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盒中謎

 

朱莉離開金門已經七天了,李奇一直忍到這天,才取出朱莉在老木棉樹下給他的臨別禮物,因為當初答應了朱莉,必須等她到了西班牙之後才能打開來看。

這時候的金門仍是軍管,百姓要到台灣,除非是有特殊關係或是性命攸關的緊急事情才能申請乘坐軍機,否則就只能搭乘軍方的登陸艇。登陸艇是平底船,必須等到漲潮時才能靠岸上下客,因此從金門料羅灣碼頭到台灣高雄港的一趟不到三百公里的航程往往須要耗費3648小時,其中約有三分之一時間是在等候潮汐。到了高雄之後,還須搭火車或客運上台北,然後才能由松山機場飛往國外。這些都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完成的行程,所以李奇才會等到朱莉離開了七天之後才比較有把握她已經到了瓦倫西亞,然後才敢如先前所承諾的拿出小布袋,準備揭曉珍藏多時的小祕密。

這一天是個週六,李奇吃過中飯後就迫不急待地帶上那個蘋果綠的小袋子,騎了腳踏車,往離鎮上約二十分鐘車程的牧馬侯祠馳去。

唐朝時,金門設有牧馬場,熟諳馬性的陳淵被朝廷派任為牧馬監,率領了一支小型軍隊及十二個姓氏的族人由中國大陸來到位處豐蓮山麓的這個馬場牧養戰馬。除了養馬,陳淵還帶領百姓耕稼,將這個當時稱作浯洲的金門島開墾得卓有生氣。後人為感念他,尊崇他為「開浯恩主」,並在豐蓮山下建了牧馬侯祠來奉祀他。

李奇讀小學及國中的時候,金門最高的行政首長「金門防衛司令官」偶會在陳淵冥誕的那一天率領鎮上的中小學師生到牧馬侯祠上香祭拜並做精神講話。雖然那時候的李奇不是很明白陳淵的事蹟,但卻喜歡上了這個古意盎然的祠堂。所以,在這個要拆閱朱莉禮物的特別日子,李奇特意騎車到這個平時杳無人煙的小廟,他想安安靜靜一個人,在這個靜謐幽隱的祠堂裡,細細品味朱莉的心意。

騎到牧馬侯祠後,李奇在廟埕左側的榕樹下將腳踏車停妥,然後穿過幽清古樸的前殿及中庭。到達後殿的觀音佛堂之後,李奇左右看了看,果然一如他所預期地,全無人跡,只有簷間的雀鳥啁啾脆鳴,於是滿意地走到佛堂外的花崗石階處,坐了下來。

李奇將小布袋放在膝上,緊張地鬆開袋口的繩結,裡頭正如他所猜想的,是個小木盒。

李奇將紫檀色的木盒放在掌上細細瞧著,發覺盒上有一個三位數字的密碼鎖,而在鎖的上方,木質的部分有三個小小的圓點,分別是紫、橙、白三個顏色。頃刻間,他愣住了,不知該用什麼數字來解鎖。他回想之前與朱莉的所有互動,據以猜測可能的數字組合,但卻怎麼試都開不了鎖。

