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核災的日本深受氫能的吸引,澳洲對這個有1.2億人口的市場寄予厚望,期待成為製氫大國,抓住供應氫能以提高出口和促進就業的機會。

日本期待邁向「氫能社會」,將2020年東京奧運視為國家氫能政策的重要里程碑,成為國際典範。但它追求清潔能源的未來,策略關鍵卻令人有些意外——澳洲的褐煤。

日本希望追求氫能社會,圖為2018年4月時,川崎重工和大林組營造於神戶市港灣人工...

日本今年稍早揭示的戰略氫能藍圖表明,2020年的目標設定,是「假設日澳的褐煤製氫計畫能成功」。

氫能的優點在於擁有比天然氣更大的能量,而且無碳,燃燒沒有導致氣候變遷隱憂。雖說使用氫能不會釋出二氧化碳,但目前最便宜的製氫方式卻有碳排放問題。澳洲氫能戰略的制定者理解到,必須降低碳排放以對抗氣候變遷。如有碳捕捉和封存技術、沒有碳洩漏、技術大規模推廣也不會造成成本爆增,未來幾年便能用化石燃料來轉化能源。

製氫除了燃燒煤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透過化學方式生產外,還包括利用太陽能和風能等進行電解水法。

左派智庫「澳洲研究所」主任墨瑞安認為,「有公共資金支持,假以時日,透過再生能源和電解水法生產綠色氫能,可成就更能永續經營的產業」。澳洲希望善用自身豐富的自然資源,以日本為起點,製氫供應全球各國。

顧問業者ACIL Allen的樂觀估計是,未來10年,超過2000名澳洲工人將因為新興的製氫產業受惠。氫能出口可望在2040年前,為澳洲提供直接和間接獲益約40億澳元。但縱使澳洲算盤撥得響,成功卻並非必然。

阿德雷德大學資深研究經濟學家科斯圖杰警告,日本在其他國家,包括汶萊和挪威,也有合作計畫,澳洲面對的競爭很激烈。國際能源總署研究發現,澳洲製氫並非獨領風騷。美國、中國、北非和中東都有能力以更便宜的成本提供產品。

ACIL Allen科學技術主任索德鮑姆說,最終將由市場決定澳洲氫能業能否順利啟動,取決因素包括澳洲氫能供應商相對於全球競爭對手的競爭力,以及能否被認定為低碳排或零碳排氫能。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