產量較1909劇減了六成。」

李奇側過身,看著黎曲,心焦地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這事件發生的頭幾年,鎮上的農人除了心急之外,沒有人有對策,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有的人怪起上天,說是遭了天譴;有的人怨起土壤,說是土質敗壞;有的人則胡亂指責,怒怨來到小鎮的陌生人,說是他們帶來災厄。在那段時間裡,小鎮上看不到歡笑,到處都是憂心忡忡的人們。許多付不起銀行貸款的農人被迫放棄田產及屋舍。於是,有的人終日酗酒,給家庭添加了更多的不幸;有的人承受不了壓力,選擇輕生;而更多的則是離開小鎮,遷往它鄉的農人。不過,終究還是有一小撮人不輕言放棄,努力與噩運戰鬥。這群人不怨天、不尤人,在農業專家的協助下,找到了病因,知道那是一種六公釐大小、叫做棉鈴象鼻蟲(Boll Weevil)的小蟲,由墨西哥跨鄉越鎮一路肆虐北上而釀成巨災。」

李奇聽到這裡鬆了一口氣心中暗道還好找到病因了看來這些棉花田有救了。」

但是,出乎他預料之外地,黎曲掃興地說道:「棉田生病的原因是找到了,但是死守家園努力奮戰的這一小群農人還是束手無策,因為所有的農業專家都不知道該如何對付這種小蟲。」

「難道都沒有辦法嗎?後來呢?」李奇有些失望,催促黎曲趕快往下說。

「儘管棉花仍然不斷枯死,但是這群不向噩運低頭的農人卻依舊辛勤地在棉田裡耕種而且,與早早棄離小鎮、遠赴他鄉卻固執並自我設限的農民不同的是,這群人敞開心胸願意接納各種可能的解決方案。」

黎曲看到李奇微微愣了一下,知道他必是不懂「固執並自我設限」究係何指,不過黎曲並不急於解釋,仍然繼續他尚未說完的段落。

「果然有一天,幸運來敲門了。一個北方來的陌生人來到這個鎮上,帶來了一袋神奇的種子……,」黎曲故意賣了個關子暫且打住不說

李奇等了一會,終於忍耐不住,聽憑直覺地說出了他心中所想的答案:「新品種的棉花種子,能抵抗棉鈴象鼻蟲侵襲的新奇棉籽?」

黎曲又是裝神祕地微微一笑,頗一會後,才語出驚人地說道:「不,不是棉花種子,是……花生。」

李奇大吃一驚,想不透花生跟種植棉花有何干係,也想不透花生跟對抗棉鈴象鼻蟲有什麼關聯。

想像力。這群固守家園的鬥士發揮了他們的想像力。」

李奇聽得滿心驚訝,完全摸不著頭腦。

黎曲知道一直被吊胃口並不好受,因此不再故弄玄虛,娓娓地說道:「那群離開家園的農人心中所想的是棉花,眼中所見的是棉田。棉花枯了,棉田的產量就竭了,因此他們只好離開家園。但是離了故園之後,他們仍是固執地尋找在棉田裡的工作,因為他們害怕不熟悉的領域,害怕脫離舊有的習慣,所以潛意識裡他們自我設限了想像力,不敢去想像不同的情境,不敢去發掘新的機會。很自然地,這些人只好像逃難客,被棉鈴象鼻蟲一路追趕,被他們自己心中的恐懼吞蝕。」

 

放掉固執  勇敢想像  創造無限可能 

 李奇看到山下的燈火又變了,這時黎曲已接著說道:「反觀那少數固守家園的農民,他們想的不只是棉花,看的也不只是棉田。雖然棉花曾帶給他們富足、棉田曾帶給他們繁榮,但是棉田跟棉花都不是主體,真正的主體是他們自己、是他們的家園。他們很清楚這一點,因此他們願意放掉固執,不自我設限。他們讓想像力馳騁,願意嘗試各種能讓他們富足、讓家園豐饒的機會。於是,那位扛著一袋花生種子的陌生人由北方被他們『吸引』來了……。」

