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Philip Gould,出身廣告界,曾任教倫敦政經學院。英國政壇出了名的才子、策略家,1980年代被延攬加入工黨,隨後成功將布萊爾送上首相寶座,也是重新打造工黨的重要功臣。但正當他意氣風發,卻被診斷出罹患食道癌,此後展開漫長的抗癌之路。當癌細胞第三次佔據他的身體,他決定,不再做無謂的奮鬥,選擇『接受』死亡必定到來的事實。 

接受,讓他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菲力普稱這段時間的自己進入了『死亡地帶Death Zone』縱然身體飽受折磨,但精神卻進入前所未有的滿足與豐饒。這本書是他在人生盡頭的領悟,也是他最後留給世界的獨白。

政治面雖然重要,但對我尤其重要的是個人層面。它讓我明白到,恐懼是可以被打敗的,而當你把它打敗,就可以把你的人類潛力給釋放出來。我們比自己想像的更強,而隨著我們克服了看似不可能克服的挑戰,又會變得更強。癌症之旅讓我明白到的其他事情是:社群的力量是無限的,會帶給我們本來不知道自己擁有的勇氣;樂觀和盼望可以幫助打敗恐懼和幽暗;我們內在的精神力量比我們一向以為的要更有力而堅決;癌症雖然是一種可怕病症,卻能讓人脫胎換骨。 

這番話也許聽來老套,但我相信其為真理。我不是感情用事。我知道癌症這種病野蠻而無情,會用殘暴得難以形容方式殺死小孩、年輕人、母親或父親、妻子或丈夫。對於最為孤立、弱勢和無助的病人,癌症的殘酷性更是要加倍。

我寫那番話不是為了長癌症志氣,而是為了消滅它。我希望,任何讀者如果懷疑自己出現食道癌的症狀,都不要諱疾忌醫,明天就去檢查身體。我希望每個有能力的人都能捐款給本書後面提到那些抗癌機構。我希望讓癌症從人間消失。

但只要癌症存在一天,我就希望世人知道,它雖然恐怖和嚴苛,但我們內在都有足夠力量去應付它,並在過程中獲得轉化,變得更堅強。 

癌症同時具有摧毀力與重生力,其中的理由何在,我不是太清楚。癌症是我們這個時代最象徵性的疾病,看來是生活並呼吸於我們恐懼的最幽暗角落。其他疾病也許更致命、更可怕,但唯一有能力激起我們敬畏和恐懼情緒的,卻是癌症。然而也正是癌症的轉化力量,讓藍斯.阿姆斯壯寫出以下這番話:「癌症是發生過在我身上最棒的事。我不知道自己何以會得病,但它卻對我做了奇妙的事,讓我不願離它而去。既然它是我生命中最重要和最有形塑力的事件,我又怎麼會願意捨它而去——哪怕只是一天?」

如果有得選擇,我不會選擇罹癌,但我也不為罹癌遺憾。我絕對不願意再當癌症復發前的那個我。我相信,出於某種理由,我在罹癌的這個第二階段,已找著了先前一直沒找到的人生目標。 

我將死去:一個神聖旅程的總結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