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綠絨貓與特斯拉的白老鼠

  

講台上,老師口沫橫飛地講授著。講台下,李奇聽著早已自修過的內容,心生無聊,正昏昏欲睡。不過,就在打了兩個盹後,李奇驚醒了過來,一隻蘋果綠色的貓咪從他的抽屜裡跑了出來。

李奇驚駭地看著那隻貓穿過隔鄰同學的桌腳下,然後又穿過次隔鄰的椅腳下,接著一個輕跳,躍上了朱莉的抽屜邊緣,朝著朱莉輕喵一聲後,就悠哉地鑽進了她的抽屜裡。

然而,更讓他驚駭的是,朱莉竟然伸手進抽屜裡,並一副看起來就像是在撫摸著那隻貓的樣子。李奇霎時睡意全消,原來不是只有他看見那貓咪,看來朱莉也看到了。過去每次看到這些奇怪顏色的貓都是他獨自一人,從來都沒有其他人看見過,但是這一次似乎朱莉也看到那隻綠毛貓了。

李奇知道接下來黎曲又要出現了,他很期待,但更期待的是如果朱莉也「真的」看到那隻貓,說不定她也會跟他一起進入平行宇宙去跟黎曲相會。因此,李奇墊起腳尖,撐起兩隻前椅腳,用兩隻後椅腳為支點,將身子儘量往後仰,並將頭往右後方伸出,讓視線越過右手邊的兩位同學,試圖看清楚跟他坐在同一列、離他最遠處的朱莉是否「真的」在撫摸那隻神祕的「薛丁格的貓」。

「叩,」一聲不大不小的聲音嚇了李奇一跳。一個不留神,李奇竟將後仰的椅背敲到了後面同學的桌子。

李奇有些慌亂,心想大概要被老師罵了。卻那知回頭看向講台時,黎曲正促狹地看著他。李奇頓時覺得尷尬,也忘了計較原本在講課的老師及聽課的同學都不見了。不過,幾秒鐘後,他想起了朱莉,連忙往右手邊看去,卻失望地看到朱莉的座位上空盪盪地。

 

『第六課  心「感」則靈』

 李奇看著黎曲轉過身在黑板上寫下這堂課的標題,一時會意不過來,感覺文字很熟悉,但卻又好像有那裡不對勁。

「之前的課我們體驗了富裕之鑰的兩種重要工具濃情想像力及信念。這堂課我們要講的是富裕之鑰的另一個強而有力工具全面感知(Six Sensing) ― 也就是貓咪的鬍鬚,」黎曲不理會面現遲疑神色的李奇,朗聲地破題,然後右手掌往講台中央的空曠處平直一攤,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李奇好奇地看過去,差點跳了起來。

原本空盪的講台處這時竟站了位頭髮花白、嘴唇上方蓄著濃厚鬍子的外國人。看那形貌,李奇一眼就認出那是馬克吐溫(Mark Twain),於是既緊張又興奮地跟他招手,但是那「馬克吐溫」卻很沒禮貌,看也不看他一眼。

李奇有些訕然不快,但仔細觀察後,也就釋懷了,原來那只是馬克吐溫的全像影像(Hologram),並非真實的本尊。

李奇打量著馬克吐溫週遭,有些疑惑,感覺他站著的地方不像地面,而似乎是一個微微高出地表的圓形鋼製平台。在那平台後面,約莫十米遠的地方,兀立著一座像是控制台的大型機器。機器前方則有位側著臉、專心看著控制台儀表指針的纖瘦男子。

李奇耐心地等待著,他知道將有些事情發生。果然沒多久,控制台旁那西裝筆挺的男子有動靜了。只見他舉起右手,按下一個紅色圓鍵,然後轉動圓鍵旁的橘色轉盤。頃刻間,馬克吐溫站著的大圓盤急速地上下震動,並發出沉沉的低鳴。然後,不到十秒鐘光景,馬克吐溫的臉色變了。然後,又十來秒鐘光景,馬克吐溫摀著肚子,扶著屁股,雙腳開開地跨離平台,焦急地往洗手間的方向跑去。

李奇覺得奇怪,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忽然遠處那男子轉過身來,望著正在開洗手間門的馬克吐溫笑著說道:「怎麼樣,很有效吧!」

「特斯拉!」李奇看到那張帶著紳士笑容的臉,激動地叫了出來。

「是的,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發明家,」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講台下的黎曲在李奇身邊耳語般地說著。

