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聲跟上帝吵架的奇女子

 

李奇坐在朱子祠後方小庭院裡的圓形小石桌旁寫功課。雖然還是寒冬,但卻出了個溫溫暖暖的太陽,因此一吃完午飯,李奇就自己一個人帶了課本到這裡來讀書,順便享受和煦的冬陽。

朱子祠座落在金城鎮中心,但離商業區還有段距離,因此平時不太有人來,頗為僻靜。南宋末年的大儒朱熹曾到金門講學,帶動這個小島上一直文風鼎盛。為了感念朱熹的恩澤,清朝初年島上居民們便建了這個祠堂來奉祀他。朱子祠的右廂是圖書館,與李奇畢業的小學相隔鄰。李奇喜歡看課外讀物,所以經常來這裡借書,並帶到小石桌處閱讀。

這一天,李奇先到圖書館借了本他喜歡的梵谷(Vincent van Gogh)畫冊,然後才到石桌邊看書。

李奇全神貫注在他的學校功課上,不知不覺間,太陽已然西傾。然後,又是不知不覺間,一片燦然明黃的日光斜斜地穿過前方祠堂的屋脊,灑了他一身。李奇見這場景,心中一動,連忙挪開教科書,由書包中取出新借的畫冊來翻閱。

李奇將書頁停在「黃昏的播種者(Sower at Sunset)」,聚精會神地看著畫中遠景的金黃麥田及低掛在麥田上的豔黃落日。好半晌後,才滿意地閤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感動地讓豐裕的感覺流經全身。

寧謐地享受了美好的氛圍好一會後,李奇睜開雙眼,不意間,竟瞧到一隻小小的鵝黃色貓咪從麥田裡跳了出來,並一溜煙地從石桌上消失了。李奇嚇了一跳,正要彎腰往桌底下搜尋,卻驚見畫冊上有道陰影,於是趕緊抬頭。果然一如所料,黎曲正微瞇著眼對他微笑。

李奇高興地跟黎曲問好,黎曲卻不回應,只是笑笑地指著畫頁。李奇順著黎曲的指尖看去,原來那片金黃色的麥田上居然有群紫黑色的烏鴉排列出一行字句……

 

『第五課  如你能信  在信之人  凡事都能』

 「有些畫家會把太陽畫成黃色的大斑點,但是另有一些畫家卻能發揮他的藝術天分將大黃斑點變幻為太陽(There are painters who transform the sun to a yellow spot, but there are others who with the help of their art and their intelligence, transform a yellow spot into sun),」黎曲用充滿感性的語調先吟詠了這段話,然後繼續說道:「畢卡索這段話用來讚頌梵谷再貼切不過了。」

李奇腦子裡很快地將黎曲說的話跟那群烏鴉排出來的文字連想了一下,一會後,不是很有把握地問道:「信念(Faith)?我們這堂課要講貓咪的另一隻翅膀?」

「嗯,」黎曲笑了一笑。

「梵谷一生都活在堅定不移的基督教信仰中。原本他是想成為傳教士的,但在比利時南部礦區傳道時,他悲天憫人的性格讓他將身上已很拮据的財物幾乎都捐了出去,弄得自己也如同礦工般蓬頭垢面。這樣的邋遢形像讓教會覺得他不適合傳教,便將他辭退了。但是,梵谷仍然堅定他對上帝的愛及信仰,並將這份愛轉化成美麗動人的圖畫。你現在看的這幅『黃昏的播種者』就是他模仿信仰同樣堅定的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的畫中人物所畫的。你剛才做了個深呼吸,然後閉起眼睛來想像及感受這個畫面,我想你應該體會到播種農夫那種辛勤、虔敬的心情吧?」

「所以信念就是指相信上帝、信仰上帝?」沒有特別宗教信仰的李奇有點不以為然地問。

「不,不是這麼單純,」黎曲笑笑地看了李奇一會,然後舉手往麥田揮了一揮。剎那間,那群紫黑色烏鴉驚飛了起來。不過,很快地,又棲落了下來,並排列出一行新的字句。

 「梵谷播種者」的圖片搜尋結果

信仰讓你有勇氣對抗逆境  信念讓你輕鬆安然地無視逆境

「梵谷對上帝有很堅定的信仰,他的明黃色大太陽就是上帝,燦爛地將愛的光茫灑落在結實累累的麥田上、覓食的鴉鳥上、播種的農人上、還有廣袤千里的大地上。他將他對上帝的愛及信仰融入他的藝術天分中,讓畫布上的豔黃色斑點活出了太陽的生命與熱力。」

