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不是短期內可以攻克的難題。所以,關於人類境況的最基本事實:出生,然後死亡將維持原樣。相應的,對待死亡最常見的基本態度(害怕死亡、希望永生)可能也將保持不變。

儘管死亡是現階段無法戰勝的,但也許可以延後。預期在不久的未來,醫療科技將取得相當的大進展,以至於我們也許能夠大幅提高正常人的壽命,或許能比現在的年齡上限健康地多活40年、60年甚至80年。

這樣延長壽命將會對社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假設這個事實:對大多數人而言,養育和撫養子女佔據了我們成年生活的絕對主要部分。而這一情況將不得不發生改變。增加80年壽命也許意味著,女人生育年齡段將比現在要長1-2倍。但是如果這意味著子女數量也增加1-2倍,那麼隨之而來的人口爆炸問題將完全無法應對。

另一方面,如果典型的家庭仍只生兩個左右的孩子,那麼撫養這些孩子佔據人類成年生活的比例(也許是16%)將比現在(幾乎40%)小得多。那麼家庭生活在我們生命中的重要性會降低很多嗎?或者祖輩、曾祖輩以及高祖輩等等的作用將會有新的、陌生的意義嗎?我們不得而知。

 

設想一下,人類也有可更換的大腦了!想像你舊有大腦的正常運轉能力已經自然用到盡頭,科學家們將你的全部記憶、信念、目標、慾望上傳儲存到電腦,然後將全部內容下載到一顆用於替換的大腦中,再靈巧地植入你的頭顱中。當你做完大腦移植手術醒來時,你的思維、願望和恐懼全都跟手術前相去不遠。這難道不意味著,更進一步地延長人類壽命之日的到來?

 

然而令人感到以外的是,這個問題並不容易回答。當代哲學家們圍繞著「個人人格」最基本的、形而上要求爭論不亦樂乎之際,如此才能確認一個人從某一時刻到另一時刻持續存在。一些觀點認為,大腦移植手術後醒來的那個人仍然還是你,和進醫院時的那個人完全是同一個人。不過,其他觀點認為,術後醒來的那個人已經是你的翻刻版了,這個人錯誤地以為自己就是你,但他其實和你根本是兩個個體。悲劇的是,原來那個真正的你已經在手術台上死掉了。

 

如果我們採納前一個比較樂觀的觀點,也就是說術後醒來的人就是你本人,這是否意味著,死亡不僅被延遲,而是實際上被擊敗了?考慮到移植之後可能再次移植,是不是人類一直以來長生不老的願望終究會實現?

不,別做夢了。終有一天,太陽也會燃燒殆盡,地球上的一切生命到時都會終結,人類也在劫難逃。死亡可以被延遲,但它終將到來。

作者Shelly Kagan是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哲學教授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