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鍛煉似乎對大腦有益,最近的許多研究顯示,經常運動鍛煉可以改善記憶和思考能力。但一項有趣的新研究卻提出了這樣的問題:運動鍛煉在提高認知能力方面顯現出來的益處,是真實存在,還是心理作用?也就是說,假如我們相信自己在運動之後會更聰明,我們的大腦會不會做出相應的反應?對於想要透過運動鍛煉來在一生中保持頭腦敏捷的人來說,這個問題的答案至關重要。

在實驗科學中,最出色可靠的研究會把參與者隨機分為兩組,一組得到正在研究的藥物或治療方法,另一組得到的則是無效的安慰劑,其外觀與第一組拿到的藥物類似,但不含活性成分。

安慰劑很重要,因為它們幫助科學家來控制受試者的預期。例如,如果人們相信一種藥物會產生某些效果,他們的身體可能就會出現相應的反應,即使志願者只是吃了外觀相似的無效藥物。這就是安慰劑效應,它的存在意味著,正在研究的藥物或療程並沒有看上去那麼有效;有些效果是由人們的期待促成的,而不是藥物本身。

最近,一些科學家開始懷疑,體育鍛煉表現出來的改善思維的益處可能是安慰劑效應。儘管許多研究顯示,運動或有提高認知能力的好處,但這些實驗都存在一種明顯的科學局限性:它們沒有使用對照組。

這個問題本身並不涉及什麼深奧的科學辯論。如果運動提高認知能力的益處是安慰劑效應,而不是大腦因為運動發生了真正的改變,那麼這些好處可能就會轉瞬即逝,無法長期幫助我們記住轉瞬即逝這種複雜詞彙。

然而,研究這個問題卻很困難。對於體育鍛煉來說,不存在無效對照劑,也沒有辦法不讓受試者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運動。他們清楚自己有沒有步行或騎自行車。

因此,來自佛羅里達州立大學(Florida State University)以及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的研究人員想到了一個聰明的迂迴辦法。他們決定把關注點放在:受試者預期鍛煉會對思維產生何種影響。如果他們的期待與實際的益處吻合,那麼至少部分好處很可能是源於安慰劑效應,而不是鍛煉的結果。

在早前對影音遊戲與認知能力的關係所做的研究中,科學家們就遇到過這種情況。過去的研究顯示,玩動作類影音遊戲可以改善玩家的思維能力。但當進行新研究的科學家們讓影音遊戲玩家估計遊戲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他們的思維能力時,玩家的估計幾乎和玩後的認知測試的加分完全吻合。換句話說,玩影音遊戲的認知好處似乎主要是心理作用。

關於鍛煉的這項新研究上個月發表在《PLOS One》期刊上。研究人員重複了這個實驗,但把實驗內容換成了體育鍛煉。他們透過一個線上調查系統招募了171人,要求其中一半的志願者來評估,如果一周進行三次伸展運動,能夠在多大程度上改善思維能力,比如記憶力和一心多用的能力。

另一組志願者被問到同樣的問題,不過鍛煉項目換成了有規律的步行運動。

在真實的實驗中,伸展運動基本上對認知能力沒有多少影響。另一方面,散步則顯示出能大幅改善思維能力。

不過,在這項實驗中,受試者的想法則正好相反。他們估計伸展項目比步行對大腦更有益處。以16級來衡量,志願者認為,輕度伸展對認知的潛在改善的平均等級是3。他們對步行的評估則低一些。

這些數據雖然沒有涉及真正的體育鍛煉,對於真正從事鍛煉的人來說卻是個好消息。「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有氧運動的好處不是安慰劑效應,」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的認知心理學研究生Cary Stothart說。他進行了這項研究。

Cary Stothart解釋,假如是人們的期待在驅動研究中發現的鍛煉對認知能力的改善,那麼受試者就應該是期待步行比伸展更有益處。他們沒有,這就意味著體育鍛煉之後,大腦和思維能力真的發生了生理上的變化。

當然,這項研究的規模較小,參與者只涵蓋了喜歡完成線上調查的人。有些人聲稱自己平時鍛煉,其他人則說自己不運動。沒人自稱熟悉與運動和大腦有關的科學,但也無法知道他們是不是都說了真話。

不過,Cary Stothart表示,這些發現仍然足以證明,鍛煉真的會改變大腦,或許在這個過程中,還可能改善思維能力。他說,這個結論應該可以鼓勵科學家們進一步探索:在分子層面上,運動是如何重塑了我們的大腦。它還應該激勵我們其他人動起來,因為看來這些益處並非想像出來的,雖然它們的確發生在我們的大腦裡。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