 「吸引?」

「嗯,吸引。」

「您是說這些農人四處貼出公告,懸賞能將棉鈴……,懸賞能讓農田再度豐收的解決辦法,而這位陌生人是在這種情況下,被賞金吸引而來?」李奇將說到一半的「將棉鈴象鼻蟲殺死」改口為「讓農田再度豐收」,因為在那剎那間他忽然領會了這兩群農人的差異。這個差異雖然很細微,但影響卻很大。離鄉的農人將棉花視為一切,將棉田當成人生的全部,他們被棉花及棉田束縛住了,不敢去想像,也不敢去作夢。留下來的農民則將家園視為重心,將豐饒當成目標,因此他們不會受制於棉花及棉田,他們敢想像,敢作夢,願意用各種可能的方法來讓農田再度富庶豐收。

黎曲聽出李奇對這個故事的重點已有了不錯的體會,很是高興。不過,他也聽出李奇對「吸引」這個觀念頗為陌生。因此,他靜靜地看了李奇一會,順便思索該如何引導他瞭解「吸引力法則」。

「不是。他們既沒有貼出懸賞告示,也沒有告訴任何人他們想尋找解決方案。它們做的就只是全心全意聚焦在他們想要的事物上–富足的家園、豐饒的生活,」黎曲邊說著,邊留意著李奇的臉上表情,果然就一如他所預期的,他看到李奇滿臉疑惑的神情。

黎曲很想三言兩語就讓李奇明白他想說的是什麼,但他知道不能急,他必須多花些時間將基礎的東西講清楚,否則李奇就只是囫圇吞棗,吞多了反而會被噎著了。

 

「吸引力法則」奠基於人的「波粒雙重性」

 「把意念聚焦在想要的事物上是很有力量的,它能啟動宇宙一系列的能量活動,」黎曲沉穩緩慢地起了個頭,然後繼續說道:「根據量子力學的『波粒雙重性理論(Wave-Particle Duality)任何基本粒子都同時具有波及粒子兩種性質。譬如電子,在我們的觀念裡,它具有質量,應該像是一顆硬硬的粒子才對。但是,有的時候,電子卻完全不像粒子,而是像分散在空間中的一個水波一般,有波長、有頻率、能干涉、能繞射、具有任何一個波所應該要有的所有性質。電子顯微鏡的原理就是利用電子具有波動的這個特性。又譬如光,我們都習以為常,以為光就是波,是沒有質量的。但是,有的時候,光卻表現得像是粒子,有質量、有動量、也有光壓。慧星的尾巴永遠都是背著太陽,就是因為太陽光展現出粒子的性質,在慧星塵粉上施加光壓所造成。而光線會被吸進黑洞裡,也是因為光的粒子特性。由於光的粒子(光子)具有質量,所以在黑洞超強重力的吸引下,光粒子就一個個都被吃進黑洞裡去了。」

李奇雖然聽得有趣,但心裡頭卻仍懸念著那群為豐饒而奮鬥的農人以及那個帶來神祕花生種子的陌生人。黎曲看出李奇有些心不在焉,於是加快速度說道:「波粒雙重性不只是適用於極其微小的基本粒子。近年來,愈來愈多的研究也都在原子、分子等級的粒子上觀測到這種雙重性。事實上,就算是人這麼大的物體,我相信波粒雙重性仍是存在的,因為人就是由具有波粒雙重性的基本粒子所組成。」

「我知道你一定一頭霧水,」黎曲說完波粒雙重性後,先安撫一下李奇的情緒,然後說道:「不過,不要急,重點來了。我相信,而且是打從心底相信 ― 人一定是具有波粒雙重性的。我們既是具有質量的物體,又是具有振盪頻率的波動……

