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條沒有尾巴的魚

 

李奇划著槳,有些靦腆,但喜色完全寫在臉上,藏也藏不住。

這是一個週末的下午,李奇與七、八位男女同學約好到離鎮上腳踏車車程約半小時的古崗湖划船。

李奇邊划著船,邊聽著朱莉輕快地哼著歌曲,邊思索著要找出個有趣的話題來。但幾分鐘過後,腦子似乎僵住了,然後臉色漲紅了,划船的手也生硬了。李奇怕朱莉被其它同學邀走,因此一到湖邊就立刻忍住怦然狂奔的心跳,口乾舌燥地邀請朱莉坐他的船。雖然朱莉毫不忸怩地答應了,但一直等到小舟划離了岸邊,李奇才鬆口氣,確認了自己的幸運。不過,那顆緊張狂喜的心卻還是安定不下來。

朱莉都看在眼裡,暗中覺得好笑,但怕他尷尬,便率先打破寂靜,說了些同學間的趣事。沒多久,李奇的緊張忐忑全消了,小舟也變得輕盈了,遠遠看去就像朵輕盈的黃睡蓮,悠哉地飄盪在綠波間。

李奇沉浸在這個美麗的畫面中,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氣。

不過,正當李奇含著笑,專心聽著朱莉講她飼養的貓咪時,忽然朱莉的臉色微微一變,像是瞧見了什麼難以置信的東西一般,兩隻眼睛充滿驚訝地看著李奇後方。

李奇連忙回頭,卻見除了碧波盪漾外,水面上靜悄悄地。

李奇疑惑地轉過身,看著朱莉,正要相問,卻又見朱莉驚呼出聲,並激動地指著船首不遠處的湖面。

李奇嚇了一跳,顧不得神情又喜又駭的朱莉,趕緊再轉過頭去。沒想到,自己竟也驚了個目瞪口獃,那碧綠無波的湖面上居然躍出一條一米長、有著亮麗金屬光澤的紫紅色長尾魚。

李奇沒見過尾巴這麼長的魚,更沒見過這種顏色的怪魚,有些害怕,差點忘了呼吸。獃滯了好半晌後,紫紅魚沉入了湖心,水面回復平靜,他才想起朱莉,於是將頭轉正,想關心一下朱莉。卻那知,才一回頭,又驚跳了起來。

「看到那隻長尾魚了嗎?」

李奇看著坐在朱莉位子上的人,心裡頭嘀咕了起來。過去每次見到黎曲,他都很開心,但這次卻不同。在這個難得的午後,他只想跟朱莉在這寧靜的湖面上共度,就算是黎曲也是煞風景,也不受歡迎。

 

『第八課  只有你自己 (yourSELF) 能讓你富裕』

黎曲指著小舟右邊的水面,李奇轉頭一看,忍不住驚叫出聲,只見兩尺開外一群小小的紫紅魚在湖面上蹦蹦彈跳著。不過,由於半透明的尾巴頎長得太誇張,跟身體的長度完全不合比例,所以跳躍的樣子有些蹣跚。

李奇身體微微後仰看著那群怪魚,有些緊張。但是,當他用眼角餘光瞥見黎曲跟他微笑示意後,也就放輕鬆了。這時,他才看清楚原來那群魚雖然看似亂跳亂蹦著,但卻是頗為有序地排列著這堂課的主題。

「仔細看看那群『長尾』魚,」黎曲刻意地強調魚的特徵。

李奇無奈一笑,他知道短時間內離不開這個光怪陸離的宇宙了,因此只好暫將朱莉從心頭放下,並準備好要面對各種可能的怪東西。

「這種魚叫『削爾富魚(SELFish)』,有一條長長的尾巴。」

李奇一聽到這個英文單字,就知道是個雙關語,但不懂這條『魚』跟富裕有什麼關係。

「『削爾富魚』是條自私的魚。自私會削弱你創造富裕的能力。」

李奇微微一愣,但繼之一想,已明白因果,便搶著說道:「自私的心態是害怕失去。害怕失去就是恐懼,恐懼資源有限,恐懼自己擁有的會被別人搶走,因此緊緊抓著不放,不敢、也不願跟別人分享。恐懼的腦波只會吸引來更多的恐懼。」