  黎曲看到李奇的表情,知道他正在體會梵谷的心境,便暫且停住不語。頗半晌後,才又開口說道:「梵谷所擁有的不只是對上帝的信仰(Belief)。信仰能讓他在饑寒交迫中咬牙苦撐,讓他持續作畫,但卻無法讓他成為一位作品能感動眾人的偉大畫家。事實上,他擁有的是信念(Faith),這是比信仰更深入、更自然、更純粹的一種情感。」

李奇眉頭糾了一下,他不懂這兩者有什麼不同。

「信仰跟信念都是指相信某件事情為真,但是強度不同,本質也不同。通常我們都將這兩個名詞互用,不太去區分它們。但是,在培養富裕力的方法中,這兩者是有很大差別的。」

李奇又糾了一下眉頭。

「當你對某件事物有信仰,通常的情況是你的意識相信它,但是你的潛意識卻不見得相信。譬如,有些人宣稱擁有堅定不移的信仰,或自以為有難以撼搖的信仰,但當遇到逆境時,卻會不由自主地產生懷疑,並須藉由反復不斷地安慰自己來加強自己的信心、消除內心的恐慌、鞏固動搖的信仰。會發生這種情況就是因為他們的信只是表層、意識層次的相信,而底層的潛意識則是沒有盡信、存在著懷疑。所以,他們經不起逆境的考驗,他們須要不斷地看到具體的證據,然後潛意識才能被說服,才願意相信他們的信仰是對的。而只有當他們想要的證據出現了,他們才會有足夠的信心、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逆境、對抗逆境。」

「那信念呢?您意思是說信念比信仰更深入,甚至還能夠直達潛意識?」李奇忍不住問道。

「你說對了!信念是源自潛意識的相信,因此它的強度遠遠勝過根源於意識的信仰。而且,更重要的是,信念是毫不懷疑地相信,就算沒有證據,就算證據剛好相左,仍是毫不懷疑地相信。但是,信仰卻非如此,信仰須要切切實實的證據,就算嘴巴上不承認,但內心底層深處還是須要證據。一旦沒有證據來支持自己的信仰,那個相信就會慢慢崩潰。」

「所以……,」李奇似乎想接過去說話,但才開口卻又止住了,並低下頭看著畫頁中的黃太陽。

黎曲猜到他在想著梵谷,於是說道:「信念是根源於潛意識的相信,因此就像本能一樣,是自然的反應,不會受外界逆境的影響。擁有信念的人不須武裝自己來對抗逆境,他們打從心底相信並且『知道』他們想要的畫面一定會實現,因此順境或逆境對他們都沒有影響,他們就只是輕鬆安然地繼續做能幫他們實現夢想的事,完全無視於眼前的逆境。梵谷就是這樣子,他打從心底就相信他能用圖畫來傳達上帝對世人的愛,所以就算從來都沒有賣出過一幅畫,他也毫不動搖。」

 

我相信  所以我看到

李奇看到麥田上的烏鴉又排出了一段發人深省的新字幕,吟哦了一會後,他高興地說道:「我想我已經懂得信念跟信仰的不同了。信仰須要證據,所以是『我看到,所以我相信』。信念則是純然地相信,不須任何理由與證據,所以是『我相信,所以我看到』。」

