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島國居民而言,出國是一件很不得了的行程。不過,對於居住在歐洲大陸的人民來說,時不時說走就走已經是一種生活方式,而越來越多歐洲人開始意識到旅行背後產生的環境問題:搭乘飛機所留下的碳足跡。

旅行碳足跡意識升高

與島國居民不同,對居住在歐洲大陸陸路國家的居民而言,鄰國易達性高、廉航便利又便宜,時不時來場週末跨國旅行是再平常不過的安排。不過,隨著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的威脅增加,越來越多歐洲人也意識到旅行背後產生的環境問題:碳足跡。

最高的單人單公里碳足跡

根據英國《衛報》的報導,儘管飛航交通直接排放的溫室氣體只占全歐盟的 3%,搭乘飛機的每位乘客平均每飛行一公里就等同於釋放285公克的二氧化碳,是所有交通工具中碳足跡最高的。

30 年內成為排碳量最高的產業

除此之外,飛機旅行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所增加的速度,遠比其他二氧化碳排放來源還要快上許多。這個速度差距大到聯合國預計,如果其他二氧化碳排放來源依照計畫完成減碳,在之後的 30 年間,飛航產業可能會成為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產業。

飛航排碳量為全球 2%

為了避免飛行所製造的碳足跡逐年增加,在全球各地出現了一群開始向飛行說不的乘客,有些大幅減少非必要的飛行行程,有些則決定這輩子完全不搭飛機。這些倡議者表示,考慮到飛航產業目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了全球的 2%,而且可能會在 2050 年前增加到 16%,飛航造成的環境問題應該要獲得與塑膠污染、減少肉食等議題相同。

瑞典發起「飛行丟臉」行動

2018 年起,瑞典關注飛航碳足跡議題的倡議者開始了一場「飛行丟臉」(Flygskam)運動。如同字面上的意思,「飛行丟臉」指的是因為意識到飛行對環境造成的負面影響,而對搭飛機的舉動感到羞愧或有罪惡感。

曾是最頻繁搭機的國家之一

這個行動之所以會在瑞典發起,是因為瑞典人民曾經是搭機最頻繁的乘客。根據瑞典環境保護局的資料,光是2017年,整個瑞典的飛航產業綜合起來,平均一名乘客承擔1.1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全球單名乘客平均排放量(0.2噸)的5 倍。

政府目標為 2045 年達到碳平衡

矛盾的是,瑞典政府計劃在 2045 年達到「碳中和」(Carbon Neutral)的目標,也就是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碳量透過內部減量及外部抵換達到「零排放」,同時,瑞典也擁有「全世界對環境最友善的國家」的名聲。因此,瑞典居民認為自己有必要為這些環境保護計畫盡一份心力。

利用社群媒體傳播

「飛行丟臉」運動主要是透過社群媒體的力量傳播,在 Twitter 和各大社群平台上,參與運動的人利用「#StayOnTheGround」和「#jagstannarpåmarken」等意思為「腳踏實地」、「留在地上」的標籤發文、開啟討論串。

「無知的網紅」Instagram 帳號

同時,有一名瑞典居民在 Instagram 上創辦了一個叫做「無知的網紅」(Aningslösa influencers)的帳號。這個擁有超過62000多名追蹤者的帳號,利用限時動態點名太常搭乘飛機或毫不在乎自身行為對環境造成影響的網紅,搭配他們每次出國度假所造成的每人平均碳排量數據,提高人們對飛航碳足跡的意識。

勇於向身邊的人提議「停飛」

除了網路與社群媒體上的反飛行倡議運動外,也有些瑞典人民在現實世界中提倡該議題的重要性。來自瑞典、從 2008 年就沒有搭過飛機的蘿森(Maja Rosén)一直以來都默默實踐拒乘飛機的理念,不敢當面糾正身邊朋友搭飛機的行為。直到 2018 年跨年前,她反問自己:「為什麼比起氣候崩毀的後果,我更害怕惹朋友不高興?」

民眾發起「停飛 2020」計畫

「我發現,很多人真的不知道搭乘飛機對環境的影響有多大」,於是,她與一名好友在 2018 年發起了「停飛 2019」計畫(現在成為「停飛 2020」計畫),鼓勵民眾簽署「停飛聲明」。在 2018 年年底,已經有15000名瑞典人民簽名,她告訴英國《衛報》,她們預計今年底會有 10 萬人簽名。