黎曲稱許地看著李奇,並往魚群隔空一撥,只見那群紫魚一陣騷動,排出了一段新字句。

 

將自私的魚尾巴去掉  專注自我 (SELF)就能創造富裕

李奇看不懂這段話的意思,正要思索,卻見那群長得像紫水晶鯛(Electra Deep Water Hap)的怪魚紛紛脫落掉長尾巴,並輕盈躍動地排列出一個尋常的單字SELF。而那些掉落的透明長尾巴也沒閒著,竟然在SELF之後排成ISH這個字串。然後,慢慢、慢慢地,那個ISH輕輕地游離,並輕輕地延展出I Suffered Harshly」這串文字,而不到片刻,就輕輕淡淡地消失在湖水裡了。

李奇看到這一幕,一陣悸動,雖然還不是很懂,但「我被傷得很重(I Suffered Harshly)」這段非常哀怨的話卻讓他很驚悸。

黎曲感受到李奇的震悸,於是用和緩安慰的語氣說道:「『削爾富魚(SELFish)』有愛跟恐懼兩種情緒,魚身的部分是自我(SELF),是愛的情緒。魚尾的部分是恐懼,是受害者的心態,是經常把『我被傷得很重』這句話掛在嘴邊、放在潛意識裡的負面態度。」

「受害者心態?您是說自怨、自憐、自我封閉、憂鬱感傷、把一切過錯都推給別人、並怪罪老天對自己一點都不仁慈的負面心情?」

黎曲聽到這一連串貼切的形容,笑了出來。

「受害者心態是一個威力強大的小惡魔。當你覺得你自己是受害者時,你那恐懼受傷、恐懼別人會來傷害你、恐懼老天會對你不仁慈的想法會讓你墮入情緒負回饋(negative feedback)的迴路裡。你的負面情緒會不斷地累積,你的自怨自憐會吸引到更多的自怨自憐,而你不斷放大的恐懼會讓你吸引到更多你所害怕的事情來跟你相共振。」

黎曲一說完,李奇已有體悟,便接著說道:「自私(Selfish)的出發點是恐懼,恐懼會削弱富裕力,吸引來不好的事物。把自私的魚尾巴 – 那個受害者的心態 – 甩落掉,就變成了自我(Self) ……,但是……

李奇沉吟了半天,不知該如何推論下去。

「不知道『自我 (SELF)』跟富裕力有什麼關聯,對不對?」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 (mySELF)」的責任

「你的生活是貧或富,你的心情是好或壞,你的事業是順利還是顛簸,都只跟『你自己(yourSELF)』有關,跟別人都不相關。」

黎曲才剛說完,就見李奇嘴巴張得大大地,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責怪別人很容易。我們可以輕意地把我們的貧困、疾苦、不快樂、不順利歸咎給別人,並在推委卸責的那個瞬間得到暫時的解脫,但是之後呢?之後得到了什麼?你的貧困、疾苦、不快樂、不順利還是一樣存在,推卸不掉,被推掉的反而是能讓你渡過這些難關的能力。」

「您是說永遠都不要怪別人,甚至連環境不佳時也不要怪罪局勢不好?」

「沒有錯。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責任。」

「局勢不好也是我的責任?」

「時局不好還是有人能夠創造出富裕的生活與事業,所以局勢不好只是藉口而已,擁有富裕力的人往往能在大多數人覺得局勢不好時創造出更多的富足與幸福。」

李奇半信半疑,不知如何接口,這時黎曲已接著說道:「聚焦自我(SELF)就能創造富裕力。」 

 

 

