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南韓的忍耐已到極限!」日本政府71日宣布,將對南韓實施嚴格的半導體出口限制,控管相關原料輸入南韓。這個有如突襲的措施,日本政府人士也向媒體透露,這是為了與南韓之間爭議難解的「徵用工」訴訟案,而對南韓所採取的「經濟報復」。日本強硬對抗的姿態,再次讓日韓雙方外交關係惡化;限制措施將於74日正式發動,面對可能對半導體產業的衝擊,民間企業也對此懷抱不安:是會單方面重創南韓、還是日韓兩敗俱傷?而徵用工問題真的能因此解決?

圖為G20大阪峰會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少有的同框畫面。日本對南韓...

日本政府宣布,將從74日開始,正式實施對南韓的半導體材料出口限制,將針對三種化學原料的採購合約實行嚴格的出口審查,出口許可的申請也會從嚴處理;被限制出口的原料包含三大類:氟化聚醯亞胺(用於手機螢幕、OLED顯示面板等)、用於半導體製造的光阻劑與高純度氟化氫。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這三種原料的全球市占率,幾乎被日本廠商壟斷,全球的半導體企業將近 70% 的氟化氫都來自日本廠商提供。如果沒有接替的原料廠商,限制措施預料會對南韓的半導體與顯示面板產業帶來重大衝擊,甚至殃及下游的Apple 、華為等廠商。

「這是因為日本對於南韓的忍耐已到極限了。」各大日媒都有來自日本政府人士的透露訊息,強調這是日本政府「經濟報復」,之所以對南韓採取如此強硬的措施,主因是針對去年以來南韓提出的「徵用工」訴訟、進而凍結日本企業在南韓的資產。日方已達「忍耐的極限」(我慢の限界),才會採取限制半導體出口限制令。

讓日韓雙方關係惡化的徵用工訴訟,是雙方至今難解的歷史爭議。徵用工是指二戰期間,日本殖民南韓時所強行徵用的勞工,當時以戰時國家動員的方式,大量徵召人力補充軍需。戰後雖然有針對非人道的強徵行為進行賠償,但僅為雙方政府的協議,徵用工個人能否申請賠償就成為日後的訴訟爭議。

就在去年1030日,南韓最高法院逆轉過去的裁決,判定日本必須為被強制勞動的徵用工個人做出賠償,向日企「新日鐵住金」(戰時為「新日本製鐵公司」)、三菱重工等過去實施徵用工的企業求償,並由訴訟律師團向法院申請扣押凍結這些日企在韓國的資產。

南韓的裁決再度讓徵用工事件成為日韓關係的痛腳,但日本認為「賠償早已經結束」、「個人不得求償」,首相安倍晉三與外相河野太郎都針對南韓判決採取強硬態度,日韓雙方幾乎沒有退讓的餘地,加上一連串外交的摩擦,關係局勢變得相當嚴峻。

《朝日新聞》指出,因為徵用工訴訟的歧異,日韓雙方的互信瓦解;而在今年3月以來,日本財務相麻生太郎就透露,將不排除各種對南韓的經濟制裁手段,各種風聲之中,也傳出可能將目標擺在半導體原料的出口限制。

在日本確定採取經濟報復後,南韓外交部趙世暎隨即發表聲明,表達對日方措施的深刻遺憾,並要求日本撤回限制。南韓產業通商資源部部長成允模則表示,將向WTO世界貿易組織 提出訴訟,依照國際法和國內法原則,來採取必要的反制措施。

不過日本方面,首相安倍晉三向《讀賣新聞》表示,所有措施都沒有違反WTO與國際貿易的法規,限制措施是「重新檢視日韓雙方的信賴關係。」

在限制措施之下,首當其衝的南韓企業三星、SK 海力士與LG等大廠。雖然南韓的產業通商資源部部長成允模樂觀地說:「這或許也是讓南韓提高技術力的契機。」但在日本廠商幾乎囊括超過8成的原料提供下,南韓的相關業者也向《日經》表示:「有的恐怕撐三個月後就沒辦法了。」

另一方面,出口限制會對日本的廠商產生多大影響,目前也尚未有明確的預估。每年約向南韓輸出14,000噸氟化氫的原料大廠森田化學工業,向《朝日新聞》表示:「限制實施的話,出口辦理手續會變得更繁複,可能會導致出口時間的延遲」;日本光阻劑原料大廠JSR株式會社則說,目前還不清楚會有多大的影響。

也有日本電機業者表示,南韓方的製品如果因此受到衝擊,恐怕也會反過來影響到日本的電子業市場。《日經》的社論則指出,日本政府應有所自制,否則會對日本企業造成長久不利影響。

目前的態勢,日韓雙方都同樣採取強硬對抗的局面,媒體與業界關注的焦點轉移到半導體產業的影響,而做為事件導火線的徵用工問題,卻仍看不見雙方協商的可能與解決方案。《NHK》指出,日韓冰冷的關係,現下已無可避免地繼續惡化。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