忽然間,一道靈光閃過,李奇興奮地接道:「您意思是說人具有特定的振盪頻率,並且具有所有波動應該具有的特性,譬如能夠與其它的波產生干涉,甚至產生共振!?」

黎曲滿意地看著身邊這個仍然有些稚氣的高中生,非常地欣慰。

「是的,你真的領悟得很快。唯一說錯的是,人不是具有單一、特定的振盪頻率,而是具有各式各樣的頻率,端看我們的心境而定。」

「心境?」

 

「吸引力法則」就是共振法則

 「嗯!我們的心境是什麼,我們就會散發出與那種心境相對應的振盪頻率。不同的心境會有不同的振盪頻率,不同的振盪頻率會與散發相似頻率的東西及人起共振(共鳴)。而共振就是啟動『吸引力法則』的鑰匙,能將與那份心境相同頻率的人及物『吸引』過來,產生共鳴。」

李奇呆愣住了,嘴巴張得大大地。雖然幾秒鐘前他還興高采烈地附和人具有振盪頻率的觀點,但黎曲的推論仍是讓他大吃一驚。而儘管他曾經聽過「吸引力法則」,隱約知道那與心想事成之類的事情有關,但總不太放在心上,因為覺得太玄,覺得那是人生哲學,而不是科學。但是根據黎曲所言,似乎「吸引力法則」並不單純只是哲學概念而已,而是真的有些深奧的物理依據在那裡面。李奇忍不住起了些雞皮疙瘩。

「您是說那群為家園奮戰的農人懂得『吸引力法則』的祕密,他們有意地散發出能讓家園富饒的頻率,於是跟他們頻率相同的那個陌生人跟他們產生共振,被他們吸引過來?」

黎曲知道李奇心中有許多的疑問,但他暫不理會,先自顧地做了個小小的結論:「我們用『正確的方法』將意念聚焦在我們想要的某一件事物上,我們的心境就能讓我們散發出相對應於那個意念的頻率,這個頻率擴散出去後,會在宇宙時空中找到發散出相似頻率的人或物,並產生波幅疊加的共振。這個共振的過程就是『吸引』。」

黎曲繼續說道:「我們發散出來的頻率會略過跟我們不相同頻率的人、事、物;但當遇到相似頻率的人、事、物時,共振就會發生,波幅跟能量就會相疊加。這就像是一種吸引力 ― 兩個頻率相同的人或物相互吸引,能量相互疊加。不過,這種共鳴的產生是我們意識層次所無法知覺的。但是,它就是會發生,因為共振本身就是精確的物理原,不受時空阻隔,只要頻率對,就是會起共振,就是會相互吸引,不管我們有意識到或是沒有意識到。」

黎曲看到李奇輕輕地點頭,便又說道:「知不知道吸引力法則的存在、知不知道我們會散發出振盪頻率、知不知道我們會與相同頻率的人及物產生共振,一點都不重要!」

未命名  

(感謝 Judy 小朋友幫忙繪圖) 

 

愛的頻率會吸引愛的東西  恐懼的頻率會吸引恐懼的事物

 黎曲誇張地加重語氣強調那些事情的不重要,並同時揮手將山下燈火重排列成新的字句,然後說道:「重要的是,你要用『正確的方法』讓吸引力法則發揮作用。」

正當李奇又要點頭稱是時,黎曲卻話鋒一轉地說道:「事實上,吸引力法則一直都存在,並沒有『發揮作用』或『不發揮作用』的問題,它一直都發揮著作用,就像萬有引力定律一樣,永遠都運作著。」

