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就跟其他美國企業一樣,在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的挺港推特風波中,展現了他們願意遵循中國的遊戲規則,藉此換得賺中國的錢。

NBA火箭隊球星哈登2016年在北京打NBA Global Games。路透

火箭隊老闆費爾蒂塔(Tilman Fertitta)忙著祭出國際資本家對類似事件的傳統說辭,堅稱商業考量可與政治考量分開,他告訴美國有線電視體育聯播網ESPN:「我們是在打籃球,不是在冒犯什麼人。」

但事態發展至今應該非常清楚了:在中國打籃球就是政治考量。

NBA去年在南非辦了一場非洲賽,其明確的目的就是紀念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當NBA去中國,那也是一種表態,表示NBA權衡中國諸多違反人權之事及中國成為營收來源的潛力後,選擇了後者,且表示NBA可容忍中國的許多國家政策,例如在新疆羈押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維吾爾族。

籃網隊老闆蔡崇信藉機發表公開信,責怪美國人談論他國事務,還誤將香港示威稱之為「分離主義運動」。蔡崇信建議大家,在造訪外國時,應避免一些「極具爭議」的議題,但莫雷是在造訪日本時貼出他的推文,而中國一般民眾是根本登不進推特的。

火箭隊的當家球星哈登107日發布公開道歉,他說:「我們道歉。」究竟為了什麼道歉,不清楚。

NBA老闆們是否深切了解到,他們的財富是自由的產物,而他們在美國盡享自由?哈登留著一把知名的鬍子,他知道新疆穆斯林不被允許留他那樣的鬍子嗎?

NBA擁有不可置疑的權利,可為其員工設定規範,但該公司無法同時自稱支持言論自由,言論自由的價值就包括了「說別人不想聽的話」的權利。

美國許多企業高管及政策決策者都曾自甘於遵循中國的法規,辯稱中國轉向資本主義、接觸到美國,會逐漸邁向民主及更尊重人權。他們還曾經說,沉默實際上是最有效的批判形式。

如今應該很清楚的是:沉默就是不折不扣的共謀。這是NBA及其他企業在中國賺錢付出的道德代價。

紐約時報社論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