喪氣之餘,他將木盒翻來轉去,試圖尋找是否那個邊角寫有數字或是暗示,甚至還伸手到小布袋中,期盼能找到蛛絲馬跡。不過,什麼線索都沒尋著。

李奇錯愕地呆坐著,他沒想到朱莉給他出了道難題。他仰起頭,深深吸了一口氣,想讓頭腦清醒些,無意中卻瞧到前殿的屋脊上似乎有隻金色的貓咪匆匆閃過。

一見到那貓咪,李奇無奈地一笑,看來黎曲又要來攪局了。

只是,等了一會,四週仍是靜悄悄地。李奇有些詫異,暗忖「難道看錯了,難道只是隻普通的貓?」就在這時,一道靈光閃過,「金色」……的貓,是了,一定是這樣……

李奇想起朱莉教他的記誦電阻色環的口訣,於是趕緊盯著密碼鎖上方那三個有色小圓點,把那三個顏色循著口訣中的顏色對照表做對應,沒多久,三個數字出現在腦子裡……

紫:7

橙:3

白:9

李奇將三個號碼轉輪轉到定位後,用力吸了一口大氣,然後屏住呼吸,將右手大拇指抵住轉輪,輕輕往上撥……木盒開了。

李奇忍著怦怦狂奔的心跳,慢慢將盒蓋打開。但是,當看進盒內時,他傻眼了,盒中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看似年代久遠的泛黃小便條紙,紙條上則有娟秀字跡書寫的四個阿拉伯數字。

李奇百思不解,不明白朱莉想告訴他什麼。她的生日?她在西班牙的經緯度?她在瓦倫西亞的地址?還是她的郵局保管箱密碼?

想了許久,一點頭緒都沒有,李奇非常地懊惱。忽然,一陣馬蹄聲從遠處隱隱傳來。李奇側耳細聽,那蹄聲愈來愈近,似乎就已在廟門口了。

李奇滿腹狐疑,猜不透這早已不牧馬的地方怎麼會有跑馬聲。他仔細地將小木盒收拾好,然後走往前殿。

出了廟門,李奇嚇了一大跳,眼前是片紅紅黃黃的沙漠,而在塵土飛揚中,一群健碩的美洲野馬嘶鳴著。

李奇有些惶恐,害怕那群野馬會朝他奔來。他緊張地提防著馬群,不意間,一聲尖厲的貓叫聲腳邊揚起。李奇低頭一看,是一隻金色的貓咪衝跑了過去,看起來應是被野馬驚嚇著了。

李奇轉頭看那貓咪,見它正沒命似地跑向祠堂,但是……奇怪的是……當他將目光平視時,他看到的不是牧馬侯祠,而是一座教堂,一座高聳而莊嚴的哥德式教堂。

李奇對這種突兀的時空轉變早已有過多次的經驗,因此沒半瞬就知道他又進入了黎曲的宇宙,於是對外頭那些野馬也就不再擔心了。他好奇地走進教堂,沒想到立刻就被內殿的恢宏氣勢震懾住了。好半晌後,他才收回心神,將目光往週遭顧盼瀏覽,這時才注意到最遠端的祭壇前方有群圍成圈圈的修女。

李奇知道那群修女只是些古老資訊的畫面重現而已,不會跟他有任何的互動,更不會被他驚擾到,因此就大膽地往祭壇走去,想看看她們在忙些什麼。不過,才走到內殿的中央,距修女們還有一段距離,一道燦爛的日光剛巧透過彩繪的嵌花玻璃窗射了進來,在他正前方的走道上映出了一段斑斕美麗的標題……

 

『第十一課  默默.感恩』 

李奇看著映射在地上的課題,心想:「看來修女們是在默默地祈禱、感恩吧?」

「回過頭來,你就會知道她們為什麼要祈禱、還有在祈禱些什麼。」

李奇一聽到背後的聲音,鬆了一口氣,知道黎曲出現了,於是也就不再擔心須得自己一個人孤單地在這個陌生的教堂中摸索。但繼之回想黎曲所言,卻不禁心中微微一震,因為他更加確認了之前所懷疑的 黎曲似乎跟他有某種奇特的心靈聯繫與感應,感覺起來,黎曲似乎真的能在他不開口的情況下讀到他的心思。

不過,那個疑惑的念頭才剛浮起,李奇就決意暫不理會。他轉過身去,想看看究竟是什麼事情讓修女們虔敬地祈禱。然而,他卻驚訝地發現黎曲並不在眼前。

「往上看,」黎曲含笑的聲音又再揚起。

李奇將視角上揚,就剛巧與微笑地倚著欄杆、站在二樓唱詩班廂房內的黎曲雙目相覷,於是便開心地往位於教堂入口處上方的閣樓廂房走去。只是左顧右盼,到處都找不到樓梯。

「往這邊走。」李奇正感納悶,忽然左前側又傳來黎曲帶著笑意的聲音。

李奇循話語響起的方向看去,嚇了一跳,他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幾秒鐘前明明已經看過,閣樓底下是沒有樓梯的,但此刻黎曲卻站在一座兩側都空盪盪、沒有扶手的螺旋梯上頭。李奇懼高,因此看得膽戰心驚,一顆心高懸了起來。