「馬克吐溫是特斯拉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白老鼠。」

李奇愣了一下,轉頭看向黎曲。

「馬克吐溫非常相信他這個朋友,每當特斯拉有新發明,須要找人試用時,他總是興沖沖地樂於當白老鼠,」黎曲看著台上那對好朋友讚歎地說。

「馬克吐溫一直都有便祕的問題,」黎曲接著說道:「特斯拉發明了一個稱作『特斯拉振盪機(Teslas Osscilator)』的機器,原本的目的是為了產出高效能的動力來取代效率不高的蒸汽機。不過,後來因為效能更好的渦輪引擎早一步問世,他就沒再繼續研發了。但是,這台機器還是有其它的用途……」

黎曲作了個怪表情,然後故意小聲地說:「便便製造機。」

李奇不由自主地捏了捏鼻子。黎曲見狀,心生好笑地說:「轉動那個橘色旋鈕,這部機器就能穩定地以特定的頻率振動。如果把它的振動頻率調到剛好與腸子的自然頻率一樣……」

黎曲忽然想到李奇可能沒學過「自然頻率(Natural Frequency)」,於是將原本要說的話中斷,插進一段說明:「每種東西都會以特定的頻率振動,心臟有心臟的振動頻率,吊橋有吊橋的振動頻率,書本也有書本的振動頻率,這種特定的振動頻率就叫做自然頻率。」

李奇聽到這裡,已知曉黎曲話中含意,便接著說道:「腸子也有腸子的自然頻率。特斯拉將他的機器調到用腸子的自然頻率來振動時,腸子就會跟機器發出的頻率起共振,吸收機器傳遞過來的能量,促進蠕動,於是馬克吐溫就會忍耐不住,想要噗噗。」

黎曲笑了笑,說道:「這台機器還有個別名–地震機(Earthquake Machine)。特斯拉曾將機器的頻率調到跟房子的自然頻率一樣,造成房子像遇到地震時的巨幅震動。」

「結果呢?」李奇緊張地問。

「鄰居打電話報警。還好在警察來到之前,特斯拉就已將機器關掉了,因為他自己也嚇壞了。」

李奇鬆了一口氣,但突然一道靈光閃過,明白了為什麼黎曲要講特斯拉:「每一種東西都有它的自然頻率,當我們持續發出跟想要的東西的自然頻率相同的腦波頻率時,我們就能跟這些東西起共鳴,將它們『吸引』過來。」

黎曲讚賞地看了李奇一眼,然後走上講台,在黑板上寫下一個新的標題……

 

視覺化你想要的事物  你就會得到

「知道特斯拉是怎麼造出那台地震機的嗎?」

「先在腦子裡構思草圖,接著畫出設計藍圖,然後再根據畫出來的藍圖來建造,」李奇一邊回答,一邊暗忖著「不都是這樣嗎?難道還可能有別的?」

「不是!」

「不是?」

「嗯!他沒有畫出任何草圖。」

李奇聽不懂,疑惑地看著黎曲。

「特斯拉沒畫任何設計圖稿。他直接在腦子裡想像那台機器,在腦子裡看著那台機器運轉,並在腦子裡看到那裡出了問題,然後在腦子裡找到出問題的地方,修改完之後,再繼續在腦子裡讓它運轉,一直等到他在腦子裡看到機器運轉順暢了,才畫出定案的藍圖,交給技工製造。」

李奇兩眼睜得大大地,不敢置信地看著黑板上的字句,並愣愣地說道:「您是說他將一切都視覺化,將一切都在腦中想像,在腦中看見?」

黎曲點點頭,然後說:「這種視覺化的技巧就是之前說的濃情想像力。不過,以特斯拉的例子來說,不單只是濃情想像力而已,還更重要的是……全面感知、跟宇宙接軌。」

 

打開你的天線  全面感知你週遭的訊息

黎曲轉過身,在黑板上寫下這段標題,然後靜靜地看著講台的空曠處。沒多久,原本已消逝不見的那對好朋友又出現了。

顯然地,馬克吐溫的肚子已經清爽了,只見他開心但略帶戲謔神情地問特斯拉是如何想出這台「便便製造機」的。

「我的大腦只是個接收器。宇宙存有一個核心,我們所須的知識、力量、靈感都在那裡。我未曾置身這個核心祕境,但是我知道它確確實實存在。(My brain is only a receiver, in the Universe there is a core from which we obtain knowledge, strength and inspiration. I have not penetrated into the secrets of this core, but I know that it exists.)

