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帶頭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吸引多個美國盟邦加入,外界多數認為中國將藉亞投行,挑戰由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秩序。然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社會學副教授孔誥烽(Ho-Fung Hung)47日於《紐約時報》發表一篇名為「中國向後退一步」(China Steps Back),該評論專文,反駁時下一些人云亦云觀點。

孔誥烽認為,設立亞投行是北京「一種退讓」,因為中國在歐、亞、非等地,直接投資基礎建設,頻頻觸礁,不得不改採「多國組織投資」,借助其它國家參與,來強化其合法性。中國透過多邊機構來進行國際投資,哪怕是透過(北京)自己創設的機構(如AIIB),未來,其在全球主導投資的風險就會越小。事實上,就是牽拉其它國家入夥,來壯大自己的國際投資,一旦出事情,中國也就不會成為唯一顯著的攻擊箭靶。

「Ho-Fung Hung & john hopkins」的圖片搜尋結果

孔誥烽指出,事實上,美國政府完全不用害怕亞投行;反對亞投行是錯誤的。成立這個銀行不會削弱美國,也不會讓中國的全球勢力,更加壯大。專文認為,美國之所以成為二十世紀超級大國,憑靠著對其它國的「直接援助」,而非透過國際投資機構,如世界銀行。美國的馬歇爾計劃(戰後對歐洲援助)及其他援助方案,實際的影響力更大;一直到70年代,美國的全球力量有所減弱時,世界銀行的角色才逐漸受到重視。

中國有意(或被迫)放棄一些影響力。它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需要其它國際勢力,參與其中,從而得到更多槓桿作用的「借力使力」,以及合法性。從另一角度觀之,創建亞投行並非突顯出北京稱霸世界的企圖心,反而是給自己穿戴一套(多國組織)約束力。

2007年中國設立自己的「主權財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 ,很多人擔心它會控制戰略資源,掌握敏感技術,擾亂全球金融市場。然而,根據中國國家審計署發布資料顯示,中國投資公司(2014年資本額5750億美元)已經虧損,部分是因為管理不善。

中國國際投資遭抵制頻觸礁

中國為何被迫被棄其(一部分)經營全球的霸權雄心,是中國長出慈善心,或胃口變小了?不是的!而是中國的國營企業(如中石化、中石油、中遠集團、中國鐵建集團、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在全球各地皆或多或多捅出一些簍子。專文指出,以中國對非洲的援助為例,這類援助給非洲大陸,帶來新的經濟機會;同時也創造了新的社會不平等,從而引發政治反彈。在尚比亞(Zambia,係中非洲內陸國)2011年的大選中,選民就曾把高舉「反中」做為競選主軸的候選人,送上總統寶座。中國對尚比亞的銅礦,擁有大量投資。在2013年間,奈及利亞(Nigeria)的中央銀行行長,拉米多·薩努西(Lamido Sanusi)就曾警告說,中國在非洲的做法,是「一種新型的帝國主義」。

學者孔誥烽指出,中國要為其龐大的國際外匯存底(以2014年資料為例,中國擁有美國的國家債券金額達1.2兆美元,全球第一)尋求投資管道,較普遍性做法,即支持國企在世界各地參與基礎建設,其中對於非洲的援助最為顯著。中國援助的條件,不要求改變當地政治,但要求項目由中國國企承包商承攬,而且要求使用中國產品。專文指出,這類合作條款,係為中國企業利益導向,量身訂作;這個目的確實達成了,有時卻太過頭;以致於在非洲,或亞洲的緬甸,都引起大反彈。

孔誥烽指出,北京設立亞投行,並不會削弱美國在全球範圍的勢力,反而是一種中國進軍全球勢力遭到抵制,不得不「後退」一步,尋求迂迴「轉進」的良策之一;等於變相承認中國,在非洲等地的開發中國家,其金援策略產生了「副作用」。中國國企的投資計畫,今年間在希臘、墨西哥等2地,都遭遇阻撓。近年,國企在海外投資基建,也常因環保、逼遷居民、涉貪等問題,引發居民抗議,連連觸礁。

這種擔憂在亞洲也存在,包括來自北京的長期盟友,比如緬甸。在過去幾年中,緬甸政府部分因為要克服其對中國援助的依賴,已向華盛頓靠攏。緬甸還暫停了一個大規模的中國水壩項目,原因是,當地發生抗議暴動。中國國企在國際社會,每每遭遇這類「雙邊投資」的不滿抵制,這就是為何,北京現在想要尋找多邊管道的原因;在此背景下,亞投行構想因應誕生了;然其目的,並非(單純)美其名的「一帶一路」,促進區域國家繁榮,實際上是別有所圖,目的在於為中國的投資,尋找更安全模式,方便其繼續輸出國際影響力。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