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達一直是中東、北非區域中最為強健的國家,不但實質國內生產毛額(GDP)有好幾年高度成長,也是全球人均所得最高的國家之一。另外,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估算,卡達去(2015)年只花費約0.6%GDP (12億美元)進行能源補貼,比其他因為油價重挫而慘澹經營的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體質好上不少。

卡達的經濟能如此穩健,銀行放款規模快速增加功不可沒。但部分分析師警告,這個領域開始出現一些令人擔憂的警訊。

Business Insider報導,Capital Economics中東經濟學家Jason Tuvey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卡達的信貸榮景愈來愈不可靠,恐對國家的金融穩定構成威脅。雖然卡達不太可能爆發金融危機,但少說也得經歷為期數年的去槓桿化,這對經濟成長相當不利。

Tuvey指出,卡達的信貸增長速度令人憂心,過去五年銀行對民間的放款額平均年增15%以上,預料2016年信貸相對排除原油的GDP比例將從2006年的70%攀升至超過100%IMF之前就曾警告,民間企業的債務佔比若在一年內跳增逾3個百分點,就是金融市場面臨壓力的初期警訊。

信貸快速膨脹也催化了資產泡沫,卡達的房貸總額每年都大增30%以上。Tuvey說,這使房地產價格快速攀升,在不到四年內房價一口氣翻漲一倍之多;假如房市開始修正,銀行的逾期放款(non-performing loans)也會隨之增加。

Tuvey並提到,卡達的銀行主要是靠在海外借錢融資,不但存貸款比率(Loan-deposit Ratio)攀升、外債對整體債務的佔比更直逼30%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的杜拜信貸泡沫在2009年破裂時,其銀行的外債佔比才只有25%

2009年杜拜國營事業「杜拜世界」(Dubai World)因為全球金融海嘯爆發、資金周轉不靈而延後償款,但杜拜政府卻悍然拒絕為其擔保,震驚全球,之後友邦阿布達比為其提供100億美元紓困金、才終於平息眾怒。

OPEC不只卡達出現金融警訊,沙烏地阿拉伯也面臨資金吃緊的困境,隔夜存款利率飆上2009年全球金融海嘯以來新高。

ZeroHedge報導,全球金融危機之後,沙國隔夜存款利率多維持在0.5%以下,不料今年卻一夕飆升,衝上1.84%。報導稱,可能的解釋有兩個:第一,沙國銀行流動性極度短缺,導致利率暴衝;第二,沙國銀行互不信任,擔心對方爆發信貸風險,因而提高利率防範。不管實情如何,都暴露該國陷入資金緊縮的窘境。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