聚焦自我 (SELF)就能創造富裕力 

「把所有的事情都看成是自己的責任是非常有力量的一個創造富裕的方法。當你把所有事情都視為你的責任時,你會很仔細地思慮每一個步驟,小心謹慎地三思而行,絕不會莽莽撞撞地胡亂行動,因為成不成功都操之在你,沒有任何人可以怪罪,沒有任何事可以當成你失敗的藉口。」

黎曲停歇了一會後,繼續說道:「把所有的事情都看成是自己的責任就是聚焦在自我身上,不理會別人說什麼、做什麼,就只專注在你自己想要什麼、你自己在做什麼。」

「這不是很自私嗎?」李奇脫口而出。

「不,這跟自私完全不同,自私是有尾巴的。自私的人有一條由受害者心態、推卸責任、害怕失去、不願分享等情緒合成的長尾巴。他們習慣把責任推卸給別人,並緊緊抓住現在擁有的,不敢、也不願跟別人分享。自私的尾巴是由恐懼構成的。自我則完全不同,聚焦自我(SELF)的人已經脫落了自私的長尾巴(I Suffered Harshly),因此他們不會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他們的心態是對自己負責的心態,是愛的心態他們愛自己,愛自己所在做的事,愛自己週遭的人,因為在他們的內心深處,所有跟自己有關的人、事、物都是自我擴延出去的一部分,而他們愛自我,愛所有跟自我相關的事物。」

「我想我可能懂了。表面上看起來,專注在自己想要的東西上、不理會別人的想法,似乎很自私,但實際上卻是愛的表現 ― 愛自己、也愛自己週邊的人。所以,這反而是一種對自己負責任的態度。」

李奇看到黎曲同意的表情,便又說道:「沒有人會為我的成功或失敗負責,也沒有人應該為我的富裕或貧困負責。我的好或不好都是我自己的責任,唯一能為我的一切負責的人就是我自己,所以我應該愛自己,聚焦在自己身上,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而不是把焦點放在別人身上,做別人期待我去做的事。」

「說得很對。當你所做的事是為了符合別人的期待時,你的腦波頻率是恐懼的頻率,你害怕達不到對方的要求,害怕達不到對方的期待。因此,就算最後你做出來的結果符合了對方的期望,你恐懼的頻率還是會讓你吸引到一些不想要的東西。」

黎曲看了頻頻點頭的李奇一眼後,又接著說:「但是如果你是完全聚焦在你自己身上,你所做的事都是你自己真心想要的,那麼你的頻率是愛的頻率,你會有熱情,會有百折不撓的活力,你會吸引到好的人、好的事來幫你成就你所想要的。」

 

聚焦自我的人樂於分享 

黎曲往湖水撥弄了一下,指揮紫紅魚排列新的文句。李奇別過頭,欣賞著那閃著金屬光芒的亮紫色,不意間,卻驚見魚群中飄浮出一隻晶瑩剔透的小精靈,輕盈地拍著翅膀飛舞著。

「那是『分享小精靈(Elf of Sharing)』,」黎曲裝作神祕地說。

「每個聚焦自我(SELF)的人身邊都會有『分享小精靈』。愈是對自己負責、愈是聚焦自我的人,愈懂得愛。他們熱愛自己,也熱愛自己週遭的一切。他們非常樂於分享,因為他們知道分享會讓愛不斷循環,讓富裕不斷增生。」

李奇邊聽著,邊看著那隻美麗的小精靈。不過,沒一會,小精靈疾速振翅,一溜煙地消失了。

「我們將來還會遇到它,那時候我再介紹你們認識,現在我們再繼續談『自我』……

黎曲話說一半李奇想到一個疑問於是打岔問道:「聚焦自我的人,不理會別人說什麼、做什麼,這是不是一意孤行,很跋扈?」

黎曲笑一笑,說道:「好問題,我正等你問這個問題。」

 