特斯拉用神祕的語調緩緩地說完後,這兩個人又神祕地消失了。然後,黎曲又開口了:「濃情想像力就是充分運用我們的五感,在腦子裡面看到機器構造的每一個細節、聽到機器運轉的低鳴聲、聞到馬達散發出來的焦油氣、嚐到空氣被活塞衝擊裂解的燒灼味、並且感受到撫摸金屬表面時的冰冷感。但是,要真正構思出一台這樣的機器,除了我們習以為常的五感之外,還須要有第六種感官的協助。藉由這種存在於大腦深處、解剖學上看不到的『無形』感官……」

「第六感!」李奇忍不住輕聲叫出。

「是的,第六感。不過,不是一般人所說的那種靈異、科幻、難以捉摸的第六感,而是可培養、可運用、能幫助我們從宇宙拿取資訊及靈感的一種感知能力。」

 「nikola tesla mark twain」的圖片搜尋結果

潛意識就是你的天線  全面打開  全面感知  你就能跟宇宙溝通

「我們的潛意識就是這個無形的感官第六感。潛意識就像永遠都不休息、永遠都不會累的天線一樣,你要24小時打開它,讓它持續不懈地從宇宙接收對你有用的資訊。」

「從宇宙接收資訊?」李奇不是很明白。

「嗯!從138億年前宇宙大霹靂的那一刻開始,所有發生過的事情、所有被我們創造出來的知識、以及所有先天就已經存在於宇宙的物理性質都是資訊。資訊在宇宙飄泊,在空中流浪,就像量子力學的機率波一樣,不攜帶能量,可快過光速,並且充滿宇宙的每一個角落……」

「機率波?」這是李奇上這門課以來第二次聽到這個名詞,上一回是在講「資訊只有一個,真相卻有千千萬萬種」的那堂課聽到的,那時他並沒有發問,但是這次他覺得該問個清楚才行。不過,黎曲卻似乎還沒想要多做解釋,只是自顧地就原先的話題繼續往下講。

「就像特斯拉說的,我們所須要的所有資訊,宇宙裡都有,因此我們可以做的就是把自己變成一個靈敏的接收器,打開所有的天線,盡情地接收我們想要的資訊。」

黎曲歇了一會後,又接著說道:「資訊是不具備能量的波動,因此它沒有能力主動接近你、餵食你,它只會被動地等待想接收它的人。要汲取資訊,你必須主動打開你的潛意識天線。」

 

盡情狂放地張開你的潛意識天線

「當你盡情狂放地張開天線,信任你的潛意識,你就能24小時不間斷地從宇宙吸取你所須要的靈感、創意、及知識,幫助你創造富裕。資訊有兩種,一種是先天存在的,譬如物理性質;另一種是後天創造的,譬如歷史事件、文學創作、及各種專業知識等。不論是那一種,它們都是中性、不攜帶能量的……『機率波』,」黎曲笑得詭譎地盯著李奇,他知道這是李奇亟想知道的主題。

「還記得『波粒雙重性』吧?」

李奇遲疑地輕輕點頭。

「以一『顆』電子為例,它既是粒子,也是波動。你不觀測它時,它是散布在宇宙各處的一個『機率波』,有1%的機率出現在這裡、2%的機率出現在那裡、1.3%的機率出現在……」黎曲一邊說著,一邊東指西指地,就好像那「顆」電子真的出現在這些不同的地方一樣。

「我們不做任何觀察時,這『顆』電子出現在什麼地方沒有人知道,我們唯一知道的是它是一個機率函數,可以用一道波動方程式來描述它出現在不同地方的機率。但是,一旦我們做了觀測,這個機率波就會崩潰(collapse),電子現身何處就不再是機率,這時我們就能100%確認這顆電子在那裡。」

李奇頭皮有些發麻,聽不懂黎曲在說些什麼。

「不要擔心,雖然這個觀念很玄,跟我們習慣的世界很不相同,但是我想說的重點是『觀測』這個動作。」

 

行動是汲取富裕資訊的唯一方法

黎曲在黑板上寫下一個新的標題。

「所有的資訊都是機率波。也就是說,每一筆資訊都居無定所,有不同的機率出現在宇宙的不同地方。為了獲取你想要的資訊(譬如靈感、知識、創意等),你必須讓機率波崩潰,讓它100%現身在你的身上、出現在你的腦子裡;而要讓機率波崩潰的唯一方法就是『觀測』。」