黎曲走下那座「驚險的」螺旋梯,來到李奇身邊,說道:「這裡是美國新墨西哥州的聖塔菲市Santa FeNew Mexico)1872年時,一群羅瑞多修女(Sisters of Loretto)奉聖塔菲總教區主教之命在這裡興建一座『聖母之光禮拜堂(Our Lady of Light Chapel)』。她們僱用了一位法國的建築師來設計這座教堂,但是很不幸地,當教堂於1878年快完工時,建築師突然過世了。這時,修女們才發覺沒有樓梯可以通往二樓的唱詩班廂房。」

「miracle stairs」的圖片搜尋結果

「沒有樓梯?」

「嗯。找不到設計藍圖,所以不知道原來的設計有沒有梯子。不過,就算有的話,那梯子究竟長什麼樣子?安排在什麼位置?工人們不知道,建築師的助理也不知道。」

「那怎麼辦呢?」

「修女們找來當地的一些建築師做評估,但沒有人敢接這案子,因為殿內的空間太過狹小,他們會的那些傳統的樓梯設計都顯得太巨大、太佔空間,無論採用那一種款式,都勢必會破壞內殿的美感,」黎曲邊說著,邊回過頭去,指了指二樓的廂房跟地面,接著將食指指在螺旋梯上。

李奇也跟著看向左前方牆角處的那座螺旋梯,焦急地等著黎曲揭開謎底。

 

全然託付  全然感恩地祈禱 

又一道日光透過嵌花玻璃窗在李奇腳邊的走道上打出一段綺麗的文字。

李奇邊欣賞著那些美麗光影組成的文句,邊思量著句中的含意,不意間,那些光點竟飛離了地面,並不疾不徐地在空中匯聚起來,成形為兩個小精靈,其中一個衣衫繽紛五彩、皮膚泛著淡淡金光,另一個則衣杉樸質、但全身透露著自信光芒。

黎曲跟兩個小精靈打了個招呼,然後說:「修女們並不氣餒,雖然她們還不知道誰會來幫忙興建,但她們『知道』必將有道樓梯,而且還會是座美麗的樓梯。」

黎曲一說完,兩個小精靈便拍著翅膀,往教堂的另一端飛去。

黎曲讚歎地看著已飛到祭壇邊的兩個小精靈及圍著圈的修女們,然後又說:「她們決定用『九日敬禮Novena)』向木匠的主保聖人聖若瑟Saint Joseph)祈求。」

李奇疑惑地看著黎曲,不知那是什麼。

「她們連續九天向聖若瑟祈禱……

「我知道了,」李奇興奮地打斷黎曲,說道:「她們全心全意地相信聖若瑟會幫助她們,甚至她們打從心底就『知道』會有一條連接地面跟閣樓的漂亮樓梯,於是她們運用SELF的力量,藉由祈禱的方式,在心中濃情地想像孩子們莊嚴喜悅地踏著階梯走上唱詩班廂房裡。她們毫不懷疑,全心地相信九天的祈禱過後,樓梯的難題就會獲得解決。」

黎曲高興地看著李奇,說道:「差不多都說對了。比較須要修正的是,她們並不知道SELF這個字詞,也不知道它會啟動腦波共振的吸引力法則。但是,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們全心全意地相信,全心全意地信任。」

「不過,虔誠祈禱了九天後,」黎曲故意賣了個關子:「什麼事都沒發生。」

看到李奇微微一愣,黎曲才又笑笑地說:「一直等到第十天的傍晚,一位頭髮灰白的中年男子騎著瘦馬,就像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一樣,從沙漠的遠方慢慢行來。」