「好極了!『我相信,所以我看到』是信念的精髓,是培養富裕力非常、非常、非常有力量的一種方法,」黎曲眼中閃著光芒,一連強調了三次非常。

「信念跟濃情想像力是富裕之鑰的兩隻翅膀,兩者須同時兼具,富裕貓咪才飛得起來,然後才能鑽進富裕宮殿的鎖孔,打開富裕宮殿,釋放出你虔心想要的豐饒。」

聽到黎曲的描述,李奇腦中飛舞著那隻薛丁格的貓,不過忽然一個念頭閃過,於是尖銳地問道:「既然梵谷具有堅定的信念,那他為什麼會窮途潦倒呢?」

「很好,這是個很棒的問題,」黎曲稱許了一下,然後說:「想要的東西可能有千千萬萬種,但富裕從來都不是梵谷『真心』想要的。信念也可能有千千萬萬種,而梵谷的信念裡也從來都沒有一樣是跟富裕有關。」

李奇楞住了,聽不懂黎曲在說些什麼,怎麼會有人不想要富裕呢?不過,雖然不是很理解,他還是注意到黎曲的話中隱含著「想要」跟「信念」是不同的事情。而且,他還特意強調「真心」這個字眼,似乎「想要」還不見得是真心的,甚至可能只是虛晃一招。

「你可能想要這個、或者想要那個。但這些『想要』如果只是停留在意識的層次,並沒有內化到潛意識裡,那麼就只是你嘴巴上說想要而已,並不是你『真心地』想要。」

黎曲邊說著,邊揮手驅趕烏鴉。沒一會,麥田的字句又變了……

 

你必須真心地渴望  「渴望」是太陽光  「真心」是放大鏡  能點燃夢想的火炬

「常常當我們說『想要』什麼東西的時候,我們只是因為遇到某個並不順遂的場景,出於懊悔及補償心態而說想要,那個想要的意念就只是飄浮在腦子裡而已,並沒有進入潛意識中。因此當那個時間點過了,我們就不當一回事了。」

「將想要的東西放進潛意識的方法是……渴望?」李奇看了一下鴉鳥的字幕,怯怯地問。

「說對一半,」黎曲指了指麥田上的句子,朗聲說道:「你必須『真心地』渴望。」

「『渴望』是投入濃厚情緒的願望,『想要』則只是不帶太多情感的願望。投入的情感愈多,力量就愈強。但是,如果你的渴望不夠真心,只是一時的情緒衝動,那麼很快地,你的渴望就會變成『想要』而失去能量。也就是說,你的渴望必須是真心地、打從心底地,就如同旅人缺水時那麼地真心渴望,這樣你的大腦才能得到持續的能量供給來持續地發出相對應於你想要的事物的頻率。」

黎曲說完後,一邊清喉嚨,一邊揮趕烏鴉。李奇趕忙低頭看向麥田字句,頃刻間,腦海中立刻出現一幅藍天白帆的美麗圖畫。

 

真心地渴望是航向金銀島的帆船  不疑的信念是讓白帆鼓滿的和風

「就算你已經將你想要的事物寫入了潛意識,你也已經打從心底真心地渴望這些事物,但是如果你沒有堅定的信念堅定不疑地相信你的渴望必獲實現,你還是得不到。」

黎曲停歇了一會後,接著唸了一段像是口訣的文句:「你必須打從心底真心地渴望富裕。渴望是長著濃情想像與信念翅膀的願望。想像你的渴望滿足了,真實地感受它,你的渴望就必獲得實現。」

李奇點了點頭,但神情間還是有些疑惑。

「你還想著梵谷,對不對?」黎曲看出李奇對梵谷為什麼會窮苦一生還掛懷著。

「梵谷是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他真心地渴望向世人傳遞上帝的愛,而他對這渴望也具有不疑的信念,知道他的畫能將上帝的愛傳達出去,因此他做到了雖然不是在他在世的時候,但他的確是做到了,他的畫感動了後世的千千萬萬人。梵谷放在潛意識中的渴望與信念是對上帝的愛,富裕並不是他關心的事情。事實上,他既沒有過富裕生活的渴望,也沒有過美好生活的信念,因此他的腦波頻率都跟富裕無關,富裕事物所發出來的頻率自然就不會跟他起共鳴,而美好的事物也就不會被吸引進他的生命中。」

「原來是這樣,」李奇嘆了一口氣,很同情梵谷的際遇。

「那有沒有比較振奮人心的例子呢?」

「當然有,我跟你講我學姐的故事,一位大聲跟上帝吵架而創造出豐饒富裕的女企業家。」

 