Affluentability = SELF

「還記得創造富裕力的四個方法嗎?」

「濃情想像力(Emogination)、信念(Faith)、全面感知(Six Sensing)、持續不懈(Lastingness),」李奇想也不想就回答了。

黎曲滿意地笑了一下,然後又問:「試著把這四個字的第一個英文字母排列一下,你看到了什麼?」

李奇疑惑地看著黎曲,不知他在賣什麼關子,不過腦子裡還是依著黎曲所言,將那四個英文字胡亂地排列了起來。忽然間,一個特殊的組合在空中閃爍著紫紅色的光芒……

不,不是在空中,而是在水天交接處,是那群小小魚所排列出來的。

S.E.L.F.」李奇忍不住驚叫了起來。

Six Sensing

Emogination

Lastingness

Faith

李奇這時才想起為什麼之前黎曲提到「自我(self)」的時候都像是在刻意強調這個字眼,原來他是有特別用意的,原來他是在說雙關語。李奇大大吸了一口氣,起了些雞皮疙瘩,心裡頭對富裕力與自我(SELF)的關係不禁又是驚奇又是悸動

 

做你自己 (Be yourSELF)

「做你自己。發生在你身上的所有事情都是你自己的責任,沒有任何一件事是別人的責任。當你遇到困難或重大決定的時候,永遠要聽從你自己內在的聲音。討厭你、不喜歡你的人,可能會說些風涼話來打擊你。不必受他們影響……

「資訊是中性的,我們怎麼解讀,它就會是什麼,」李奇搶著說道。

「一點都沒錯。把這些人的話當耳邊風就好。不必動怒,不必生氣。愛怎麼說,是他的自由。你不去解讀他們說的話,那些話對你就沒有力量,不會影響你。你偏要去解讀他們的話,你就賦與那些話力量,那些話就會傷到你。也就是說,你要不要受傷害,完全取決於你,而不是他們,也不是他們所說的話。受不受傷,是你自己的責任。」

「但是對於關心我的人所說的話呢?」

「也不必聽!」

李奇已預期到是這個答案,但聽到黎曲說得這麼斬釘截鐵,還是猛然一驚。

「關心你的人害怕你受傷,害怕你走錯路,因此常常會出於好意地勸薦你。他們會用他們的經驗來給你忠告及建議。但是,他們的意見常常是被恐懼籠罩著,只是他們不知道而已。」

「為什麼?」李奇滿頭霧水。

黎曲不直接回答,而是別過頭去,指揮那群紫紅魚排出一個約莫籃球大小的圓圈圈。不過,那個漂亮的圈圈卻穰穰鬧鬧地,一點都不安定,只見那群魚兒拼命地往圈圈的中心擠,但沒有一隻願意往外頭寬廣的地方游去。

李奇看得納悶,不知道那個圓球到底是什麼含意。就在這時,他才注意到離小紫球半個船身遠的地方有一隻水晶般的小精靈輕快地舞動著翅膀。

黎曲知道李奇已經看到那隻小精靈了,便說道:「那是冒險小精靈(Elf of Adventure),它會幫助熱愛自我並且真心想要冒險的人。」

黎曲看了小精靈一會,然後話鋒一轉,說道:「我們都有慣性,都喜歡熟悉的環境,因為待在熟悉的地方,做熟悉的事最輕鬆,最不費力。」

「舒適圈!那個紫魚球是舒適圈!」李奇興奮地說,他已猜想到那群魚想表達什麼了。

黎曲欣慰地看著李奇,鼓勵他往下講。

「那些小魚就像我們的潛意識,拼命地往舒適圈裡鑽,卻不敢往外頭去冒險。」

「沒有錯,我們大部分人都是這樣,害怕外面的世界,害怕新的環境,只喜歡安穩,不敢冒險,」黎曲附和地說。

靜默了一會後,黎曲繼續說道:「許多愛護我們、關心我們的人也是如此。他們可能會用各種不同的理由勸我們留在原地、不要冒險。表面上看來,這些理由都有道理。譬如,你才剛畢業,什麼社會經驗都沒有,不適合創業;你工作才兩年,經驗及技能都還不足,不該冒冒然創業;你在這位置上已經十年了,老闆也重用你,離開好嗎;你都已經老了,再多撐個幾年就有退休金了,真的還要出去冒險嗎?」