李奇腦子裡不禁響起荒野大鏢客的蒼涼音樂。只是,心情還沒有完全溶入西部電影的場景中,黎曲已接著說道:「那男子說可以幫忙解決樓梯的問題,但要求絕對隱密,除了修女們的三餐送飯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接近教堂,更不可以偷窺。」

李奇一陣訝異,很好奇接下來的故事。

「那男子將自己閉鎖在這個教堂中,沒有人知道他在裡面做些什麼。修女們則謹守承諾,阻止任何鄉民接近,她們自己也從未進去看過。三個月後,修女們再送飯去時,沒有人回應。逼不得已,只好打開教堂大門,這時才發覺那人已經離開了,但是在內殿的邊角處則兀立著這座讓世人驚豔、讓工程界百思不解的美麗螺旋梯。」

「工程界百思不解?」

「嗯。仔細看,說說你看到什麼了?」

李奇走近螺旋梯,仔細地打量,頗一會後,驚呼了出來:「沒有柱子支撐!?」

「是的,你很難想像這是怎麼做到的。從建築外觀上,這座22英尺高的螺旋梯拔地而起,在空中360度迴旋了兩次,除了連接地面及連接廂房的那兩階之外,其它的每一階都是懸空的。你看不到任何的釘子,也看不到任何的支柱,你會懷疑這樣的梯子牢靠嗎?但是,一百多年了,這個梯子屹立不搖,就算是33個階梯都站了人,梯子也絲毫不晃動。」

李奇忍不住抓住其中一階,用力晃了晃,果真文風不動。

「不過,還有更離奇的。」

黎曲見李奇兩耳豎得高高地,才又說道:「從建築材料及建造過程來說,這座階梯更是充滿了神祕疑雲,讓人不得不稱呼它是『奇蹟之梯(Miraculous Stairs)』。根據修女們所述,那神祕男子只用了曲尺、鋸子等簡單的木工工具及少許熱水就獨自一人建造了這個神奇的旋梯。」

李奇眼睛瞪大了起來,忍不住不停地打量那座優美的螺旋梯。

「摸摸這梯子的木材,仔細看看它的紋理。這是一種非常堅硬的針樅樹,但是……有趣的是……,」黎曲又刻意賣了個關子。

「聖塔菲市、甚至整個新墨西哥州都不生產這種針樅樹。而更啟人疑竇的是,在整整三個月的施工過程中,除了修女們送飯之外,沒有人接近過教堂,更別說有大隊人馬運送木材進去了。」

李奇愈聽愈驚,全身雞皮疙瘩都浮了起來。

 

感恩就是讓潛意識澈底地相信事情已經實現  已如所願 

「就算到了今天,螺旋梯的奇蹟也還是個謎。那個神祕的男子到底是誰?為什麼他要隱密地施工?為什麼他不拿取酬勞?而他又是如何憑藉一己之力建造出這座旋梯的?」

「不過,」黎曲又接著說:「這個故事的重點並不是它有多傳奇,而是這個傳奇是如何發生的。」

「祈禱?」李奇略帶疑惑地說。

「不,不是祈禱。祈禱只是儀式而已,那不過是修女們外顯出來的樣子罷了;真正產生力量、讓奇蹟發生的是感恩,這是修女們在內心裡、在潛意識裡所做的,而這部分是我們從外觀上看不到的。」

李奇微微一愣,但旋即明白了過來,因此高興地說:「就跟冥想以及肯定句的方法一樣,真正重要的不是做了什麼儀式、默唸了什麼句子,而是腦子裡想了什麼、潛意識裡發出了什麼腦波頻率。」

李奇才剛說完,就見那兩個在修女們頭頂上盤旋飛舞的小精靈朝他們飛了過來。

「這是感恩小精靈(Elf of Gratitude),」黎曲指著那全身泛著淡淡金光的漂亮精靈介紹著。

「在運用濃情想像力及全面感知時,有時候會因思緒雜亂而無法置身在想要的畫面已經實現的情境裡,也無法感受到美夢成真時的濃烈情緒,這時我們發出的腦波頻率跟我們想要的美好事物的自然頻率並不一致,因此無法將它們吸引來跟我們相共振。遇到這種情況時,選擇感恩,而不是氣餒。當我們這麼選擇的時候,就會召喚來感恩小精靈,它擁有強大的力量,能幫助我們安定下來,進入濃情想像及全面感知的狀態。」