「我們的心境及我們聚焦的事物如果是恐懼及負面的東西,」黎曲左手食指指了指腦袋,然後說:「我們散發出來的就是對應於恐懼及負面情緒的頻率,這種頻率會略過跟它不起共振的那些對應於愛與正面情緒的頻率,並找到(吸引到)散發負面情緒及恐懼頻率的事物。相反地,我們的心境及聚焦的事物如果是愛及正面的東西,我們就會散發出對應於愛及正面情緒的頻率,而這種頻率就會吸引到散發類似頻率的人與物,並完全略過其它不起共振的頻率,所以負面的人、事、物都不會出現在我們的身邊,他們都會自動遠離。」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要讓好的人及物來到我們身邊、讓好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就要讓自己成為好的人,散發出好的頻率,」李奇高興地接道。

「很好,你都懂了。」黎曲讚賞地看著李奇,一小會後,他右手大拇指與食指比了個抓住一枚花生的模樣,並且兩眼泛著光采地問道:「你知道那顆花生種子值多少嗎?」

李奇一聽到這個問題,眼睛立刻亮了起來。自從知道一個北方來的陌生人帶了花生這個「神奇」的種子來到恩特普萊滋之後,李奇心裡頭就一直記掛著,很想趕快知道後續到底怎麼了,現在總算謎團要揭曉了。

 

放下恐懼  相信你所相信的  就算所有的人都說不可能

 「小鎮上的農人並不在意棉花或是花生,他們唯一在意、唯一想要的就是富饒,因此他們願意放下對新事物的恐懼,聽從陌生人的建議,改種花生。那是1915棉鈴象鼻蟲肆虐得最嚴重的時候。原本農人們半信半疑地,但沒想到花生竟然真的不畏棉鈴象鼻蟲,不僅結實累累,而且產出的利潤比棉花還要高。甚至到了1917,在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內,恩特普萊滋所在的考菲郡竟成了全美花生產量最大的一個郡。」

李奇聽得目瞪口呆,但眼角卻泛出了淚光,他衷心地為這群農人感到高興。

「最後,這群農人就如同他們所祈求的一樣,不但還清了銀行貸款,而且還擁有比以前更豐饒的生活。」黎曲說完後,手指著遠方的燈火,語調略顯激昂地說道:「1919,小鎮的居民在鎮中心豎起了一座紀念雕像,用來感念棉鈴象鼻蟲。」

李奇嚇了一跳,他從沒想過會有這麼奇怪的紀念物,不過當他順著黎曲手指的方向看去,遙遠的山丘底下恰有一位白袍女子臉色安祥地捧著一個大圓盤,高高地舉在美麗捲髮的上方,而那盤內竟是一隻烏亮漆黑、巨大得誇張的棉鈴象鼻蟲。

「恩特普萊滋的居民對曾經讓他們陷入貧苦的這隻小蟲不但不記恨,反而充滿感激之情。我想,這座雕像應該是全世界唯一一座紀念農業害蟲的紀念碑吧!鎮民們甚至還在這座雕像底下銘刻了一段很美麗的文字來表達他們的感念呢,」黎曲邊說著,邊指著雕像下方。

 

謹立此碑以對棉鈴象鼻蟲及其肆虐本鎮所引領而來的富足繁榮表達最銘心刻骨的感恩 (In profound appreciation of the Boll Weevil and what it has done as the herald of prosperity this monument was erected by the citizens of Enterprise, Coffee County, Alabama.)                                                      

 

「哇!」李奇心中忍不住讚歎了出來。

接著,李奇問道:「校長,您一直強調要用『正確的方法』,這個『正確的方法』到底是指什麼?」

黎曲燦然微笑,他一直在等李奇問這個問題。

黎曲沒待嘴角的笑意散去,右手便已從容地往暗夜伸去。只見他輕輕一揮,一霎間,遠處的燈火排列出一個緩緩閃爍的英文單字來。

 

Emogination                                                                   

李奇看著那個閃閃發光的單字,眉頭皺了起來,他不知道那個字是什麼。

黎曲當然知道李奇認不得那個怪異的字彙,因此二話不說,立即將右手往那排燈火又伸了過去,然後俐落地將平豎的手掌切落在og這兩個字母的中間。緊接著,他瀟灑地往左右各輕撥了一次。只此瞬間,那燈火輕快地由手掌切落處往兩邊飄移開來,並生出更多的字母。

