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經濟體在全球扮演更重要角色,海外亞裔的地位備受關注。美國的亞裔人口教育程度較佳、收入較高,有「模範少數族裔」之稱。然而,正因為亞裔有能力躋身知名大學及企業管理層,他們同時愈加感受到根深蒂固的種族成見,甚至是無形中排拒亞裔的「竹天花板」。隨著創業投資公司(VC)的亞裔投資者增加,愈來愈多亞裔企業家開設新公司,自己做老闆,嘗試在科技界爭取突破「竹天花板」的限制。

香港《文匯報》綜合外電消息,美國1882年通過《排華法案》,禁止中國人移民美國,二戰期間又拘留國內12萬日裔人口。美國戰後與亞洲多國結盟,對亞裔人口態度有所轉變,亞洲人亦對美國趨之若鶩,2013年中國及印度移民數量更超越墨西哥人。

亞裔美國人一般較為富裕,教育程度高,學生普遍用功讀書,成績優異。不過,亞裔學生進入常春藤學府的難度仍然高於其他族裔,普林斯頓大學研究顯示,亞裔美國人在大學入學試SAT中,需較白人取得額外140分,才能入讀相同的私立大學。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社會學者卡拉貝爾引用猶太人的個案,指出常春藤學府在猶太人政治影響力上升後,隨即解除針對他們的歧視政策,但現時亞裔在美國的政治代表偏少,不利改善待遇。

離開學府,亞裔在職場同樣面對「竹天花板」。美國整體勞動力中,亞裔佔6%,但該比例在矽谷大企業高達27%,在Googlefacebook更分別佔34%41%。相比之下,科企高層中的亞裔卻是鳳毛麟角,調查指83%接受創投資助的公司,高層全為白人。2000年《財富》雜誌500大企業總裁中,有8人是亞裔美國人,到2014年僅增至10人,增幅遠低於女性。紐約非牟利組織Ascend基金會去年的調查報告指,白人擔任企業高層的機率是亞裔的2.5倍。

不過,隨著亞裔投資的創投公司興起,他們有更多機會躋身企業頂層。21歲的Grace Xiao,出生於加拿大多倫多華人移民家庭,是哈佛大學學生,她向學校請假兩年,申請10萬美元資助,創辦科技公司Kynplex,很快成為新創公司的佼佼者,被譽為「科技界的Linkedln」。雖然亞裔女性出任科企高層的比例更低,但Grace Xiao對公司前景充滿信心,指即使商界存在種族及性別歧視,她仍會勇於面對挑戰。

《紐約郵報》報導,美國中小學生去年在公開考試中的得分25年來首次下滑,唯獨亞裔學生表現持續優異。專家指,亞裔學生表現好,與家長重視子女學業,經常督促做功課有關。美國教育部門未因此借鑑亞裔家長的教學方法,反而在非亞裔家長壓力下,修改評分標準及減少考試比重,變相剝奪亞裔學生升讀名校的機會。

不少亞裔學生在公開試表現優秀,逐漸拋離非亞裔學生。以紐約市為例,亞裔學生只佔當地學生總數13%,卻考獲名牌公立高中逾半學位。紐約城市大學及密歇根大學的研究發現,亞裔家長督促子女,是學生成績突飛猛進的原因之一。部分公立中學有鑑於此,亦要求家長簽署協議,承諾監督子女做功課。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正面看待亞裔學生的成績,在亞裔學生佔整體學生65%的紐澤西州西溫莎-普蘭斯伯勒校區,非亞裔學生家長投訴孩子壓力太大,無法與亞裔競爭。校區主管阿德霍爾德去年新學期開始時向家長道歉,宣佈取消45年級的數學加強課程,又取消中學中期及期末考試,稱學校應著重整體發展。

另一邊廂,紐約市長白思豪及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亦有意降低考試在名牌中學收生程序的重要性,意味不少學業優秀的移民家庭學生將更難進入名校。