富裕是一種心態  一種打從心底認定生命本來就是富裕的心態

1960年代初期,台灣剛脫離農業社會,民生還不富裕,南台灣的高雄到處都看得到乞丐。有一天,一位媽媽帶著她五歲的小女兒出門。路過一條大街時,媽媽看到十公尺外有兩名乞丐,便拿了幾枚銅板給女兒,要她送給其中一人。小女生高興地拿著銅板,半跑半跳地朝乞丐而去,但才跑了幾步路,媽媽卻喚她回來。小女孩非常失望,以為媽媽改變了心意。不過,出乎意料之外地,媽媽只是問了她一個問題『妳想送給誰?』」

李奇專心聽著故事,不覺間,透過朱子祠屋脊灑在他身上的金黃光芒已近乎平直地映入他的眼簾。李奇不由得瞇起雙眼,想擋住耀眼的陽光。然後,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那對母女。

「我想給那位年輕的,」小女孩說。

「為什麼?」

「他看起來比較可愛啊。老老的那位看起來好可怕,」女孩天真地回答。

媽媽笑了一笑,略顯嚴肅地說:「妳拿去給那位老的。」

女孩有些不解,媽媽於是解釋說:「老的那位已無法工作了,須要幫助。年輕的那位只要他願意,他可以幫助他自己,他可以去找一份工作。」

媽媽說完後,下巴一揚,指向對角街頭。女孩好奇地回頭看向對街,李奇也順著女孩的視線跟著望過去,原來是碼頭派人到街上招募因應出口激增而急需的搬卸工人。

小女孩雖不知是那個單位在僱工人,但聽那工頭吆喝,也約略知道那裡可以找得到工作,因此回過頭,跟媽媽慧黠一笑,然後開心地跑開了。

女孩跑到年老乞丐面前,禮貌地將銅板交到他手上,然後帶著燦爛的笑靨再跑回媽媽身邊。

媽媽用手撫摸著小女孩的頭,笑得很滿足。然後,媽媽打開小皮包,取出一個五毛錢的小硬幣,放進小女孩的掌心。

李奇感染這對母女美好互動的心境,不禁也微笑了起來。不過,忽然間,一陣烏鴉亂啼。李奇匆匆回神,低頭看向畫冊,卻見那群烏鴉似乎爭吵著,拿不定主意要排什麼字句。

李奇眉頭一皺,不想理會那群聒噪的鳥,於是抬起頭,但幾秒鐘前還清晰呈現眼前的高雄街景卻已悄然無蹤了。這時,黎曲的聲音揚起:「剛剛那一幕,你看到什麼?」

「媽媽讓小女孩拿錢給乞丐時順便做機會教育,讓女孩知道人必須懂得自助,而不是等著別人來幫助他,」李奇還想著那對母女的畫面,因此語氣有些悵惘地回答。

「這是其中之一,還有嗎?」

李奇愣了一下,想不出除了這個還會有什麼答案。

「富裕的心態,」黎曲亮著雙眼,微笑地說。

「五歲的小女孩打從心底認定她是富裕的。雖然她可能並不知道這一點,但你看她臉上的表情、做出來的舉止,你就知道她潛意識中是富裕的心態,她知道她擁有很多,她樂於分享,樂於助人。而這位媽媽也是一樣,全身煥發出一種富裕的態度。」

黎曲才剛說完,李奇已注意到那群嘎嘎亂叫的烏鴉已寂靜無聲,於是好奇地看向畫中的麥田,只見一行新的文句在陽光下閃耀著。

 

富裕的心態創造富裕的狀態

富裕的心態跟是不是有錢完全無關,富裕的心態只跟你的信念是什麼、以及你相信什麼有關。有些人很有錢,但他的信念是資源有限,他相信的是要與人戰鬥、與人競爭、與人爭奪有限的資源,因此每天每夜、無時無刻,他的潛意識都在發射恐懼的頻率,就算他目前擁有一個『有錢』的狀態,但心靈上、健康上卻不是一個『富裕』的狀態。久而久之,恐懼的頻率也終將吸引到不好的事物來跟他起共鳴,有錢的狀態也會離他而去。」