約莫幾秒鐘光景,那飄移開來的燈火止住不動了。李奇定眼看去,深吸了一口氣,有些感悟,但卻又似懂非懂地。

 

Emotional Imagination

 「濃情想像力(Emogination) Emotional Imagination,」黎曲用感性的聲音將靜靜閃著淡淡藍光的那兩個英文單字念了出來

一會後,黎曲才又沉穩地說道:「頻率沒有好或壞。還記得吧,一切都是中性的。不過,為了容易說明起見,我們就估且把那些對應於正面意念的頻率稱為好的頻率,並把那些由負面意念所散發出來的頻率稱做壞的頻率吧。所謂『正確的方法』就是指能讓我們散發出好的頻率的方法。藉由這個方法,我們發散出去的頻率會在宇宙中找到具有相同頻率的人、事、物,跟他們發生共鳴,產生波幅疊加、能量倍增的效果,幫助我們的願望圓滿實現。」

「這個『正確的方法』就是……,」黎曲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探入西褲口袋,並從中握出一個不知是什麼的小小物件。然後,黎曲將輕握著拳的手伸進黑夜裡,並將五指輕輕放開。剎那間,黎曲掌心裡揚起五彩光芒,將李奇驚了一跳。

李奇凝眸看去,那閃著虹彩的東西像把鑰匙,但再更仔細看時,那模樣卻又像隻迷你貓咪。李奇正感疑惑,黎曲卻冷不防地將手掌往空中彈送了一下。只此乍瞬,那把『鑰匙』竟生出一對翅膀,在沁涼秋夜裡翩翩拍舞著,就像隻美麗的海天使(Sea Angel)一般。李奇驚訝得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李奇一邊收拾著心中的驚異,一邊聚精會神分辨那個飛舞在空中的小東西。

「沒錯,沒有看錯,真的是隻貓咪,是一隻迷你得不能再迷你的長著翅膀的貓咪,」李奇暗忖著,一顆心怦怦亂跳,他從沒見過這麼詭異的東西。「不!說它『詭異』並不公平,事實上,這隻『貓咪』還真可愛呢,」李奇不自覺地搖搖頭,心中另一個聲音抗議著。

 

富裕之鑰藉吸引力法則開啟富裕宮殿

 「知道那是什麼嗎?」

李奇搖搖頭,巴望著黎曲趕快告訴他。

「富裕之鑰!」

「這……這就是富裕之鑰?」李奇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富裕之鑰不是一把靜態、固定不變的鑰匙。它是動態、會經常改變形貌的一把奇蹟之鑰。更精確地說,它有生命,會與它的主人互動,會因受到用心照料而滋長,因疏於理會而消失,甚至會因被餵食了負面的念頭而死亡。」

「可是,它不是長得像一隻小貓嗎?這……這要如何拿來開門?」

黎曲淡淡一笑,語調舒緩地說道:「還記得由愛心磚塊建成的富裕宮殿外面有道由恐懼磚塊構成的高門危牆嗎?富裕之鑰是開啟這道門牆的鑰匙,不過它開門的方法跟一般的鑰匙不同。你不須將它插進鎖孔裡,你也不須轉動它來開鎖。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滋養你的富裕之鑰,讓它充滿與富裕宮殿相同的愛心頻率。這樣一來,它就不會理會散發恐懼頻率的外城牆,只會視若無睹地直接穿過高門上的鎖孔,帶你進入會跟它起共鳴的富裕宮殿裡去。」

李奇聽懂了,高興地說道:「也就是說,富裕之鑰是藉由吸引力法則的共振原理來穿透城門,帶我們進入富裕宮殿。」

黎曲正要稱許,愛貓的李奇卻已轉換話題問道:「為什麼富裕之鑰長得像一隻貓呢?」

 