李奇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不住地搖頭。

「事實上,這些規勸的言語往往是他們自己內心的寫照。當然,他們是愛護你,疼惜你,以為你沒想清楚,只是一時衝動,所以才盡可能地勸你不要衝動行事。但是,很多時候,這些勸薦的話就只是單純地反映他們內心的不安而已。」

「我知道啊,他們一定會覺得不安的,因為擔心我過度冒險,失敗受傷。」

「不是,」黎曲有些無奈,神祕地笑著。

吊了李奇一會胃口後,黎曲指了一下那團小紫球,然後說:「很多時候,我們週遭的親人及朋友都『害怕』我們成功。」

李奇嚇了一大跳,兩眼直瞪著黎曲,等待聽他說分明。

 

不要聽別人話中的情緒  只要聽他們話中的資訊就好

「親友們都已經習慣了跟你相處的模式,因此當你說要改變、要冒險時,他們的潛意識就會開始緊張,因為他們必須適應一個不同的你。也就是說,他們不能再用過去習慣的方式來跟你相處,他們必須被迫走出他們的舒適圈。所以,儘管在意識的層面他們很期盼你成功,但是在潛意識裡,他們是害怕的,他們怕你真的成功了。你的成功會讓他們的潛意識知道你跟他們不同,讓他們對自己產生負面想法,甚至讓他們覺得將失去你。因此,在他們潛意識的指揮下,他們會用各種理由來勸你多想想,不要輕易冒險。」

李奇覺得有道理,不禁背脊一陣寒涼。

「千萬不要誤會我要你一意孤行,完全不理會別人告訴你的。我想讓你知道的是,無論是不喜歡你的人、或是關心你的親友,聽他們說話時,你都不須要聽他們話中的情緒,那些情緒都只是他們內心的反射罷了,對你不但沒有幫助,反而會害了你。你應該聽的是他們話中的資訊,那是去掉了情緒之後的中性訊息。然後,你再根據你自己的直覺跟判斷,做出適合你的決定。」

「話中的情緒跟資訊?這是什麼意思呢?」

「舉剛才的例子來說,假設你已經工作十年了,正想要出來創業,但是你的親友都勸你打消念頭。有的人說你經驗還不夠充足;有的人說你的人脈還不夠寬廣;有的人說時局不好,一動不如一靜;有的人甚至潑你冷水,說你不是創業的料。這時候,你要將自己抽離,用中性的心情,像個局外人般觀察你們的對話過程,並且運用全面感知來解讀說話者的說話方式、表情、及肢體語言,看看他的話語是情緒反應居多,還是真的有道理。」

黎曲見李奇聽得專心,便繼續說道:「當你這麼做之後,你可能會感覺到有的人有些隱藏的恐懼。但是,你可能不知道那些恐懼是什麼,而他們自己也非常可能不知道他們的潛意識中有暗藏著的恐懼。不過,這都沒有關係,因為一旦你覺察到有恐懼的氛圍在他們的話語裡,你就知道不要讓你自己的情緒陷入他們的情緒之中,以免他們的情緒影響到你的判斷。你唯一應該做的,就是真心真意地感謝他們對你的愛護與建議,然後仔細反芻他們話語中的資訊,藉著這些資訊來幫助你做判斷。」

「我知道了,您只是用比較誇張的講法來強調不要聽別人講話時所表現出來的情緒罷了,事實上,還是要多聽別人的意見……我意思是說……那些不含帶情緒的資訊。」

黎曲滿意地笑了笑,然後問道:「知道關心你的親友通常會有的恐懼是什麼嗎?」

李奇搖搖頭,非常好奇地想知道。

 