 

感恩不只是一種心理狀態  而是一種方法 

「羅瑞多修女們在九天的祈禱中不斷地感恩、不斷地讚美。她們感恩聖若瑟讓教堂擁有一座漂亮的樓梯,感恩唱詩班的孩子在二樓廂房裡唱出莊嚴優美的聖樂。她們的心境是愛的心境,她們『知道』事情『已經』如其所願實現了,因此她們的潛意識發射出愛的頻率,在宇宙間迴盪,在人群中尋覓,於是那個神祕的木匠被吸引來了,造就了這段傳奇的故事。」

黎曲用神祕的語調說完後,李奇立刻問道:「可不可以這麼說,雖然一開始她們對能否擁有一道不會破壞內殿空間美感的漂亮樓梯一點把握都沒有,但是她們放下心中的恐懼,選擇相信,選擇感恩,並不斷用感恩這個『方法』做祈禱,於是感恩的心境讓她們進入了SELF的狀態,發射出『已經擁有』一道美麗樓梯的腦波頻率?」

「一點都沒錯。通常我們都是在事情如我們所願時才會感恩,這時候的感恩是一種被動產生的情緒,是因應『我看到,所以我相信』而產生的心理狀態,雖然對發出愛的腦波頻率有幫助,但力量並不強。相反地,如果我們在事情還渾沌不明時就先感恩,感恩事情『已經』如我們所願地實現,那麼,這就是主動地產生感恩的情緒,會啟動『我相信,所以我看到』的神奇機制,讓我們的潛意識發出強力的愛的頻率,將想要的事物吸引過來。也就是說,感恩可以不只是一種被動產生的心理狀態而已,它可以更進一步,成為一種主動的方法,一種啟動吸引力法則的強力方法。」

黎曲說完後,對著早已端坐在螺旋梯上的感恩小精靈使了個眼神,接著就見它纖手一揮,沒半晌,另一個精靈憑空出現了。但於此同時,感恩小精靈卻優雅地消失在木階上,成了幾個金色的文字……

 

沉默是金 

李奇看著這段老生常談的話,有些不解。這時,黎曲說話了。

「不懂沉默跟富裕力有什麼關係,對不對?」

李奇才剛要點頭,黎曲已接著說道:「我相信你已見過『沉默小精靈(Elf of Silence)』很多次了,它總是跟著其它的精靈一起出現,但總是沉默不語。」

「我有注意到它,也奇怪它總是都不說話,但沒想到它竟然名如其人,有著這麼奇怪的名字,」李奇回答道。

「它一直都是沉默的,但是它離群索居嗎?」黎曲問。

李奇搖搖頭。

「它孤單嗎?」

李奇看了看沉默小精靈,又搖了搖頭。

「它既不離群索居,也並不孤單。雖然它不說話,但你從它的肢體動作、從它的臉上表情,你可以感受到它全身都煥發著自信的光芒,而其它的小精靈們也都樂於跟它相處……儘管是默默無聲地相處。」

 

沉默才能啟動潛意識的力量  

「當你下了決心、想要做些什麼時,一定要保持沉默,不要跟任何人講。」

「為什麼?不是要多找人商量請益嗎?」李奇驚訝地問。

「還沒做決定之前,多找有經驗、愛護你的人請教是好的,但千萬不要將你想做的事輕易地說出來。而做了決定之後,更要保持沉默。」

「為什麼?要隱瞞或是欺騙他們嗎?」李奇更疑惑了。

黎曲笑了出來,並趕緊說道:「不,要誠實面對你所請益的這些對象,並要用坦誠的態度讓他們知道你的感謝。所以,你可以這麼做,用委婉的方式,在不講出太多細節的情況下,讓他們知道你正在面對及處理那一方面的問題,但是因為你還需要想得更清楚,因此暫時不方便告知他們細部的資訊。然後,在取得他們諒解之後,告訴他們你會讓他們知道你的進展,並請他們繼續提供你寶貴的意見與協助。」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李奇還是不懂。