李奇大氣不敢一喘,仔仔細細聽著讓他視野大開的這段話,等到黎曲說完後,才輕輕吐了一口長息,並且問道:「是不是富裕的心態就是愛的心態,相信『零度能』,相信資源無窮無盡,相信自己可以擁有很多,因此願意助人,願意與人分享?而這樣的心態會讓大腦發射出愛的頻率,將富裕的事物吸引來?」

「差不多正確。不過,更正確的說法是,相不相信零度能、相不相信資源無窮無盡都沒有關係,這些本來就是宇宙固有的性質,不會因為我們相信而存在,也不會因為我們不相信就消失。重要的是,我們從裡到外都表現出一種愛的心情,『知道』我們是富裕的,『知道』我們要什麼就會有什麼,這種發自內心的『知道』就是富裕的心態。」

李奇感覺到黎曲刻意用「知道」這個字詞,而不是「相信」,正想開口相問,但黎曲已主動解釋了。

「『相信』在很多時候是須要費一點力氣的,我們常常須要用一些證據來說服我們的意識及潛意識,然後我們才會願意相信。所須要的證據愈多,那個相信就愈薄弱。但是,『知道』卻是不費力氣,不須要證據的。比較這兩個句子,你就會知道這兩者細微但卻非常重要的差別。」

黎曲接著說道:「當你說『我相信我做得到』的時候,你心裡在想些什麼?是不是稍微考慮過,覺得有幾分把握了,然後才敢說這句話?假如是的話我想通常都會是那你就是有了遲疑,並不是真的相信,更不是毫不懷疑地相信。」

「但是,」黎曲看了面露疑色的李奇一眼,然後繼續說道:「當你說『我知道我做得到』的時候,你是否一派輕鬆,非常坦然,想都不用想就說出口了?」

李奇回想過去他說這兩句話時的場景與心境,很快地,認出了其中的差別,於是會心地笑了。這時,眼前忽然又出現了那對母女安祥快樂的神情,剎那間,他知道了是的,這就是富裕的心態。

 

富裕的心態是不斷擴大舒適圈  不斷豐富生命的心態

「信念就是真正的相信,就是打從心底『知道』、並且認定事情本來就是這樣。懷抱著這樣的心情使其成真,過程中,就算所有的證據都顯示情況剛好相反,就算週遭的親朋好友都好意勸薦,認為事情並不可行,你所想要的畫面仍是必獲實現,」黎曲用斬釘截鐵的氣勢又吟誦了一段像是口訣的字句。

李奇對後半段沒有很懂,但在這個時候他只想儘快知道那女孩後來的故事,因此並沒有發問。

黎曲看他神情自然知道他是什麼心思,因此也不吊他胃口,立刻將話題拉回到女孩身上。

「十多年後,那女孩大學畢業了,剛好遇上台灣電腦產業起飛的年代,她憑藉著她的能力、努力、還有對富裕的信念,很快地,她在服務的公司裡晉升到高階的管理職位並賺得了相當的財富。不過,富裕的心是驛動的心,是停不下來、想要不斷擴大舒適圈、想要不斷讓自己的生命更豐富的心;因此,沒有瞻前顧後,沒有太多風險考量,她離開了被僱用的公司,創設屬於自己的高科技公司。因為,內心的聲音指引她,告訴她這是通往更大成功的道路,而她也打從心底知道她會成功。」

「屬於她自己的公司?」李奇有些疑惑。

「雖然她『知道』她會成功,但她也知道週遭的一些親友會擔心,因此創立公司時,她沒有尋求任何奧援,她選擇獨資,一方面她可以輕鬆自在地完全照自己的想法來經營,二方面則可避免還沒獲利前股東會耽憂。」

「所以她一創業就成功了?」

「不,一連虧損了五年。」

李奇眉頭皺了起來,有些擔心。

「前三年虧損時,愛護她的朋友都問是否須要幫忙,他們可以進來投資,但她都婉拒了,她堅持公司虧損時不能讓別人進來涉險。第四跟第五年時,朋友不再說投資的事了,而是為她憂心,勸薦她是否要將公司結束,免得愈賠愈多。不過……」