富裕之鑰由濃情想像力、信念、持續不懈、全面感知相生而成

 「這不是普通的貓,」黎曲作了個神祕表情,然後說:「它是『薛丁格的貓(Schrödinger's cat)』,是量子力學大師薛丁格於1935年在他腦子裡養出來的一隻貓。這隻貓具有所有量子力學的性質,是解放吸引力法則神祕力量的奇蹟之鑰,也是富裕力的精髓所在,我們能夠神奇地相見靠的就是它。」

李奇雖然不是很懂,但黎曲的描述讓他對這隻長相可愛的迷你貓咪更加著迷,因此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想瞭解更多的神情。黎曲瞧了他一眼後,便自問自答地拋出一個問題:「看到那對像蜂鳥一般高速拍舞的金色翅膀嗎?」

「能夠讓我們發散出好的頻率,將好的東西吸引來的『正確的方法』共有四個緊緊相扣、環環相生的要素,那對翅膀是其中的兩個。左邊那隻金澄澄的翅膀是『濃情想像力Emogination』,右邊的則是『信念Faith』……」黎曲說到一半,突然覺得背後似乎有人,因此回頭看進展廳裡。李奇心中一緊,也跟著回轉頭去。只是,廳堂裡寂無人蹤,一如他們來的時候一樣。

「有注意到嗎?」黎曲繼續說道:「這隻貓除了尾巴及觸鬚外,全身上下都是黃澄澄、金亮亮的顏色。它的身軀是『持續不懈Lastingness』,與左右兩隻翅膀同樣都是金黃色。這是有特殊含意的,代表『濃情想像力Emogination』、『信念Faith』、及『持續不懈Lastingness』這三者有相同的屬性,它們都歸屬於內在修煉這個範疇。最後的一個要素叫做『全面感知Six Sensing』……」

「貓咪的鬍鬚,」李奇一聽到「Sensing」這個字眼,忍不住輕聲說道。

「是的,」黎曲臉上抹上了一層笑意,並接著說道:「貓鬚是雪亮、銀白的顏色,它的屬性與前三者有些不同。它既有內在修煉的意涵,又有對外探索的成分。」

「那尾巴呢?代表什麼意思?為什麼顏色變來變去?乍看下,那些色彩就像彩虹一樣;但仔細看後,卻又不同。感覺起來不只七種顏色,似乎十種左右,甚至還更多。而且,那些顏色的變化順序也跟彩虹的序列不同,」李奇疑惑地問道。

黎曲笑一笑,回答道:「這個部分跟聚焦、專注有關。以後再來談。我們先來看Emogination。」

 

Emogination就是投入濃厚的感情去想像  彷彿自己就置身當場

「早先的時候,你是不是去到了一片廣袤無垠的棉花田,站在田埂上,欣賞著美麗的紅霞夕照?」

李奇愣了一愣,感覺黎曲的提問似乎有些語病,因為他並沒有真的「去」那個棉花田,他只不過是在腦子裡「想像」站立在那片棉田裡罷了。

「你是不是看到了一大片怒放的雪白棉花,被殘陽渲染得紅豔豔地像是彤雲一般?你是不是聞到了夏天傍晚微微氤起的泥土味、還有淡淡的棉脂香?」黎曲一連描繪了兩個場景後,又接著彩繪了一幕景象:「你是不是感受到全身被金紅光芒籠罩著,臉上、頸上、胸口、臂上,到處都被映照得紅通通、熱乎乎地?」