「兩個理由。第一個理由跟我們自己的潛意識有關。潛意識分不清楚真假。當我們到處嚷嚷,到處跟別人講我們『想要』做什麼時,潛意識聽久了,習慣了,就會誤將那件事當成我們『已經』做到了。於是,我們內心就會鬆懈,如同水庫有了裂縫,不斷將水往外流洩一般,蓄積不了能量,而其結果就是……我們想要做的事沒多久就無疾而終了。」

「那第二個理由呢?」

「還是跟潛意識有關。不過,是別人的潛意識。」

李奇又看了一眼螺旋梯上那段金色的句子,心想「別人的潛意識?難道是之前說過的深藏在潛意識中的舒適圈?」

「關心你的人怕你受傷……

李奇一聽到這個起頭,立刻知道他所猜想的沒有錯,於是接過話頭說道:「我知道了,他們的出發點是好的,是關心我。只不過是,他們的潛意識已經習慣了特定範圍的舒適圈,所以跟他們請益時,若將太多的細節告訴他們,可能會讓他們緊張,一方面是擔心我,二方面則是擔心他們自己必須走出已經習慣了的舒適圈。而這個對走出舒適圈的恐懼是他們理智的意識所不知道的,它是感性的潛意識在暗地裡運作的結果。」

「是的。這時候你就可能會聽到許多出於好意的耽憂與勸薦的話,這些話或多或少都會影響你的判斷。但是,你的未來是你自己的責任,應該由你自己決定,而不是由別人的好意及耽憂來幫你做決定。所以,保持沉默。保持沉默才能讓你免於受到外界的干擾,讓你的潛意識清明,並讓你能夠進入SELF的狀態,做出好的選擇與決定。」

 

沉默小精靈是球場上的捕手  是球員的場內教練  

「棒球場上,捕手總是戴著面具,也總是蹲著,因此是球場上最容意被觀眾忽視的人。但是,捕手卻是隊友們的安心丸,是球員們的場內教練。他綜觀全場,沉默冷靜地指揮場上隊友的臨場應變。」

「您是說沉默小精靈就像捕手,指揮調度其它的小精靈隊友?」李奇問。

「不。指揮調度小精靈是精靈王才有能力做的事。『選擇小精靈』是精靈的王,它就像球隊的總教練,只有它才能指揮所有的精靈們,沉默小精靈也是要聽從選擇小精靈的調度,就像捕手也要聽從總教練的指令一樣。」

李奇原本就有疑慮,很難想像一個沉默的精靈如何指揮得了那群活力旺盛的精靈,因此當從黎曲口中確認了選擇小精靈才是精靈的指揮官後,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但是,這也讓他更迷惑了,不知道這兩個精靈如何分工。

 

沉默並不是無所作為  而是積極的內心運作  

「無論遇到什麼事情,當你『選擇』了召喚『開創』、『可能』、『流通』、『分享』、『學習』、『誠實』、『感恩』等等小精靈們來幫助你時,請記得,一定還要選擇『沉默小精靈』,讓它成為你的隊友。為什麼?因為沉默並不是一句話都不說,更不是無所作為;而是完全相反地,是在內心裡非常積極地運用SELF的力量,尤其是全面感知這個方法,讓腦子裡的水庫飽滿,蘊釀出驚天動地的能量。」

李奇看了黎曲一眼,似懂非懂地。

「舉例來說,假如你有一些開創性的想法,是市面上所沒有的,甚至是革命性的,那麼一定要保持沉默,然後運用全面感知(S)來打開你的潛意識天線,從宇宙感知更多的相關訊息,並感知你自己的潛意識,確認你是否打從心底相信你的想法;用濃情想像力(E)盡情狂放地想像根據你的想法所創造出來的美好畫面;持續不懈地(L)這麼做,24小時不鬆懈地將這個美好的畫面輸入你的潛意識中;堅定你的信念(F),自在應對別人的干擾,輕鬆面對外界的質疑。」