李奇看著黑板上的標題一會,然後高興地說:「觀測就是行動。」

「是的,空想無益,必須具體地行動。」

「那之前說的濃情想像力跟信念不都是用想的嗎?」李奇困惑地問。

黎曲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顯然他一直在等待李奇問這個問題。

「常常我們會覺得行動就是必須動到手、動到腳;事實上,坐著想可能也是一種行動。」

李奇微微一愣,但還沒回過神,黎曲已接著說:「行動有兩種,一種是心智的,一種是肢體的。有效的行動是全神貫注、高度聚焦的。當你全心全意聚焦在你想要的東西時,你的潛意識就會發射出精準的頻率,將那東西吸引過來無論是動用手腳、或是動用大腦的行動都一樣。事實上,肢體的行動固然非常重要,但心智的行動才是主宰者,它能決定達成願望的程度及速度。濃情想像力及信念是高度聚焦的心智『行動』,全面感知也是必須全神貫注的心智『行動』,這三者相輔相成,是幫助你擁有富裕的最主要力量。至於白日夢則是發散、沒有焦點的胡思亂想,不是具體的行動,因此不會讓資訊的機率波崩潰,不會讓你得到能幫你創造富裕的資訊。」

李奇讚歎地吐了一口大氣,心情既澎湃又洶湧。

 

六感全用  富裕力就能大幅提升

「全面感知有兩個層面,」黎曲邊說著,邊低頭看著左褲管口袋。

李奇好奇地跟著看過去,只見黎曲的口袋有些動靜,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口袋內蠕動著往上爬。果然,沒幾秒鐘工夫,一個金黃色的毛絨絨東西鑽了出來。

李奇還沒來得及細看,那乒乓球大的毛線球抖擻了一下,竟騰空飛起,並優雅地朝他振翅而來。

李奇認出那是薛丁格的貓,忍不住開心得露出童稚般的笑容。

這是李奇第二次見到這隻長翅膀的貓,前一次看到時是在黑夜籠罩的莒光樓上,那時只知道它的翅膀及身軀是金黃色澤的毛絨、鬍鬚是銀白的、尾巴則變幻著橙紅橘綠的顏色。但是這回所見卻有所不同,這貓咪的尾巴不再顏色捉摸不定,而是燦燦然、很漂亮的蘋果綠。而且,貓鬚也不是之前以為的純銀白色,而是在鬚根處呈現與臉頰相同色調的金黃色,然後沿著鬚身慢慢轉淡,並慢慢在末梢處變化成閃亮的銀白色。

「全面感知分成對外部宇宙訊息的感知及對內部自我潛意識的感知……」

李奇聽到這裡,看了看貓咪的鬍鬚,立刻搶著說道:「所以鬚根金黃色的部分代表對自我潛意識的感知,而鬚末銀白色的部分代表對外界宇宙資訊的感知?」

「嗯。我們這堂課到目前為止所談的都是對外部資訊的感知藉助我們潛意識的第六感來感知、接收宇宙的訊息,譬如知識及靈感。當我們能夠習慣地將這個以第六感為基礎的對外部資訊感知與以聽覺、視覺、味覺、嗅覺、觸覺等五感為基礎的濃情想像力合併使用時,我們的富裕力就能大幅增長。」

 

五歲以前形成的價值觀會跟著我們一輩子

黎曲說完後,隨性地往身後的黑板揮了揮手,頃刻間黑板上出現了新字句。然後,他靜靜不語,似乎在等待著李奇發問。果然,李奇懸念著黎曲還沒解釋的另外半段貓鬚,疑惑又期盼地問道:「對自我潛意識的感知又是什麼呢?」

「這部分是用來檢視我們的信念,讓我們知道深埋在我們潛意識中的真正信念是什麼。」

「什麼意思?」

「就算你已依照我們上一堂課所講的方法,用『真心地渴望』將你想要的價值觀及想法放進你的潛意識裡,變成你潛意識中的信念,你還是可能會有相衝突的價值觀、相衝突的信念。」

「為什麼?您說過,信念就是我們潛意識中真正相信、並且堅定相信的事。既然已經是真正地相信、並且堅定地相信,那為什麼還會有跟它相衝突的價值觀及想法存在潛意識中?」

「這個跟我們童年的記憶有關,尤其是五歲以前。」

李奇睜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

「我們的意識可能早就已經忘了五歲以前發生的事了,但是我們的潛意識卻從來都不會忘記。我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我們身上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烙印在我們的潛意識裡,這些事我們無法分辨好壞,我們就只是接受它,並將它轉化成埋藏在潛意識最底層深處的價值觀。譬如,在我小的時候,我的平衡感有問題,經常會跌倒,手肘及膝蓋總是有傷口,幾乎沒有好過。長大後,雖然走路不再跌倒了,但跌跤這個『價值觀』已深深植入了我的潛意識,成為我最底層的信念。」