「不過她還是相信她會成功?」李奇忍不住問道。

黎曲笑一笑,揮手驅趕烏鴉排出一行新的字句……

 

信念就是打從心底知道事情本來就是這樣

李奇看了那段文句,遲疑地問:「她打從心底知道創業一定會很辛苦,會經歷虧損?而且不一定會成功?」

黎曲神祕地微笑,半晌後才說道:「她打從心底知道事情會如她所願。」

李奇驚住了,暗忖這是什麼樣的人格特質,遇到困難時竟然還能這麼樂觀篤定。

「她擁有強大的信念,她打從心底知道她會成功,就像她還是那個五歲時的小女孩一樣,儘管家庭只是小康,但卻打從心底知道她是富裕的,並且全身散發出富裕的光采。不過,還有更重要的,她擁有信實不渝的盟友……,」黎曲故意賣了個關子。

「您不是說她獨資成立公司嗎?」

「上帝是她的盟友。她虔誠信仰上帝,知道凡上帝應允她的,就必會給她。很多年前,在她動念想要創業的那一天晚上,她在床頭跪了下來跟上帝禱告,祈求上帝幫助她,然後……」

李奇心情有些激動,猜想可能發生了神蹟,因此不待黎曲說完,便打岔說道:「她見到了上帝?」

「不,不是這樣。沒有任何神蹟發生,她也沒有看到上帝。但是,她就是『知道』上帝已經應允她了。從那之後,每當事業面臨困境時,她都會跟上帝禱告,一直禱告到第五年,然後……她生氣了。」

李奇神經尖豎了起來,有些驚訝,不知道接下來會怎樣。

「那是她創業的第五年,大約六月底左右,公司虧損金額繼續擴大,甚至連下一筆訂單也都還沒有著落。這時,她決定跟上帝吵架,好好地、痛快地吵上一架。」

李奇全身震了一下,想不透那是什麼情景。

「那一天晚上,大部分的員工都下班了,外頭開放式辦公區只剩下少數幾位同事還在加班。她跟那些同事說了幾句打氣的話後,就面色凝重地走到靠牆的執行長辦公室內,將門鎖上,然後走到辦公桌側後邊,扶著桌緣,跪了下來……」

李奇專心聽著黎曲的描述,腦海中想像著一位俠女模樣的女生。然後,在斜陽夕照中,一個不留神,他看進去了另一個時空……,他看到了他心目中的這位俠女。

李奇忍住心中的驚駭與狂喜,靜靜地看著辦公室內的動靜,只見她面向著桌後的旋轉辦公椅蹲跪著,右手扶在座椅的扶手上,眼睛輕閉著,臉色一片肅穆。李奇看了一會,心想她大概是在禱告吧。不過,幾分鐘過去了,她仍是閉著眼,姿勢動都不動。李奇開始有點不耐了,正想開口問黎曲,這時辦公室內伊呀了一聲。李奇連忙尋找聲音的出處,原來是那張大皮椅。

原本低頭禱告的她這時候略仰起臉來,仍然閉著雙眼,但輕皺著眉頭,右手則緊握著椅子的扶手,力量大到將那皮椅晃出了聲響。不過,引起李奇注意的是她那專注的神情,感覺起來,似乎那椅子上有個人正在與她對話一般。李奇滿心疑竇,強忍著訝異繼續觀看著,心想再一會也許能幸運地看到坐在椅子上的上帝吧。

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他什麼都沒看到。幾分鐘後,她睜開眼,神色舒坦地站了起來,眼睛充滿了信心的光采。

「看到了嗎?她剛跟上帝吵完架。」

李奇被黎曲的聲音喚了回來。轉瞬間,那間辦公室不見了,眼前是慈祥的黎曲。

 

信念是曠野上的小草  看似無根無依  暴風雨後卻依然挺立

「她不是一直都在禱告嗎?」李奇非常不解。

「既是在禱告,也是在跟上帝吵架。」

李奇睜大了眼,更狐疑了。

「信念就是打從心底知道……」

「我知道了,」李奇一聽到這個起頭,立刻想起不久前黎曲唸的口訣,因此興奮地將黎曲的話打斷並說道:「她打從心底相信上帝,信仰上帝,毫不懷疑,毫不動搖。她知道上帝應許她的就必定會給她,因此當公司一連虧損五年後,她會生氣地想跟上帝爭吵。」