黎曲略歇了口氣後,繼續說道:「你可以跟一些愛護你的人請益大方向,但是千萬不要跟他們說太多你想做的事情的小細節,否則善意的勸薦一定會影響你的心情跟決定。而且,更嚴重的是,一旦你說了全部的細節,你就會給自己帶來莫大的壓力。原本你只須要對你自己負責就好,現在卻變成了你還必須對知道你的計畫並且關心你的人負責,因為如果你沒做好,他們一定會失望的。」

李奇靜靜地點頭,比較懂了。

「另外,之所以要沉默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性考量。通常我們都會想要尋求別人的認同與認可,尤其是長官、親近的人、或是信任的朋友。這是因為在潛意識裡,我們不想孤單,我們想要盟友,所以我們會想要尋求別人的背書。但是,尋求背書就是與SELF相背離的做法,因為你是對自己不負責任,你把決定權交給別人,要別人來為你的成敗負責。」

李奇嚇了一跳,他從沒想過尋求別人的認同竟然有這樣的負面心思暗藏在潛意識中。是的,一點都沒有錯,當別人背書了,而最終還是失敗了,的確是給了自己一個推卸責任的藉口。

 

沉默才能為自己負責  

「你必須為你自己負責,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自己的責任。只有為你自己負責,才能啟動你自己(yourself / your  SELF)的能力,啟動腦波的共振法則,而沉默是讓你為你自己負責的最有力方法。」

「為什麼呢?」

「沉默時,你才能聚焦在你自己(yourself / your  SELF)身上。然後,你才能專注、積極地運用全面感知來觀察你的潛意識,偵測你潛意識中真正想的是什麼 是負責任、會讓你更美好的想法?還是推卸責任、讓你遠離美好的念頭?譬如,你學習的真正動機是什麼?是為了拿到別人的讚賞?還是為了建立你自己的能力?如果是增進你的能力,那就是負責任的思維。但如果是為了別人的讚賞,那你的潛意識所想的是缺乏 缺乏讚賞。這是一種恐懼的思維,會讓你發出匱乏與恐懼的腦波頻率,並讓你在不順遂時拿不獲別人賞識來卸責你的能力不足。又譬如分享,你是真心想跟別人共享?還是祈求將來別人有好的東西時也會分享給你?如果是後者,那麼你發出來的是恐懼別人獨享、害怕他們漏了分給你好處的頻率,這種想法能讓你在失意時順理成章地拿別人的貪婪自私作藉口,輕鬆地卸責你的不夠努力。」

李奇聽到這裡,忍不住附和地說:「啟動腦波吸引力法則的關鍵是我們的潛意識想些什麼,而不是我們說些什麼,也不是我們做些什麼。所以,以剛才講過的感恩為例,運用感恩的方法時,必須全然地相信事情已經如我們所願地完成了,讓心中充滿感激涕零的情緒。」

「完全正確。感恩時,如果心中想的是『祈求』上蒼幫我把這件事情做成,那麼潛意識裡真正想的是耽心與失敗,而不是相信與信任。在這種情況下,就算說了些感恩的話、做了些感恩的儀式,發射出來的將是憂懼的腦波頻率,」黎曲說道。

李奇會心一笑,說道:「都瞭解了,還剩下最後一個問題。保持沉默是不是獨自一人承擔所有的事情,不尋求別人的幫助及團隊合作?」

 

沉默不是孤單  不是孤僻  而是聚焦自我  蓄積能量 

「孤僻通常是因為缺乏自信,孤單則往往是由於缺乏別人的關愛。但是,這些都是你幻想出來的。你把自己看得很差時,你表現出來的就會很差,於是你就會失去自信而變得孤僻。你想像別人都不關心你,你就會看不到別人對你的關懷,甚至把別人的關愛看成是施捨你、可憐你,於是你就更加覺得孤單。」