「跌跤是一個價值觀?」李奇臉上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小朋友沒有能力分辨好壞。我習慣了走路要跌跤,於是跌跤就成了對我『是好的』的一種價值觀。如果走路沒跌跤,反而會不習慣,不習慣就是踏出了舒適圈,潛意識中的信念就會再把我拉回舒適圈,讓我跌跤。」

李奇又出現了驚異的表情,並焦急地等待黎曲往下講。

「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有這個信念。在我年輕的歲月裡,我在工作及事業上總是跌跌撞撞,很難有大成就。一直等到進入壯年,發現了富裕力的祕密,我才踏出習慣跌跤的舒適圈。」

「您是怎麼做到的?」李奇迫不及待地問。

「用『真心地渴望』及『濃情想像力』將我想要的新信念植入我的潛意識中。然後,對我的潛意識保持24小時深度的感知,隨時隨地觀察我的潛意識,偵測我表現出來的言語及行為是否與我想要的新信念一致。一旦我『期待跌跤』的舊信念又跑出來時,立刻再將走路平穩、事業順遂這樣的新信念注入潛意識中。久而久之,新信念就會取代舊信念,成為新的舒適圈。」

李奇似乎聽懂了,但對「五歲前深埋在潛意識中的信念」這個聽起來頗為古怪的說法仍然感到不解,因此問道:「所以就算我們刻意將真心渴望的新價值觀植入潛意識中,仍然可能贏不了五歲以前就已生根的信念?」

 

對潛意識保持深度感知  才能知道自己真正的信念是什麼

「可說對,也可說不對,這就要看你能不能善用貓咪的金黃色鬚根去找出你不要的舊信念了。假設我們在年幼的時候讓一些不好的價值觀進入了潛意識 很抱歉,這往往不是我們自願的,而且往往我們也不知道有那些不好的價值觀已深植在我們的體內。長大後,假設我們從不去觀察我們自己的言行舉止,不去深度感知我們自己的潛意識,那麼就算放置了新信念到腦子裡,那些新信念都不會真正進入潛意識中,因為那些我們從不知道它們存在的舊信念會完全不受干擾地,繼續安然地藏躲在底層潛意識中,頑固地指揮我們的本能與遇到事情時的臨場反應。」

黎曲稍微停頓了一下,讓李奇跟上,然後才又接著說:「於是,五歲以前就已養成的價值觀會一直左右我們的人生。但是,如果我們保持警戒,隨時隨地都在感知我們的潛意識,找出埋藏在底層深處的舊信念,然後針對舊信念設計出取代它的新信念,並且持續地將我們想要的新信念植入底層潛意識中,那麼新信念就會取代舊信念,引領我們走上富裕豐饒的嶄新人生。」

聽到這些話,李奇緊繃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緊盯著黎曲的眼睛也鬆軟了下來。

「既然童年的很多事情都已不記得了,那我要怎麼做才能知道自己有沒有不好的舊信念?」

「對潛意識保持深度感知,」黎曲指著黑板上的標語,然後又重復剛才說過的:「你必須讓自己保持警覺,不斷觀察自己的言行舉止。」

「我要怎麼深度感知?怎麼觀察自己呢?」李奇看著貓咪金黃色的鬚根,疑惑地問。

「『放下』跟『抽離』!」

「放下跟抽離?」李奇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行動上,你必須積極地打開所有的六種感官;但心態上,你必須放下、必須抽離。這樣你才能精準地觀察你自己,知道你真正的信念是什麼。」

黎曲吞了口唾沫後,繼續說道:「這部分我們在最後一堂課會講到。不過在那之前,簡單地說就是,你必須將你從你自己身上抽離,站在你的體外,像個局外人一樣,用中性、沒有情緒的視角,觀察你在想些什麼、做些什麼。」

李奇先是覺得詫異,但仔細咀嚼後,開始有些明白了。

「當你用中性、不受情緒左右的方式來觀察你自己、感知你自己之後,你就會感受、接收到兩類重要的訊息。然後,你可以根據這兩類訊息來得知是否你有不想要的舊信念在糾纏著你,影響你的生命。接著,你就可以設計你想要的新信念,將它輸入你的潛意識中。慢慢地,只要你日夜不懈地這麼做,新信念就會取代舊信念,成為你新的習慣、新的舒適圈。」

