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日,希臘透過全民公投的方式,以壓倒性多數拒絕了歐盟提出的以緊縮政策和改革換取金援方案。希臘和歐元區的命運由此而走向一個不確定性未來。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哈佛大學教授萊因哈特(Carmen Reinhart)認為,很多人相信,此次公投的結果意味著希臘遲早將脫離歐元區,但這畢竟只是一種猜測。歷史和數據將有助於我們理解希臘和歐元區的走向。

歐元區國家投鼠忌器

在公投之前,希臘財長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曾聲稱將在公投獲勝之後立即和該國債務人達成協議,以避免720日再次債務違約。但現在,這看上去幾乎沒有可能。

現在尚不清楚其它歐元區國家將何去何從。76日,德國總理梅克爾將飛赴法國巴黎,和法國總理歐蘭德舉行會談,兩人並聯合呼籲召開歐洲領導人峰會。

但是歐元區國家清楚,如果在希臘公投之後立即給希臘左派總理奇普拉斯(Alexis Tsipras)更優惠的援助條件,則相當於鼓勵歐元區其它遭遇困難的經濟體向希臘學習。

一些歐盟官員上週私下表示,希臘想在公投結束後很快獲得債務疏困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但是,如果歐元區真的對希臘下重手,比如希臘欠下的歐盟對該國援助金債務違約,則有可能反受其害,歐元成員國的損失將急劇擴大。在歐盟對希臘的援助基金中,德國政府的份額為660億美元,這還不包括德國各銀行對希臘的借款。歐洲中央銀行在希臘的債務也達到220億美元左右。

希臘繼續面臨流動性問題

希臘公投的另一個直接後果是該國銀行可能面臨長期關門歇業。在流動性乾涸和資本管制的雙重打擊下,希臘銀行將一直面臨現金缺乏2013年賽普勒斯金融危機中,雖然援助款到位已經相當迅速,但該國的銀行一共關閉了12天。阿根廷在2001年經濟危機中,銀行關門1年。1989年巴拿馬危機中,銀行歇業9週。

即使希臘銀行重新開門,民眾會因為懼怕該國重歸使用其老貨幣德拉克馬而爭相提取歐元現款。2008年冰島發生銀行危機時,就發生了這樣的狀況。該國不得不實施資本管制,到今天都沒有取消。

因此,希臘政府將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極度短缺歐元:希臘央行已經不能再發行新歐元;在歐元區缺乏共識以及希臘沒有承諾留在歐元區的情況下,歐洲中央銀行不會再向希臘注資。而沒有歐元,希臘政府將無法向債務人償還債務,希臘民眾不能支付稅款、租金以及信用卡帳單。

1989年,在美國的壓力下,巴拿馬強人諾瑞加下台,該國無法再從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借款。面對支付困境,巴拿馬政府只好把白條當作準貨幣使用。2001年,阿根廷照抄了巴拿馬的做法。

哈佛大學教授萊因哈特說,希臘政府在壓力下也可能採取這種做法。最終,巴拿馬用美元全額贖回了該國政府的白條,而阿根廷對國內的債權人則選擇賴帳,承諾給他們美元,但最後卻用已經貶值的阿根廷比索還帳。

希臘債務可能會被部份免除

萊因哈特說,最終結果一定會包括部份免除希臘的債務。2010年以來,希臘大部份的私有債務已經轉移到了歐元區國家政府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歐元區削減了利率,並數次延長希臘的還款期限。

但是歷史證明,降低利率以及放寬還款期限無法完全解決債務危機。萊因哈特說,她的研究證明,這次歐元區的策略也會同樣失敗。債務重組只能解一時之憂;想終結沒完沒了的債務重組,唯一的辦法是債權人接受「理髮(hair cut)」,即自己承受損失,部份免除希臘的債務。

目前的問題是,希臘的債主願意接受多大的「理髮」。這將取決於希臘已經備受打擊的經濟是否還能承受即將到來的金融寒冬。歐洲官員已經在做最糟的打算,即希臘發生人道災難。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