李奇跟著黎曲的描述重溫了一遍當時在腦子裡所「見」所「聞」的景色,忽然間,他明白了。原來這就是「濃情想像力」。

「我知道了,Emogination是指在想像的時候投入濃厚的感情,濃得好像自己真的置身當場一樣。」

「是的。運用你的想像力,全心全意投入你的情緒、投入你的感觀。想像你就在那裡,想像你就在你的夢想已經實現時的那個情境裡,並且想像你所想要的目標已經達成時的每一個細微的感覺。盡你所能地想像你看到、聞到、聽到、摸到、感覺到什麼,想像得越仔細、越投入、越好。這種想像的方法跟白日夢是完全不同地。」

黎曲用催眠式的輕柔語調講完「濃情想像力」的要訣後,便接著分析道:「使用你的想像力時,如果你只是在腦子裡天馬行空地胡思亂想,一下子想東,一下子想西,而不是專注地想像一個確切的畫面與目標,那就是白日夢。做白日夢時,你的念頭飄來盪去,你的意念一下子停留在你想要的畫面上,一下子卻又飄到其它的地方去,甚至是飄到與你的目標相違背的事物上。在這種情況下,雖然當你想像富裕的畫面時,你會散發出正面的頻率,但當你的念頭飄離後,那正面的頻率也就不見了。這種一下子有、一下子又沒有的頻率缺乏持續的能量,因此無法與你想要的美好事物起持續長久的共振,當然也就沒有辦法將那些事物吸引到你的生命中。」

 

意識會欺騙你  潛意識卻永遠信實  你得到的永遠是你潛意識真正想要的

「事實上,」黎曲停頓了一會,然後語重心長地說:「白日夢是很危險地。做白日夢時,常常我們自以為腦子裡想的是富裕的畫面,但骨子裡、潛意識裡,我們真正思考著的卻可能是害怕失去、或是害怕得不到這些東西的情境。」

黎曲接著又說:「潛意識的力量遠遠超過意識的力量。我們的意識通常雜念很多、飄忽不定,而且只有在我們清醒的時候有作用。但是我們的潛意識卻很專一,經常是固執在相同的念頭上,並且二十四小時工作著,完全都不休息。因此,我們所吸引到的是專一的潛意識裡所想的,而不是飄忽的意識中所祈求的。不幸的是,正常情況下,我們不太會知道我們的潛意識在想些什麼。於是,往往我們得不到我們意識層面想要的東西;甚至,我們還可能得到完全相反的結局,因為這些不好的結局才是我們潛意識裡真正懷想的。」

「您說對了。以這次的數學考試為例,雖然考前我狀似很有信心,但是實際上我內心是擔憂的,我非常害怕我考不好,因為我的準備還不夠,有些章節我還沒有真正學會。」

「你所恐懼的,臨到你。雖然你運用了你的想像力來想像美好的事情,但是你的潛意識是恐懼及擔憂的。你的潛意識想什麼,你就會散發出那個頻率,吸引到那個東西。」

「那我應該怎麼做才對?」

 

濃情地想像自己彷彿置身當場  你就會真正置身當場

Emoginaton!想像力帶你飛翔遨遊,情緒讓想像力長出翅膀,」黎曲鏗鏘有力地回答道。

「你不必刻意想方設法地去挖掘你的潛意識在想些什麼,這麼做只會讓你更緊張,更恐慌。你只須要積極投入你的情緒,投入你的感觀,想像你得到你所想要的東西時的那個場景;想像你的家人、朋友跟你恭喜的畫面;想像你高興的感覺;想像在那個情境裡,你摸到什麼、你聞到什麼、你聽到什麼、你看到什麼。當你這麼想像的時候,當你能夠這麼想像的時候,你潛意識想的就是愛與喜悅,而不是恐懼與擔憂。這種想像的方法能讓你的意念聚焦在你所祈求的美好事物上,讓你發射出美好的頻率,讓你吸引到你想要的東西。」

黎曲見李奇不住地點頭、臉上神情非常輕鬆、嘴角還帶著淺淺的笑靨,知道李奇對「濃情想像力」的精髓應該已經吸收得差不多了,因此便將主題帶回恩特普萊滋,準備做最後的結尾。