「是那兩類訊息呢?」李奇興奮地問。

 

信念造就習慣  習慣讓歷史不斷重演

「第一類的訊息比較容易取得,隨時都可以觀察及感知,只要夠放鬆、夠用心就可以精確地得到,」黎曲邊說著,邊取出粉筆,在黑板上新字句的後半段劃下雙重底線。

「你可以找個心情平靜,沒有外界干擾的時間,把自己放空,然後回想是否有什麼事情在你的身上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發生。正常情況下,我想應該都會有。歷史在你身上不斷重演就代表有某種深植腦中的信念在影響你,讓你不斷走相同的路、做相同的事、經歷相同的遭遇。」

「所以第一類的訊息是『在我們身上一再重複發生的事』?」

「是的。舉我自己為例,我年輕時在幾家大公司工作過,曾經參與了一些大案子,但是每到緊要關頭都會因故被迫放棄。譬如,我帶著一支優秀團隊,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準備一個大型的國際標案。一路上,我們的提案都得到案主青睞,將競爭對手遠遠拋在後頭,眼看只要再經過一場形式上的簡報就能得標了,但在做簡報的前一天晚上,我毫無節制地大啖了半顆西瓜,然後……隔天上午我竟頭昏眼黑地,癱軟在病床上,錯過了簡報時間,於是原本十拿九穩的標案就這樣拱手讓與了評分大幅落後我們的競爭對手。」

「西瓜?我不是很懂,感覺起來這是單一事件,只是您不小心西瓜吃太多了。難道這是重複發生的事嗎?而且,我不知道這跟您潛意識底層的信念有什麼關係?」李奇竊竊地問。

「不,我不會經常吃西瓜吃得頭昏眼黑地,這種事一次就夠了,」黎曲笑了出來。

「我想說的是,我觀察到在我身上經常會有一些意外事故發生,造成我工作及事業的不順利。這些意外雖不相同,但造成的影響卻是一樣的,因此我就知道必然是有一些潛藏的信念在影響我,讓我不斷陷入相同的遭遇。以吃西瓜的事來說,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只是我肆無忌憚地亂吃;但進一步細看,卻是粗心大意;而再更進一步看,則是期待跌跤。」

李奇嚇了一大跳,想不透這是怎麼推論來的。

「是不是很疑惑吃西瓜跟期待跌跤有什麼關係?」

 

理智飄走  感性浮現  才能發掘出潛藏在深處的信念

「我運用全面感知,知道了有埋藏在潛意識底層的信念在引導我的人生。這些信念是我不想要的,但我並不知道它們是什麼。不過,我清清楚楚知道的是,我必須找出這些資訊,知道它們是什麼,這樣我才能夠針對它們來設計新信念,並把新信念灌輸給潛意識。」

「所以我們要尋找及感知的第二類訊息是『我們不想要的舊信念』?」李奇忍不住插話。

黎曲一邊點頭,一邊說道:「大多數時候,理智就像堅硬的椰子殼一般,固執地守衛在潛意識的外面。只有當你放鬆心情,放鬆肢體,讓理智邏輯輕輕地飄走,讓感性泉湧上來,並且打開所有的六感天線時,潛意識才會浮現,甚至跟你對話。這時候,只要全身放鬆地順從你的靈感帶領,你就會感知到你的內在,發現隱藏的脈絡,找到埋藏在深處的信念。」

黎曲輕輕緩緩地說完後,停了一會,然後繼續說道:「在我壯年以前,我在工作及事業上常常一開始時都很順利,但沒過多久,就會有突發的意外讓美好的前景出現陰影。以西瓜這個事件來說,原本我以為只是單一事件、只是我偶發地貪吃。但當我放鬆自己,運用全面感知來尋找蛛絲馬跡後,我找到了發生在我身上的許多看似獨立事件的事情,它們表面上互不相關,但卻有驚人的共通性。」

