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風險」出乎意料地對油價和大多數金融資產的價格只有微小的影響,過度高估它們影響力的投資人很可能虧錢。

全球最重要原油出口地區中東已陷入混亂,伊拉克一部分世界最大的油田可能落入叛軍手中,但油價波動卻維持20多年來最小的幅度。這種穩若泰山的情況不限於原油,其他商品市場如黃金和風險性較高的股票、新興市場債券,也呈現相同的波平浪靜。

在世界其他地方,烏克蘭爆發內戰、中國與鄰國的領土爭議升高、英國與歐盟關係日趨緊張,以及阿根廷瀕臨違約邊緣,但金融市場似乎都未反映這些政治風險。

投資分析師和金融專家嘗試解釋這種被喻為「波動性之死」的現象,有人著重於主要央行供應流動性,推升風險資產價格,讓投資人無所顧忌,有人則在個經層次上提出抵銷政治風險的各種因素。

不過,這些解釋大都基於長期結構性因素,應該早已反映在市場價格上。市場理應對新資訊有所反應,所以這些政治風險應在價格上明顯可見。

事實上,地緣政治風險對石油等商品和金融資產價格的影響,很可能比大多數分析師和評論家認為的小。許多專家以為政治和國際關係對資產價格有很大影響力,只是因為它們支配了報紙的版面,認為這些他們熟悉的「大」事件,就應該有大影響。

但這過度高估地緣政治因素在金融市場的角色。實際上許多現代的國際大事件,包括偷襲珍珠港、古巴飛彈危機和柏林圍牆倒塌等,都對市場僅有些微影響。

即使有像2001911事件導致股市崩盤的例子,地緣政治也只是眾多影響金融市場的因素之一,而且往往並非最重要的因素。工程技術、商業、社會和經濟的發展通常更有影響力,只是它們占據的媒體篇幅較不顯著。

如果前述的分析正確,我們就不能完全(或主要)根據地緣政治觀點,來交易石油或其他金融資產。(這也是我對銀行業者只花很少錢在政治研究上的解釋。)

嘗試根據地緣政治觀點做交易的投資人將很容易虧損,因為他們高估了國際關係對短期資產價格的影響。事實上,精明的投資人可能反向操作。

作者John Kemp為路透專欄作家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