 

你不須要瞭解吸引力法則  你只要濃情地想像  你就會得到

 「小鎮上那群固守家園的農人並不知道『吸引力法則』的原理,也不知道『濃情想像力』是什麼。但是,這些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清清楚楚地知道他們想要富裕,想要美好的家園。他們在最深最深的心底播下富裕豐饒的種子,不斷想像、體會、感受富裕豐饒的場景,讓這些種子得到灌溉、滋養。過程中,雖然他們也會恐懼,甚至,更精確地說,恐懼是不斷襲來,去也去不掉;但是,他們不去理會恐懼,他們一心一意只專注在想要的情境與畫面上。於是,那位陌生人出現了,那些神祕的種子來到了。他們透過想像,將豐饒創造了出來。所以……

 

黎曲突然將話打住,腦後若似有人的那個隱隱感覺又出現了……

黎曲狐疑地轉過身去,頃刻間,臉色連變了數次。李奇見黎曲面上表情在瞬息間由驚訝轉為好奇、然後又轉為欣喜,知道後頭必有奇異的事情發生,因此也就豎起神經,小心謹慎地跟著迴過身,望進展覽廳裡。

李奇原本以為背後可能是那隻黑貓。但是,眼前所見卻讓他不敢置信。沒錯,在展廳正中央的玻璃展示櫃上的確是有一隻貓,但不是黑貓。

李奇趨前兩步,盯著那隻貓,雙瞳雪亮地放得老大。前一回在延平郡王祠看到的棕毛貓固然罕見,卻也不算詭異,但是這回所見肯定是詭異,因為那是一隻豔麗的緋紅貓。看著那隻貓,李奇除了驚駭,還是驚駭。

李奇不知道那隻貓為什麼有那麼奇怪的毛色,他從沒見過全身緋紅的貓咪,也從沒聽過有那一隻貓咪會有這種色澤。雖然那顏色真的很怪異,但那深深的紅卻很漂亮,漂亮得就跟朱莉黑髮中偶會露出的幾縷深紅色髮絲一樣地美、一樣地惹人遐思。

李奇又瞅著那貓咪一會,心中的好奇愈來愈盛,他想踏進廳堂裡仔細看看那緋紅貓。不過,腳步還未跨出,立即警醒應當先跟黎曲告個歉才對,因此轉身回首,卻那道眼前只有一片寂然夜色,黎曲已失去了蹤影,而那隻振翅空中的「薛丁格的貓」也同樣杳然無蹤。

李奇好生失望,但也只好無奈地忍下心中的惆悵,低著頭,轉過身,跨過門檻,走進廳堂裡,然後抬起頭尋找那紅貓,不過卻又吃了一驚,玻璃櫃上頭並沒有貓咪,只有一朵緋紅玫瑰靜靜地輕躺著。

李奇愣了一會,心神稍定後,再仔細看那玫瑰時,那殷紅色竟緊緊勾住了他的眼眸,牽連他的思緒回到傍晚時的玫瑰花圃。那時候,他剛放學,走過紅玫瑰盛開的花圃,被姣美的花姿吸引而佇足下來,不意間卻隱隱約約聽到朱莉的笑聲。然後,隔著參參差差的緋紅玫瑰,在花圃的另一頭,他看到夕陽下朱莉燦爛的紅顏。

李奇看著櫃上的紅玫瑰,想著心上頭的朱莉,耳畔依稀揚起了愛爾蘭悠揚的民謠旋律「緋紅玫瑰(Red Is the Rose)……

 

Red is the Rose by yonder garden grows        (紅豔的是綻放在那花園裡的玫瑰)
And fair is the 
lily of the valley                      (麗雅的是幽谷中的鈴蘭)
Clear is the water that flows from the 
Boyne  (清澈的是博茵河的潺潺流水)
But my love is fairer than any.                (
而我對妳的愛比這些都要真都要美)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