「對極了,」黎曲高興地讚許並接著問道:「不過,你知道她是怎麼跟上帝吵架的嗎?」

李奇緩緩搖頭,從頭到尾他只看到她在禱告,卻未曾見到她跟上帝吵架。

「在心裡。她在心裡頭跟上帝抗議,」黎曲鏗鏘地說。

「她知道在她創業之初,上帝已經應允了要幫助她成功,而她也完全依照她承諾自己及承諾上帝要做到的言行在經營公司,譬如正直誠實地對待客戶與供應商、體恤關照一起打拼的員工、勤奮努力地經營事業等,但是五年過去了,上帝卻未遵守承諾,沒有適時地伸出援手。所以,她生氣了,她在心裡頭大聲地質問上帝,問祂還要她怎麼做。」

「哇!」李奇讚歎地搖著頭,並緩緩說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信任,如果不是對上帝毫不懷疑地相信,怎麼可能質問上帝,還跟祂吵架。」

黎曲會心一笑,但旋即話鋒一轉,說道:「接下來,什麼都沒發生,業績也沒有出來。」

李奇原本還沉浸在那充滿正向信念的氛圍裡,聽到這句話,頭一低,心情沉了下來。

「但是,到了年底時,奇蹟發生了,忽然來了幾筆預期之外的訂單。然後,該年度結算後,竟然有了一百多萬台幣的盈餘。」

李奇抬起頭,高興地等著黎曲繼續往下說。

「公司創立的一到四年,年年虧損,但是每到年底,她都自掏腰包,拿錢出來發放年終獎金,感謝員工的辛勞。第五年時,公司總算賺了錢,興奮之餘,除了感謝上帝,她將所有的盈餘都獎賞給員工。而從這年開始,公司業績蒸蒸日上,每年都有很豐厚的獲利來讓她做更多想做的事。」

「更多想做的事?」

「嗯,她知道教育與學習是通往富裕的最重要路徑,因此她長期贊助偏遠地區的小孩與學校,尤其是山裡頭的原住民孩子。」

李奇眼睛亮了起來,心裡頭又浮想起那位俠女樣貌的女生。

 

富裕的信念吸引富裕的事物  貧窮的信念吸引貧窮的事物

「是不是很感動?」

「富裕真好,不僅自己豐盛美好,還能分享給別人,幫助別人也富裕,」李奇嚮往地說著,心中則許下願望要好好學習這套富裕力的方法。

黎曲點點頭,然後不捨地說道:「時間有點晚了,我們來做個總結。」

「你潛意識裡所堅定相信的就是你的信念,你的信念是什麼,你的腦波頻率就是什麼,你就會吸引到相似頻率的事物來跟你共鳴。梵谷的信念是他能完美地傳達上帝的愛,所以他的畫感動了後世的千萬人。我這位學姐的信念是她能擁有富裕的人生,並且知道上帝會幫助她,所以她吸引到了美好與豐盛。」

黎曲說完後,從左胸口袋裡拿出一個名片夾,打開後,從裡頭取出一個硬幣,然後交到李奇手中。李奇好奇地拿近一看,是枚早已不流通的五毛錢銅板。一時間,李奇不明所以,但繼之一想,竟激動得結巴了起來:「這……,這是……」

黎曲微笑地點頭,並說道:「很多年前,我學姐給了我這枚富裕的硬幣。每當我事業或人生不順遂時,我都將它握在手裡,然後信心就來了。現在我將它交給你,相信你也會擁有富裕的人生。」

李奇忍住眼角的淚珠,小心地將那枚硬幣收進他的錢包裡。這時,忽然傳來烏鴉怪鳴,李奇連忙查看畫中麥田,只見那隻鵝黃色的貓咪不知打那裡出現,跳進了麥田,正胡亂追趕著那群烏鴉。不過,沒幾秒鐘光景,貓咪不見了,鴉群不見了,剛剛坐在面前的黎曲也不見了。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