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正快速成為歐洲的代理孕母大國,代理孕母的高額報酬讓不少烏克蘭年輕女性趨之若鶩。

「Agent pregnant mother」的圖片搜尋結果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來自澳洲伯斯(Perth)的克拉帕克夫(Bec Kalpakoff)是每年合法使用烏克蘭代理孕母的數千名父母之一。代理孕母生下她的雙胞胎納許(Nash)和印迪(Indi)後,克拉帕克夫有五個月暫時以烏克蘭首都基輔為家。

烏克蘭代理孕母替捐卵者懷一個孩子的費用為3-4萬歐元(約台幣105-140萬元)間,不包含旅行或法律費用。但高昂費用、官僚主義和來自保守派政治家及教會的批評聲浪,並未阻止國外(主要來自西班牙、英國和美國)夫妻,雇用烏克蘭代理孕母。

克拉帕克夫和丈夫前年12月飛往烏克蘭,在那邊取出精卵後,產生5個胚胎。他們從新希望代孕機構(New Hope Surrogacy Agency)推薦的三名代理孕母中選出一位、同時也是目前烏克蘭的十幾位代理孕母之一。

新希望代孕機構負責人朱莉雅(Julia Osiyevska)表示,目前已供不應求,「我們每年處理約20對夫婦,光前年夏天,我們就有25對,這實在太多了,再也無以為繼」,「較大公司都需要考量利潤,但這就是我保持小規模的原因,因為我們不是一家嬰兒工廠」。

克拉帕克夫選擇安娜塔西亞(Anastasia)作為代理孕母,她獲得1.4萬歐元,分期九個月拿到。代理孕母的收入價格並無烏克蘭法律規定,但基輔的代孕機構標準為1.3萬到1.5萬元;除了支付基本收入,克拉帕克夫還需負擔安娜塔西亞的所有醫療、飲食和交通費用。

克拉帕克夫說:「第一次會面很尷尬,我們只能透過翻譯對話,但我帶了我家人的照片給她看。」

朱莉雅說,國外夫妻沒有法律義務與他們的代理孕母見面,部分機構也不鼓勵,但所有代理孕母必須簽署一份放棄父母身分的合約給付款夫婦,這導致一些困難的的道德情況。

另一名代理孕母瑪莉亞是兩個孩子的媽,這使她有資格代孕。她說,「孩子們還太小,不明白我在做什麼,我兒子以為我變胖了」。

起初,她打算捐一顆卵子賺取700歐元,但九個月內能得到1.5萬歐元更吸引人,「一開始我丈夫也反對,但最終被這筆錢給說服了」。代理孕母的丈夫也必須簽署同意合約。在烏克蘭,女性最多可當三次代理孕母,並在幾年內賺取大約4.5萬歐元。瑪莉亞表示,不排除再次嘗試。

瑪莉亞是大約150名年輕女性中的其中一人,他們每個月都會向烏克蘭生殖研究中心BioTexCom申請成為代理孕母。篩選過程相當嚴格,需要進行心理分析和一系列體檢,旨在保護代理孕母、客戶及公司。

代孕的法律及道德問題引發不少擔憂,但克拉帕克夫說,從未在抉擇是否使用代理孕母上遭遇困難。她表示,「我的同事和高齡90歲的奶奶都叫我去找(代孕),他們更關心烏克蘭東部的戰爭,而不是道德問題」。

當她的雙胞胎誕生後,她好意想讓安娜塔西亞抱抱他們,「但安娜塔西亞不想這麼做,只是要求我們定期回報孩子們的健康狀況,並替她轉交禮物」。克拉帕克夫的下一步是帶著雙胞胎兒子回到家鄉。

澳洲政府要求進行面談和提交DNA檢驗,一旦檢驗通過,政府才能確認孩子們的血統,進而給予他們公民身分。但克拉帕克夫表示,受到來自澳洲大使館員汙名化,「我感覺被道德警察質詢」。

澳洲內政部發言人證實,去年透過烏克蘭代理孕母出生的澳洲孩童人數增加兩倍左右,從2017年的9名增加到2018年的26名。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