恐懼可能只是單純地因為關心而產生  但也可能是他們幼年時的殘存記憶

「恐懼有很多種,有些就只是單純的關心,怕你失敗,怕你受傷害。只是,這些純粹出於善意的關懷當透過他們的表情、肢體語言、及說話方式表現出來後,你所感受到的卻可能是他們的懷疑、憂慮、甚至是不相信你會成功。」

李奇先是一愣,但繼之一想,立刻明白。他有些感傷地說:「做決定前,多參考親友意見是好的。但是,這卻也可能聽到不中聽的話,或是體驗到能力不被相信的不好感受。」

「這時候,就應將你的情緒抽離,不要被親友的話所挫折,也不要被激怒,一定要相信他們是好意,是為了你好,只是他們並不是你,沒有你那麼瞭解你自己,所以可能誤解你了,不知道你的能力。然後,用中性的態度,參考他們話中不含帶情緒的資訊,看看你自己是否真的準備好了,看看你是否真的對即將要做的事情充滿熱情。一定要記得,冒險小精靈只幫助那些熱愛自我並且真心想要冒險的人。不要為了賭氣而做決定,要因為你已有了相當程度的把握與熱情而做決定。賭氣時的心態是受害者的心態,發出的腦波頻率是不好的頻率,會讓你的冒險旅程充滿荊棘。」

黎曲抑揚頓挫地娓娓道來,李奇聽得頻頻點頭。

黎曲繼續說道:「他們可能會有的另一種恐懼則不是出於對你的關心,而是原由於他們對自己幼年時所發生事情的殘存記憶,這些記憶深深躲藏在潛意識的深處,細微難察,但卻一直影響著他們。這些恐懼除非運用全面感知去發掘,否則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那是什麼呢?」

「那是跟受害者心態相關的情緒與記憶。譬如,年幼時經歷過家中長輩創業失敗而被迫到處搬家躲債主;原本和父母有許多美好的互動,但父母共同創業後,只顧得照料事業,經常忙得看不到人影;或者是,父母創業成功了,雖然帶來豐裕的物質生活,但卻應酬不斷,致使自己經常孤單一人,感受不到親情溫暖。這三個例子,以物質層面來說,相差天南地北;但就精神層面而言,卻是非常類似,同樣都會在幼小的心靈上蒙覆上恐懼的陰影,也同樣會在潛意識的深處烙印上親人創業將使自己受害的印象。」

李奇長噓了一聲,悠悠地說:「看來無論創業成不成功,幼年時的這些經驗都會讓潛意識將創業跟顛沛流離、孤單、失去親情這些負面的畫面畫上等號。」

 

不要對抗  讓受害者心態 (I Suffered Harshly)的魚尾巴自然脫離

「在成長的過程中,或多或少我們都會因為某些事件而產生不同種類的受害者心態。這些自怨自憐的魚尾巴會讓我們想把責任推給別人,想躲藏在小小的舒適圈裡,而這些都將削弱我們的富裕力。」

「那該怎麼做呢?」

「不要對抗!對抗只會讓它的力量更強大。」

「對抗是發出恐懼的頻率?恐懼內心那個受害者的心態揮之不去?」李奇問。

「一點都沒錯。聚焦在『你自己 (yourself)』身上,熱愛你自己、熱愛你週遭的人、熱愛你在做的事;運用『你的自我 (your  SELF)』,把全面感知、濃情想像力、持續不懈、信念變成你的生活習慣,變成你的一部分。當發覺你對某些事情有受害者心態時,放慢腳步,放鬆心情,不要在意它,只要知道你有一條受害者的魚尾巴就好。繼續運用你的自我(SELF),一段時間後,那條魚尾巴自然就會脫落了。你愈不去在意它,你愈運用SELF,受害者心態就愈沒有力量。」

