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沒有過這樣的念頭?某位同事與我工作內容差不多,是不是工資也一樣?在德國,如果你問老闆這樣的問題,對方不必回答。不過,今後情況可能會稍有不同。

為了推進德國男女同工同酬,一部具有重要意義的法案去年在議會表決通過,今年16日開始實施:《推進薪酬結構透明度法》。

這部法案背後的想法說來簡單,也很有意思:允許德國的就業者們從僱主那裡得到相關訊息:與他們工作性質和內容相近的同事收入多少,這樣可以幫助雇員們瞭解自己是否得到合理的工作報酬,

Bargeld Kasse im Einzelhandelsgeschäft ( Imago/Ralph Peters)

在德國,同事之前打聽工資往往是一大禁忌,而到老闆那裡詢問其他人的收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由於德國男女雇員收入依然存在巨大差距,聯邦議員們終於決定作出改變,即便最近的這一立法動作還遠遠算不上是邁出一大步。

正如此前所言,新法規的基本理念是:如果你覺得和你工作類似的同事賺得比你多,你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時,可以向老闆打聽同事的工資。

僅僅是理論上的權利?

而在現實生活中,許多雇員還是無法得到類似訊息,儘管有了這部新的法律,或者說,正是因為這部法的誕生。因為這部法律有許多前後不一、漏洞、例外規定以及其他缺陷。

首先,如果你效力的公司雇員人數不到200,就別想打聽別人工資了--新法對你不適用。議員們覺得,小企業不應該納入新法的管轄範圍,因為實施法規所產生的大量官僚主義事務會讓這些小公司無法承受。

其次,新法規定在人數超過200人的企業裡,你要想打聽同事工資還有一個前提:至少要有六個與你性別不同同事的職位描述與你相同。

即便如此,公司不會告訴你任何特定員工的個人收入。比如施密特先生每個月賺多少,瓊斯女士月工資多高。你所得到的訊息是,與你工作相同的員工的工資中值或平均工資。

要想知道同事工資水準,沒那麼容易!

中值 vs. 平均值

這又是一個陷阱:我們這裡所說的"陷阱"指的是工資中值,不是平均工資。想像一下,比如有一個六人小組,大家工作內容相同。假設其中5個人每月工資2000歐元,另一人月收入8000歐元。

在這個小組中,工資中值是2000歐元(中值的定義就是,將所有數字從大到小排列起來,位於數列中間位置的數字)。而在上面的例子中,老闆就會告訴你,工資中值是2000歐元,你會認為還不錯,以為自己之前覺得工資待遇偏低是沒有道理的。

其實,這個小組的平均工資應該是每月3000歐元,也就是18000歐元除以6。因此在我們假設的例子中,瞭解工資中值並不意味著工資待遇是公平的。

新法在實踐中可能遇到的問題還不僅於此。根據新規定,你的僱主有三個月時間來回答你的問題。一旦你得到答案,又能怎樣?

新的法律只是規定你有權得到特定訊息,隻字未提如果你發現企業薪酬結果存在嚴重不公時,該如何加以改變。一些律師表示,受影響的員工可以依據反歧視法向法院提出起訴。

不過無論如何,如果你屬於那些確實有權利瞭解薪酬訊息的人,至少在下一次與老闆談工資的時候,你知道自己有多少底牌,可以稍微理直氣壯一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 Driver News 的頭像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