李奇豎起耳朵,緊張地等著黎曲往下說。

「這些事情以不同的型式出現,有時候是吃多了西瓜、有時候是印表機壞掉、有時候是錯過車班、有時候則是重感冒。無論是什麼型式,它們的結果都是讓我在工作上受挫跌跤。這些事情的共通性就是漫不經心、粗心大意。不過,這只是表象,並不是最根本的東西。因為,當我完全放鬆地任由我的六感帶我感知我的內在之後,我看到了我小時候跌倒擦傷的模樣,我聽到了我經常掛在嘴邊的『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這句話,於是在那個剎那間,我明白了,但也嚇了一大跳,原來這才是我最深處的信念我期待跌跤。」

黎曲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說:「因為,唯有三不五時地跌跤,我才能待在我從小就已經習慣了的舒適圈裡–那個跌跌撞撞的情境。所以,在我毫不知覺的情況下,我的潛意識讓我在順境時不由自主地粗心大意,藉以創造出讓我跌跤的情境。」

李奇看著黎曲,臉上又出現了一個目瞪口獃的神情,就像正看著一個外星人一樣。但是,驚駭過後,李奇慢慢地點頭,心中暗忖「是的,黎曲說的沒錯,信念的力量太驚人了,因此務必要找出不想要的舊信念,否則不想要的歷史還是會一再重演。」

「放下、抽離、全面感知,這些方法感覺起來很抽象,有較具體的作法嗎?」李奇略顯焦慮地問。

 

觀察你遇到事情時的第一個反應  那是你最真實的信念

「有的,觀察你遇到事情時的第一個反應。不過,這麼做的時候,還是要用放下及抽離的心態,把六感天線全部打開,」黎曲指著黑板上的新字句說著。

「養成習慣,隨時隨地都豎起所有的六感天線,讓自己很敏感地接收及感知從你自己身上發射出來的訊息。我們每天都會經歷很多事情,每件事情發生的當下都是很好的機會來發掘我們底層的信念。遇到事情時,你的第一個反應、第一個感受、第一個閃過腦子裡的念頭就是你潛意識最深處的信念。」

「譬如呢?」李奇問。

「譬如,發生了天災,許多人受苦,你們班上發動募款來幫助災區的人,你跟大多數同學一樣,慷慨解囊捐助災民。這時候,你可以趁機觀察自己的心思,檢視你在聽到募款的那個剎那間,你的第一個感受是什麼?是感同身受、很想幫助災民?是擔心荷包要失血?是平平淡淡、沒有感覺?還是其它的情緒?」

黎曲接著說道:「在發掘底層信念的過程中,你最後決定慷慨解囊並不重要,因為那不一定是你真正想作的事,也不見得是你真正的信念。你遇到事情時的第一個反應才重要,那是你潛意識最深處的真正信念,那就像是你的本能,會在你不知不覺中影響你、引導你。假設你觀察到你的第一個反應是感同身受、想幫助災民,那麼恭喜你,你的底層信念是愛人、助人,你的大腦發出來的是愛的頻率。持續這麼做,你的富裕力會不斷提升。假設你的第一個反應是平平淡淡、沒有感覺,那麼不要難過,至少你已經知道了你底層的信念不是愛的信念。你可以設計新的信念來輸入你的潛意識中,假以時日,新信念就會取代舊信念,成為你新的本能。」

「那……如果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擔心沒錢捐款呢?」

黎曲和藹地說:「就算你最初始的反應是擔心荷包失血,也千萬不要責備自己。雖然你發出來的是恐懼的頻率,恐懼沒錢、恐懼匱乏、或是恐懼失去;但是,承認它、接受它。你承認及接受的事情就會變成中性的資訊,對你不再具有力量。但是如果你抗拒、不願接受,那麼這些事就會一直存在你腦中;而且你愈是抗拒,它的力量就愈是強大。」

「承認你的底層信念,無論它是好是壞。接著,根據你所發現的底層信念來設計新的信念。然後,日日夜夜都不停息地將跟愛與富裕相關的新信念輸入潛意識中,」黎曲一說完,就見李奇寬慰地靦腆一笑。

想了一會後,李奇問道:「在這個發掘底層信念的過程中,放下跟抽離似乎非常重要。感覺起來,這麼做才能讓自己毫無偏見地感知自己,找出真正的信念。但是,如果我不容易做到將自己抽離呢,是不是還有什麼可行的做法?」

 