李奇受到黎曲催眠般語調的感染,心情沉靜了下來,不覺間閉起了眼睛,感受魚尾巴自然脫離時的輕鬆感覺。

忽然,船身一陣晃動,李奇趕忙睜開雙眼,眼前竟是朱莉美麗的身影,正興奮地指著船首的水面要他回頭看。

李奇又驚又喜,轉頭看向湖面,恰見一條一米長的不知名怪魚躍出水面,在陽光斜映下,燦爛地閃爍著金屬般的紫紅光澤。

不過,只才半瞬,那紫紅魚已沉入水中,湖面回復了平靜。

李奇回過頭,但見朱莉仍是一臉興奮。

忽然間,一陣悵惘油然而生,他很想告訴朱莉那個奇異宇宙的經歷,也很想跟她分享白髮老校長的故事。但是,話才到口,連忙壓下,他害怕嚇著了朱莉,於是只好改口問道:「妳上回說的口訣是什麼?」

朱莉心中一喜,開心地唸道:「Boldly Believing in RICH till Overwhelming You Generally Brings Vast Genuine Wealth. Get Started !!

李奇邊聽著,邊將那段話翻譯成中文來思考,感覺朱莉說的是「大膽地相信『富有(RICH)』直到你無法承受那個隨之而來的沁入肺腑的感動,通常就會為你帶來巨大的真實富裕。讓我們起而行吧!」

李奇一臉迷惘,感覺這段話跟黎曲教他的富裕力似乎有深刻的關連,但卻不懂它跟電阻的色環有什麼關係。

「我媽媽教我的,她說是我的祖先一代代傳承下來的口訣。據說……

朱莉沉吟了一下,然後放低音量,假裝神祕地說:「據說能開啟宇宙神祕的力量……

看了有點震驚的李奇一眼後,朱莉燦然一笑,說:「不過,很奇怪的是,這段口訣竟然跟電阻的色環編碼相符。」

「怎麼說?」李奇還是滿腹狐疑。

BBROYGBVGWGSBlack Brown Red Orange Yellow Green Blue Violet Grey White Gold Silver黑棕紅橙黃綠藍紫灰白金銀。」

李奇聽著朱莉流暢地唸著電阻色環編碼,邊回想著老師用彩色粉筆寫在黑板上,用來說明繪印在每一根電阻上的四個色環所代表含意的對照表。

 

色環顏色

第一環

第二環

第三環(前兩環數字須乘上之倍數)

第四環(代表電阻值的誤差)

(B)

0

0

x 100 = x 1

 

(B)

1

1

x 101 = x 10

 

(R)

2

2

x 102 = x 100

 

(O)

3

3

x 103 = x 1,000

 

(Y)

4

4

x 104 = x 10,000

 

(G)

5

5

x 105 = x 100,000

 

(B)

6

6

x 106 = x 1,000,000

 

(V)

7

7

x 107 = x 10,000,000

 

(G)

8

8

x 108 = x 100,000,000

 

(W)

9

9

x 109 = x 1,000,000,000

 

(G)

 

 

x 10-1 = x 0.1

± 5%

(S)

 

 

x 10-2 = x 0.01

± 10%

 

沒半晌,李奇雙手一拍,高興地說:「我懂了!妳是將各種顏色的第一個字母編寫成一段有意義的句子,這樣一來,難背的顏色順序就轉換成了好記的句子。」

「不過……,」李奇納悶著,一會後,疑惑地問:「妳的祖先?他們怎麼會用英文來編成這個口訣?」

 

朱莉微微一笑,正要開口回答,卻聽見同學在岸上招喚他們,於是說:「我們先回去吧,改天再告訴你。」

李奇答允了一聲,並立即划動雙槳,往岸邊划去。

斜陽下湖水燦燦金紅,映照著朱莉黑中帶紅的髮絲,煞是好看。

未命名1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