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職業賭徒Bill Benter因為太會贏錢,遭到美國賭場列入黑名單,被拒絕入場,只好轉戰香港賭馬,據報導,他利用一個「賭馬方程式」,公然在200111月連續押中香港賽馬三場比賽的前三名,贏得高額頭彩約1.18億港元。

Bill Benter。(圖擷取自網路維基百科)

大學主修物理的美國人班特(Bill Benter)彭博資訊報導,班特在那場比賽以160萬港元下注逾5.1萬筆,有35筆押中兩場比賽的前三名,得到安慰獎,1筆正確預測三場比賽勝出的全部9匹馬。但他靠的不是運氣,而是自己寫出來的演算法,他聲稱,拍照存證後已將頭獎彩票鎖進險箱,因為覺得去領奬不符運動精神。

香港沙田馬場。路透

現年61歲的班特看來像位大學教授,走路略顯駝背,他的捲髮和鬍子都有些花白,說話腔調柔和。他自述賽馬動機不純然因為錢,他的征服慾來自於別人說這是不可能的任務。當他贏錢時,面龐只會掛上滿足的微笑--歡呼喧嘩和怪叫不已是鄉巴佬行徑。

據報導,生於美國匹茲堡的Bill Benter,大學時修讀物理,原本是便利店打工,每大約是賺40美元,將薪水拿到賭場開賭,利用研究或然率(probability theory)贏點小錢,後來改到麥當勞當清潔工,一樣也是到賭場小賭,但是22歲時,在賭場碰到一個澳洲撲克牌團隊,邀他入隊,從踏上職業賭徒生涯。

Bill Benter曾在6星期內,在21點賭枱上狂贏8萬美元,因為一次贏太多錢,被賭場保全趕走,還被賭場列入黑名單,無法在拉斯維加斯生存,只能轉戰香港馬場。

班特的雙親給他完全的自由,所以度假時,他自己搭便車遊遍歐洲和埃及,還曾開車橫跨俄羅斯。22歲時,班特受到數學大師索普的賭博理論啟發,輟學搭灰狗巴士到拉斯維加斯玩牌。

他參加澳洲人伍茲組成的職業賭徒團隊,靠算牌贏錢維生。因為出入包括蒙地卡羅在內多處賭場,牌桌邊有穿燕尾服的侍者在旁端茶送酒,班特覺得自己就像詹姆斯龐德,完全不想回學校唸書。但賭場一點也不歡迎他們這種會算牌的賭客。班特和伍茲1984年登上賭場黑名單,在拉斯維加斯已無前途,必須另謀生路。

班特得知香港有賽馬簽賭,便埋首研究所有找得到的相關書籍,終於在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找到專業學術論文,建議將包括直線距離、體型大小、輸贏記錄和騎師技巧在內多項變數的機率予以量化,以預測賽馬出賽的成敗。

已經自修高等統計並學會寫電腦程式的班特,1984年秋季起,先雇人將香港賽馬成千上萬場賽馬的比賽結果輸入電腦,然後在19859月帶著三台笨重的IBM電腦飛往香港。1986年夏季,準備的15萬美元現金輸掉12萬美元。但1988年,他靠打牌攢了些錢,重回香港奮戰。

費盡心思找尋並輸入大量數據後,班特發現天氣和賽馬結果無關,但馬匹在前次出賽後休息的天數卻有影響。真正最具突破性進展的是採用香港賽馬會公開的賠率,再加上他自己的獨家演算法。班特說,1990-91年賽馬季,他賺進約300萬美元。

他持續賭馬,以逾120項變數追蹤和預測一匹馬的表現,後來甚至成立賽馬避險基金,利用機率模型幫投資人獲利。

他聲稱自己的團隊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贏得5000萬美元。因為贏太多,他們的戶頭還一度遭凍結。他盡量保持低調,也不出面領巨額獎金。坊間對200111月那次賽馬的頭彩沒人領,多有揣測,其中之一是贏家太過興奮死於休克。

班特現已搬回美國匹茲堡,除了電腦投注全球各地賽馬外,他在各大學舉辦數學演講,和別人分享他的理論。他也以自己的模型系統發表報告,後來成為開山之作,啟發整個高科技世代賭徒。

至於他到底膁了多少錢?班特有些不自在地表示,他的團隊累計賺到近10億美元,但其中一部分歸香港和美國的合作夥伴。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