傾聽你經常掛在嘴邊的話  你的信念就在裡頭

黎曲見李奇又將話題帶回放下跟抽離,立刻知道這件事或許對他真的很困難,因此便在黑板上寫下一個新方法,希望能幫他更容易找出潛藏的信念。

「你經常叨叨唸唸的話就是你潛意識的窗口,這些話往往是無心之話,但卻代表了你真實的內心世界。仔細聽聽你在說些什麼,你潛意識的祕密就在裡頭。譬如,當我用心傾聽我自己時,我才驚覺我竟然常常想到『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這句話,甚至更糟的是還經常將它說出來。表面上看來,這是一句再平凡不過的老生常談,是很多人遇到不順遂時,自我解嘲或是自我安慰的話。但是,我觀察到我自己說得太頻繁,而且經常是在不經意間脫口而出或是在腦中閃過,於是我就知道這句話對我而言已不再是一般的自我安慰話語了,而是隱身在潛意識中的信念。這信念代表的就是我相信人生是不美好的、人生是多挫折的、人生是跌跌撞撞的。有這樣的信念,很自然地,我發出的腦波頻率就會吸引到各式各樣讓我跌跌撞撞的情境。」

「所以,我應該保持靈敏,隨時傾聽我跟別人的對話以及我自己內心的獨白?」李奇問。

「對極了!你真正的信念就在這些不經意說出以及自然而然脫口而出的話語裡。」

說完後,黎曲看了一下錶,知道已接近下課時間,便說:「時候差不多了,我們來做個總結。」

 

心誠不一定靈  心感才會靈

看到這段文字,李奇笑了出來,也明白了為什麼這堂課剛開始時,看到黑板上的課題會覺得似乎有那邊不對勁,原來是因黎曲將眾所周知的「心誠則靈」改成了「心感則靈」。

不過,笑歸笑,李奇這時也豁然開朗了,他心裡頭暗忖「沒有錯,心誠還不夠,要讓願望實現,必須動用所有的六感,找出有害的舊信念,設計及輸入新信念,然後真真實實地『感受』想要的願望『已經』實現。因為……」

「因為如此一來,腦波的吸引力才能發揮神奇的力量,讓願望『真真實實地』實現,」黎曲微笑地說。

李奇嚇了一大跳,他睜大眼睛盯著黎曲,不明白為什麼黎曲竟能讀到他心中所想的。不過,李奇還沒來得及細想,右側方朱莉的座位處似乎隱約傳來幾聲叫喚他的聲響,感覺起來像是朱莉的聲音。李奇連忙丟開黎曲,轉頭看往右側。

沒想到,只才一瞧,又驚出了一個目瞪口呆,原來真的是朱莉。只見她雙手環在胸前,臂彎上蜷著一隻貓,而在朱莉附近,還有許多同學嘻鬧著,看來這時正是下課的時候。

李奇看著朱莉懷抱著那貓往他走來,心中有些忐忑,一時間難以適應這突如其來的時空轉換。忽然間,他想起了綠毛貓,便趕緊看向朱莉胸前。這時,朱莉已走到他的桌旁,並冷不防地雙臂往前一遞,笑說:「喂,貓咪還你!」

李奇先是一愣,接著倒吸了一口氣,既高興,又失望。原本他還擔心那隻貓是綠絨貓,擔心眼前的朱莉只是幻覺,還好是多慮了,那貓咪只不過是一隻尋常可見的可愛雜紋貓罷了。李奇一方面高興朱莉是「真的」,而不是跟黎曲一樣,是一個來自平行宇宙的時空旅人。但是另方面,他也有些失望,悵惘朱莉沒能跟他共同進入那個有趣的時空。

「你在恍神些什麼呀!?上課都心不在焉地。」

李奇被朱莉這麼一說,有些赧然,但還是不知道朱莉說還他貓是什麼意思。

朱莉見李奇還呆愣著,佯裝生氣地說:「認不得你的貓啦?你叫它跑到我抽屜裡去的啊!」

霎時間,李奇全都明白了,但也更糊塗了,他不知道如何用邏輯來看待這個怪誕的宇宙。

李奇無可奈何地一笑,當作是自我解嘲,但卻見朱莉並沒有發覺他的尷尬,只是兀自低著頭撫摸躺在課桌上的那隻貓,於是心中一動,也伸手摸向貓。

兩人分別摸著貓咪的頭部及頸背,並互相交談了兩句。不覺間,心境上親近了不少。

忽然,李奇感覺右小指碰到了一個柔軟略硬的東西,低頭一看,果然跟他猜想的一樣,是朱莉的右小指。

李奇捨不得分開,手指僵著不動,心中小鹿亂跳著。朱莉也沒動靜,臉上仍是淡淡的笑容。幾秒鐘後,上課的鐘聲響了,兩人才慢慢將手指分離……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