黎曲略一沉吟後,繼續說道:「不過,當你選擇學習、分享、開創、感恩等等行動,並保持沉默來運用SELF的方法時,你就會將你的潛意識變成一個雷射共振腔。你所發出的跟學習、分享、開創、感恩相關的腦波頻率將在這個腔體中不斷地震盪增幅,而當能量蓄積到相當的強度時就會衝出共振腔,發出強力的雷射光束,將你的腦波分毫不差地送入你所想要的畫面中,讓你與你想要的美好事物相共振。」

李奇眼中發出了燦耀的光芒,他在腦中看到了那道亮麗的雷射光。

「在這個高度聚焦的過程中,你的學習、分享、開創、感恩等等行動會不斷產生正向的回饋,讓你充滿自信,讓你樂於與人為伍,因此你不會孤單,更不會孤僻。而你也會自然而然地找到跟你相同頻率的人,組成相同頻率的團隊。」

「清楚了,所以沉默並不是不尋求別人的幫助,也不是拒絕團隊合作,對吧?」李奇覺得黎曲還沒明確回答先前問的這個問題,因此又提問了一次。

 

同心齊力的團隊就如同海筆  沉默地蘊釀炫目懾人的光芒 

「你不但要尋求別人的幫助,而且也要尋找齊心齊力的團隊,這樣才能事半功倍。但是,你不能莽莽撞撞就急著往外尋找你的貴人及團隊。你必須先沉默地訴諸你的潛意識,運用SELF的方法,讓你潛意識的六感天線從宇宙尋求解答。當你這麼做的時候,有時候,問題的答案會自然浮現;有時候,你的潛意識會指引你該向誰尋求幫助;而有的時候,你所想要的團隊會自然成形。切記,遇到問題時,一定要先沉默,而不是冒冒然找人幫忙,否則通常的情況是你會聽到許多風涼話,對你造成傷害。」

李奇輕輕地點頭,但還是有些疑問:「一個團隊如果保持沉默,都不溝通,那如何是個團隊呢?」

「一個有共同信念的團隊就是一個大的自我(Big Self) ……

李奇一聽到「大的自我」,立刻就跟螺旋梯上閃著金色光芒的標題聯想了起來,並接著說道:「這個大的自我就像海筆一樣,外表看起來是單一的個體,但其實是由許多獨立的水螅體共同組成的,它們彼此溝通、相互連結,擁有共同的信念、共同的目標。」

「是的,這個同心齊力的『大的自我』緊密地連結在一起,不喧嚷、不嘈鬧,沉默地蓄積能量,一旦遇到外敵騷擾時,就合力發出炫目懾人的亮光,嚇走掠食者,」黎曲接過話頭,一邊說著,一邊回憶著他高中時在那個外來客稱為小金門、本地人喚作烈嶼的海邊看到海筆(Sea Pen)時的情景。

黎曲說完後,仍陷在回憶之中,但是李奇卻一點都沒留意到空中靜默了下來,因為這個時候他也正回想著幾天前在烈嶼潮間帶看到受他驚嚇而發出閃耀亮光的海筆。

頗半晌後,黎曲醒轉過來,看了週遭一眼後,露出大大的笑容,並抬了抬下巴,示意李奇看向左側。

李奇好奇地轉頭,也不禁綻開了笑顏,只見那隻被野馬驚嚇著的金色貓咪這時竟頑皮地順著螺旋梯的扶手滑溜了下來,然後又一溜煙地往教堂外邊跑去。

李奇連忙跟著貓咪跑出去。但一出教堂大門,預期中的野馬及紅色沙漠竟都不見了,眼前是水泥地面的廟埕廣場,而他的腳踏車還靜靜地棲停在大榕樹下。

李奇若有所失,但沒奈何,只好走往腳踏車處,準備回家。不意中,腳上踢到一個物件,低頭一看,竟是朱莉給他的那個蘋果綠小布袋。

李奇大驚失色,趕緊拾了起來,並珍重小心地拍去上面的灰塵,然後疼惜地輕輕放入背包中。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