《經濟學人》指出,美國亞裔學生在數學及物理等科目表現尤其出色,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在於亞裔父母對下一代期望殷切,催促子女用功,但也加劇外界對亞裔學生「死讀書」的刻板印象。

東亞文化普遍認同「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與努力向上達致成功的「美國夢」精神不謀而合。家長望子成龍心態普遍,猶他大學研究發現,亞裔父母教導子女做功課的意願冠絕各族裔,美國校園更流傳「『A-』級等於『亞洲人的F等』」之說。部分家長更會警告子女,若不用功將把他們送回亞洲老家。

多間美國私立大學為亞裔學生設定更嚴格要求,提高他們的入學門檻。不少亞裔家長沒放棄,鼓勵子女參與音樂、運動及辯論等活動,以擺脫「書蟲」形象,但仍未能獲取錄。14歲學生Arnold Jia直言,亞裔面對不平等門檻,家長往往只以「更努力」為解決方法,反而加劇外界的偏見。

《休斯敦紀事報》報導,多個亞裔美國人團體指控常春藤學府採取「種族平權」政策(Affirmative action),按種族配額及定型取錄學生,令亞裔入讀名校的機會受限。不過,有研究亞裔及美國教育制度的專家指這並不屬實,亞裔在大學內的種族定型屬正面,有利其學術表現,亞裔受歧視主要出現在職場。

不少大學教師、輔導員及校方高層均認為亞裔學生聰明、刻苦、成績好。這類「正面種族定型」(positive stereotype)對學生有正面影響,他們為了符合預期會更刻苦,從而取得好成績。不過,種族定型亦有負面作用,令成績不佳的亞裔學生感到挫敗。平權政策對華裔及韓裔入讀名校幫助不大,但對柬埔寨、老撾等較弱勢亞裔非常重要,因為他們成績較差,輟學率較非裔及拉丁裔更高,若無平權政策,將更難入讀名校。

離開校園,種族定型在職場反而不利亞裔,很多人認為亞裔雖然聰明刻苦,但缺乏領導能力及創造力,這種偏見令他們在晉升過程中遇到阻力。

商業社會競爭激烈,現今企業大都強調唯才是用。然而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研究發現,很多美國少數族裔求職者填寫履歷時,會刻意隱瞞種族資料,令自己的姓名看起來像白人,這種「白化」的做法,反映求職受種族歧視的問題仍然普遍。

據彭博社、《衛報》報導,研究人員向600間美國企業寄出1600份虛假履歷,當中有半數公司於招聘廣告中表示歡迎少數族裔求職者,另一半公司則沒提及。研究發現,履歷上沒提及自己的種族,獲公司致電安排面試的機會,較暗示自己為黑人或亞裔的高2.5倍。

研究人員同時訪問59名年齡介乎1825歲的亞裔及黑人求職者,當中4成受訪者表示曾刻意「白化」履歷,例如亞裔會使用英文中間名而非姓氏,看來較像美國人或白人。黑人則會刻意不填上有關種族的組織和獎項。其中一名黑人受訪者稱,求學期間曾獲頒非裔美國人專屬獎學金,但憂慮企業會知悉他是非裔,因此沒填上履歷。

波士頓創投公司NextView創辦人Rob Go資助的40間公司中,6間由亞裔創立。他指出,大部分亞裔都是出任技術方面的高層,他們在參與其他非技術管理階層上仍面對障礙。

法律分析平台FiscalNote韓裔創辦人Tim Hwang指,亞裔爭取創投資金面對歧視,例如他去年曾遭投資者斷然拒絕,相反他的白人朋友則獲得詳談的機會。

加州學生Michael Wang在中學全級1002名學生中成績排第2,更於美國大學入學考試(ACT)取得滿分,並有多項專長。然而他報讀美國7間常春藤學府,有6間拒絕錄取,而部分成功入讀的學生條件比自己差,他對此感到失望。

巴基斯坦裔的百事可樂公司副主席馬哈茂德是少數能攀上美企高層的亞裔人。他認為外界不應只重相關人數,因為這無法反映少數族裔是否有參與公司決策,還是只是當「花瓶」。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