瑞典國內航班旅客大幅下降

「停飛 2020」計畫引起的改變已經可見一斑。2018 年,瑞典機場的乘客數量大幅下降,國內的火車乘客數量也有前所未見的增長。「很多人沒有意識到,他們個人的行為會影響身邊其他人的選擇」,蘿森指出:「如果你繼續搭飛機,你身邊的朋友就不會做出改變,因為你鞏固了這個常態。」

搭機等同消費化石燃料

「如果你決定停止搭乘飛機,或實施一年都不搭飛機的計畫,你會讓身邊的人開始反思。過去,民眾覺得搭乘飛機是一種很特別的體驗,或是很正常的交通選擇,他們並不認為搭乘飛機是種消費行為。不過,現在越來越多人發覺,他們搭乘飛機的舉動,基本上讓他們間接成為了購買大量化石燃料的消費者。」她說。

沒有地方絕對得用飛機抵達

現在,「停飛 2020」計畫也在英國獲得支持者推行。負責該計畫的英國作家安娜休斯(Anna Hughes)已收集到一千名願意參與「停飛一年」目標的民眾。「我不認為世界上有任何地方無法透過腳踏車、火車或船抵達。如果目的地很遠,那也就是多花點時間罷了。」休斯於 8 年前停飛後,已經去了愛爾蘭、丹麥和許多歐洲國家。

英國政黨提倡搭機稅

不只是民眾,許多學者和環境保護專家都在許多年前停止搭乘飛機。英國政黨英格蘭和威爾斯綠黨(The Green Party of England and Wales)的共同黨主席貝里(Siân Berry)提倡所有人民每年只能搭一次飛機,一年內搭乘更多飛機的乘客必須被課稅。她本人則從 2005 年後就沒再搭乘過飛機。

青年全球暖化鬥士也拒絕搭機

今年因為「Fridays For Future」罷課行動而受到全球高度關注的青年全球暖化倡議者桑格柏(Greta Thunberg)從 2015 年就沒再搭過飛機。今年 4 月,巡迴歐洲各國演講的她只搭乘火車。今年 1 月,當世界各地的權威人士和政府官員共搭乘了 1,500 台私人客機時,她花了 64 小時搭乘火車從瑞典來回瑞士參與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說一套做一套」的矛盾

當一個行為牽涉到環境議題時,「說一套做一套」的指控非常難解決。知名演員艾瑪湯普遜(Emma Thompson)先前從洛杉磯搭乘飛機前往倫敦支持「滅絕反叛」(Extinction Rebellion)氣候變遷抗議行動,引來眾多網友、環境保護倡議者的批評。

學界特別重視搭機選擇

2004 年就沒有搭乘過飛機的氣候科學家安德森(Kevin Anderson)告訴 BBC 廣播四台:「湯普遜大可在洛杉磯租下一塊廣告看板,用不同的方式傳達相同的支持。」事實上,這個議題在環境科學圈內已經受到了極大的重視,針對研究學者的「少飛一點」(Flying Less)行動已經從 2015 年起被推廣至今。

重要資訊可以用其他方式分享

英國利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地理系教授崔特頓(Paul Chatterton)表示:「每一位學者都有義務解釋自己為什麼一定要飛去參加那場『非去不可』的研討會。如果我們真的有很重要的資訊要分享,用其他方式分享吧。」

能爭取選擇就該爭取

2004 年起就停飛的崔特頓搭乘火車去參加所有在歐洲舉辦的研討會。「我想向所有同樣是中產階級工作者的人呼籲,身為中產階級工作者,我們擁有的特權之一就是可以跟老闆商討出差的交通選擇,而且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可以搭乘超長途火車。我不是在說那些完全無法負擔火車票的人,因為我知道有時候超長途火車比機票還要貴。」他說。

腳踏車、火車都是很好的替代方案

許多正在實行停飛計畫的人也表示,停止搭乘飛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也不是什麼大犧牲。崔特頓教授全家大小出門度假時,同樣也不會搭乘飛機。相反地,他們搭乘火車、輪船,甚至用腳踏車移動。

把旅行變成真正的冒險

「縮減行李、把旅行變成與孩子的冒險行動。」他說:「誰想要呆坐在候機室裡?你可以更深切地體會前往未知目的地的興奮感,邊走邊計畫下一站要去哪裡。我們需要找回旅行的珍貴性、特別性。」

停飛讓人重新關注國內旅遊

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Anglia Ruskin University)全球永續學院(Global Sustainability Institute)的院長瓊斯(Aled Jones)表示,人們太習慣短航程的便宜航班了。「我長大的過程中,搭飛機去度假不是什麼日常風光。」他說:「停飛並不代表我們會回到未開發的時代,我們只會更專注於國內旅遊的選項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 Driver News 的頭像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