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美國中產階級淪為遊民的故事,也是美國夢不再的寫實案例:

住在費城郊區的Joe,他的家裡裝滿了垃圾袋與裝滿東西的箱子,別誤會,他不是在大掃除,他即將淪為無家可歸的遊民。

CNNMoney》報導,除非奇蹟發生,否則Joe將住在他的麵包車上,為此他還把後座拆掉,好騰出空間可放的下他的睡袋、筆記型電腦和衣服。

即將 61 歲的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美國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地方,我們所打造出的文明世界令人羨慕,我從沒想過這樣的情況會發生在這裡」。擔心別人認為他不夠努力的Joe,穿著西裝、戴著墨鏡接受媒體訪問,他對自己生活淪落自此深感愧疚。

但他並非不夠努力,Joe工作了一輩子,自 11 歲起就在舅舅的店裡開始上班,更有「電氣工程技術」、「機械工程技術」的副學士學位(相當於技職學位),之後過著藍領的職業生涯,當過技術人員、測試人員與機械操作員。他喜歡待在工廠,並深諳相關工作。

製造業失業潮

不過,隨著賓夕法尼亞州東南部的製造業工作機會逐漸減少,Joe搬到明尼蘇達州。在90年代末期,他領著15美元時薪,相當於中下階層的薪水。此時他意會到自己必須從底層一步步往上爬,然後獲得微薄的加薪,或許再買個房子。對他來來說,那個曾經閃耀的美國夢越來越遙不可及。

接著,她的母親生病了。身為長子,他在1999年搬回賓州照顧母親。未婚的他,給自己和母親買了一間移動屋居住,並到臨時機構設法打工,只可惜工作並不穩定,時薪更不超過15美元。

2013 4 月被解雇後,Joe至今僅有七個月有工作可做,幾乎沒有固定收入的他,已經花掉畢生的積蓄與退休金帳戶。如今他的母親住在養老院,由母親自己的積蓄與醫療補助資付。

Joe的故事讓人得以理解高爭議性的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為何在賓州大受選民歡迎,當地許多像 Joe 一樣遭遇的選民聽到川普高喊要限制貿易,讓自 2001 年已來少掉高達 35% 的製造業職缺重新回到美國,故而投下支持的選票,甚至有近 5 萬名選民特別從民主黨轉為共和黨黨員,當中主要以工薪和藍領階級佔多數。

高齡求職者的悲哀

當然,Joe 還是希望自己能有份工作,每天努力不懈的應徵工作。

「是的,我是年長的工作者,但我的生命經驗讓我自己在很多層面極有價值,我只希望能有機會在僱主面前展示它們。」他的髮型師更請店內的客人幫忙打聽相關適合 Joe 的職缺。只可惜,雖然有幾份面試的機會,但相關面談時間往往很短,他形容沒有人願意聘僱「老傢伙」。

雖然 Joe 已繳清房貸,但因為他的房子是所謂的「移動屋」,只有房屋所有權,得另外支付土地使用費給地主。問題是,到了今年5月,他就沒有錢可以再繳納每個月483美元的土地使用費,這也是為何他得無奈搬到車上過著遊民般生活的原因。

Joe 有著相似情況,住在新罕布什爾州的 Linda Norris 如今 50 幾歲,大學畢業的他曾任職國防承包相關工作,更升到了資深工程經理。但隨著經濟衰退與國防預算遭削減,讓他只能做些短期的工作。去年夏天失業後,他已花掉所有的積蓄,只好搬去和朋友一起住。

Norris形容,沒有收入真得很難生活。雖然他每天至少投十份工作履歷,去參加履歷研討會、招聘會、網路團體等,該做的都做了,但還是找不到工作。

800萬失業勞工縮影

他們兩人,只是美國800萬名失業勞工的小小縮影。儘管近年來新增職缺回升,失業率下滑,讓外界認為美國經濟已經大為好轉。

事實上,仍有將近 4700 萬美國民眾跟Joe一樣,得靠政府發放的食物券購買食物,這也代表美國經濟並未完全自金融海嘯恢復過來。 2008 年金融危機以前,靠食物券購買食品的美國人數量少了幾近一半,僅 2630 萬人。

美國研究機構 Pew Study 報告顯示,自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經濟雖然回暖、家庭支出自2013年後開始大幅回升,但家庭收入卻不升反降。自2004-2014年間,家庭平均支出漲了14%,平均收入卻跌了13%

2004年,低收入家庭扣除全部開支後,平均剩餘資金有1417美元,到了2014年卻變成-2300元,逼著這些家庭只好向親友借錢或舉債過日子。Pew Study分析,金融市場大幅震盪讓低收入家庭的短期財產安全帶來的極大威脅,長期則影響這些家庭的經濟流動性。更嚴重的,有近三分之一的美國家庭收入已無法支付包括食品、住房以及交通等基本支出。

至於美國中產階級日子也不好過,在2004-2014間,中產階級扣除全部開支後剩下資金自17000美元跌到只剩6000美元,暴跌足足有三分之二。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